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55章 先礼后兵

第555章 先礼后兵

  一边是惬意休闲区,一边是快要火山爆发的暴躁区。

  百里尊和墨宜峰依然默契地对猗景瑞的暴怒视而不见,墨宜峰还不怕猗景瑞的果盘里有毒,也不嫌弃是猗景瑞放一边凉了许久不耐烦动的,自来熟地伸手叼起一颗圆润的葡萄,放进嘴里享受地咀嚼起来。

  自己尝过好吃了,还不忘端起盘子递到百里尊的面前,百里尊不耐烦伸手推开,和猗景瑞认真谈话,“说吧,你想怎么重残?”。

  墨宜峰见百里尊不领自己的情,也很是不悦地翻了个白眼,又光顾猗景瑞的美酒,接着品尝吃食,两人虽然是来打架的,但打架对他们这样高身份的人来说,也是需要讲究格调的,速战速决式大老粗行为,和他们的身份不太符合。

  现在嘛,打架要有格调,姿势要帅,还要先礼后兵,免得被人吐槽是油腻大老粗。

  猗景瑞看到面前这两人,明明是在自己的家里,还不把自己当人看,嚣张到了极点,差点没忍住气急攻心,都帮敌人省事了。

  猗景瑞强忍着自己的怒火,不想让这两位不速之客再次喧宾夺主,凶狠地道,“就知你们来者不善!废话少说!看剑!”。

  猗景瑞说完,就不由分说地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举着剑向百里尊们刺了过来,他刚刚想叫自己的暗卫上的,但是看到百里尊和墨宜峰悠哉悠哉地进来,就知道自己的人早就被他们撤下了,不然他们也不会这般不管不顾地以散步状进到他的房间来。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自己一个人要对付很难搞的百里尊和墨宜峰两位大能,在四年之前,他曾和百里尊交过手的。

  那时候自己就不是他的对手,不知道他的武力值到底是哪一个程度,所以自己这些年也一直在苦练,至于墨宜峰嘛,两人没有正面交过手,只斗过脑细胞,若是没有百里尊相助之下,自己也是赢过墨宜峰好几次的,就是也不知道墨宜峰的武力值如何。

  面对两个不知道功夫深厚到哪个地步的人,说实话,猗景瑞的心里还是很紧张的,能和百里尊做朋友的,功夫,智商,财商,情商等,均不会太低。

  只是再紧张也只能硬撑,万万不能让敌人看出自己的弱点,高手对招,间不容发,一出神就会很惨的,所以,明明知道对面的两人很难搞,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硬着头发上。

  百里尊见状,嘴角微微上扬,笑意却没传到眼睛里,眯着眼睛看着猗景瑞,简单评估一下现在猗景瑞的武力值,墨宜峰因为在喝酒,没想到一杯酒都还没下下肚,就打起来了。

  吓得一哆嗦,不悦地嘀咕了一句,“真是小气,也不等本太子喝杯酒!”,然后快速把手里的酒杯扔了,捞了一盘盐水花生,修长的双腿一蹬地,整个人轻飘飘地飞到了房梁上,调整好坐姿,准备边吃零食边看戏。

  百里尊不慌不忙,一动不动地等着,哪怕是千钧一发之际的致命一击,在他这里,好像都不算什么一样,完全不能够让他提起兴趣来认认真真,聚精会神地应对。

  就在猗景瑞的剑尖离百里尊的眼睛只有两寸的距离,猗景瑞的手掌也快要击中百里尊的心肺部位时,他微微浅笑,猗景瑞眼前一花,随后听到“砰”的一声爆破,下意识地用手肘挡住自己的双眼再放下手一看时,百里尊刚刚坐着的那张椅子碎成渣落在他脚边,人已经不知何时站到了窗子边,背对他而立。

  窗外的夜风微微轻拂过来,送来满院的海棠花香,百里尊的发丝,衣袂被风轻轻吹起,在风中优美地摆动。

  长身玉立地立在那里,哪怕是个背影也完美得像雕塑品,周遭的一切美好的事物,因为他往那一站,瞬间黯然失色。

  猗景瑞却无心欣赏别人的好身材,只想着尽快解决掉这里的麻烦,总不能自己遇到麻烦了,大喊大叫呼唤救命,那他天崤太子的面子,往后往哪儿搁呀!

  现在看到墨宜峰无心参战,就想看着他和百里尊打起来,越精彩越对得起观众的一副姿态,虽然自己被人当成耍杂技表演的,但也没有很生气,少一个对手总比被人双面夹击的强。

  可现在一想到刚刚明明就快要够到百里尊,给他致命一击了,却完全没有得手,在那样危及且无路可退的情况下,百里尊居然分毫不差地飘了出去。

  现在悠闲地站在窗子边吹风,都不耐烦正面看他,只留了一个伟岸挺拔的背影,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

  既然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但不接招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莫不是,所图更多,且刚刚才短暂一交手,他能真切感受到,百里尊的武功又精进了不少,更加深不可测了。

  这样的心理感知,让他更加忐忑不安,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一会儿可怎么办才好,连自己的暗卫都能在自己毫无察觉就轻松放倒的状况下,他现在又该去哪里搬救兵呢。

  现在,整个天崤,除了自己的母妃,还有很会上赶着来救自己,不想看自己出洋相呢?可就算母妃再愿意为自己付出,她也只是一位深宫妇人,走几步路都需要人搀扶着呢,不需要自己去保护她就不错了,哪还敢指望她老人家来救自己。

  估计母妃千辛万苦赶来了,都不够百里尊踢一脚就直接被吓晕了的呢,想到自己现下的处境,猗景瑞真心很后悔招惹了百里尊。

  之前在南楚楚都的那一次赌博,依然没有让他长记性,还敢抚了他的逆鳞,以百里尊这样的性格,若不是被惹毛到了极点,是断然不会找上门来亲自料理的,最多也只是叫人来狠狠警告一下这样的。

  刚刚从百越狼狈回国没多久,自己还在努力公关在朝政上的事情,流觞就已经在悠哉悠哉地接收南宫弄阳从南楚寄过来感谢他的礼物了。

  之后,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弄得差不多,暂时稳住了自己的太子之位后,也一直留心百里尊会来寻仇,所以府中的防卫加强了许多,一直没等来。

  有时候运气就是会背到家,然后,才下令松懈了三天不到,好,现在百里尊来了!这个男人带着一吨的仇恨,来了!

  也不知道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南宫弄阳也跟着来了,之前还以为,百里尊看到南宫弄阳和小云朵平安回去之后,就不会再计较了呢。

  看来,自己不应该高估百里尊对自己的混账行为的容忍度,猗景瑞思想简单快速地开了个小差,百里尊就微微侧头,完美的五官在昏暗的光线映衬下若隐若现,声音轻飘飘地道,“功夫长进了不少,再来!”,听不出他的情绪是好是坏,只见他已经开始以长辈的姿态教训人了。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