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64章 找心灵寄托

第564章 找心灵寄托

  南宫弄阳见流觞的情绪好了不少,也稍微放心了些,毕竟马上就要分别了,也不希望分别的时候,看到流觞太过难过。

  分别虽然是一件很伤感的事情,但是能开心一点分别还是开心一点分别比较好。

  流觞知道自己安全了之后,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瞬间如释重负,舒舒服服地呼吸了好几下,才切换成离别悲伤的状态挽留,

  “能多留几天嘛?带你们去新崤城好吃好玩的地方转转,这次不转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转了。”

  流觞知道自己这一番话也只是说出来客套客套,南宫弄阳就算想留,百里尊也不会给她留的,毕竟待在天崤不安全,自己心里的这个期盼是实现不了的了。

  果然,一说完,百里尊就看向了他们,妈哎,这耳力好吓人,那刚刚是不是自己悄悄咪咪和南宫弄阳八卦的时候,他也听到了?

  还好没说他坏话,不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流觞突然很庆幸刚刚自己没有八卦过了头,现在对上百里尊骇人的眼神,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往后微微挪了一点点距离,想要躲到南宫弄阳的背后。

  南宫弄阳看到流觞见到百里尊就像老鼠见到了猫一样,不由好笑,果然,人真的是需要善良,不能做亏心事儿的呀!

  流觞的挽留在情理之中,虽然今天百里尊是和自己同一时间出现在流觞的面前的,但是百里尊彻夜未归,她就知道,这一段时间,百里尊肯定到了这边干了坏事儿。

  能陪她和孩子玩到现在不催促她回去,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也不想给他添麻烦,尤其是有孩子之后,就更怕有麻烦伤到孩子,只好狠下心拒绝流觞的好啦。

  因为百里尊大晚上不睡觉跑这里来,绝对不是为了呼吸早晨的新鲜空气散步来的。

  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骇人听闻的消息,传遍整个新崤皇城,像丢下一颗炸弹一样,引起大恐慌。

  他们该离开了。

  南宫弄阳看到百里尊向她这边看了过来,只好笑了笑拒绝流觞的好意。

  她确实是个爱玩的人,但此地不安全,加上她来这里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见好友一面,目的已达到,没必要再多做留恋了。

  带小孩子出门真的不是一般的遭罪,本来出门就很累了,还要无时无刻关照着小家伙的吃喝拉撒,实在不适合出门旅游享受。

  流觞知道她会拒绝,问话的时候也没抱多大的期望,所以现在也不是很失望,只是怅然地笑了笑,问她怎么回去,他去送送他们。

  就在这时,路子和菲菲也来找他们汇合了,天色已晚,大家要一起结伴回去,看到南宫弄阳在和一位贵少交谈,自然就知道了是南宫弄阳在外认识的好友,流觞。

  南宫弄阳简单为他们介绍了两句,大家客套寒暄完,百里尊就抱着小云朵飞身下房,不悦地催促离开!

  很显然,百里尊不需要人送,流觞看到自己在百里尊这里这么不受欢迎,也是很忧伤。

  想和小云朵再说两句话的,但小云朵现在满眼里都只有他亲爹,吃完板栗糕了还表示要吃别的,要百里尊带他去买,自然就把他的流叔叔抛诸脑后了。

  南宫弄阳见到流觞看着小云朵离去的背影那个失落样儿,只好笑着安慰,

  “流觞,趁现在有时间,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呗,反正什么都不做一天也就过去了,虽然你可以什么都不用做,继承家产就能吃一辈子!”。

  流觞明白,南宫弄阳是希望他找一些心灵寄托,这样把注意力分散出去,在别的地方找满足感,填满自己的时间,就不会老是觉得什么都不想做,又有大把的时间无处打发而感到孤单了。

  这孩子,估计平时家人都是自己忙自己的,给了他良好的物质生活之后,没有关注到他的内心世界,要是再没人引导,现在他又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估计要抑郁了。

  看着百里尊抱着小云朵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路子和菲菲知晓他们好友之间有话要说,也跟着上前等候了,只留下黑鹰们跟在南宫弄阳不远处保护她的安全。

  南宫弄阳知道他们会等自己,但是天色已晚,怕百里尊等不耐烦了,就不舍地快速与流觞道别,笑着挥手说再见,提着裙摆跑上前,追她的夫郎和崽崽去了。

  看着南宫弄阳似一只蝴蝶从自己的面前飞走,流觞整个脸都跨了下来,怎么刚刚一重逢又要分别,再次相见无期的那种,短暂的快乐之后,让他更加感伤。

  酒楼的掌柜见状,焦心地默默跟在他身后,方便他随时吩咐。

  流觞不像一般的纨绔子弟,出门喜欢带很多随从的那种,经常一个人到处乱跑,这不,今天临时来店里,连个帮他拿钱袋的小厮都没带,店掌柜只好充当这个角色了。

  看着不远处,自家少爷的友人背影都化作一个黑点消失不见之后,店掌柜才敢小心翼翼地提醒主子,“少爷,夜晚天凉,咱进屋歇歇?还是小的安排车送您回府?”

  流觞吐了一口浊气,慢悠悠地转向店掌柜,黯然神伤地吩咐,“今晚我住这边,派人回府告知我爹娘!今天我友人用过的房间,以后不许营业,保持原状,除了打扫,未经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进入!”。

  店掌柜想反驳主子的,但看到流觞那失魂落魄的样儿,话到嘴边舌头就拐了个弯,笑着道,

  “少爷友人用过的包厢是我们酒楼最好最大,也是捞金最多的一间,看来少爷今天到来的这几位友人,在少爷的心里很重要,才得少爷如此纪念!”。

  店掌柜本来是想着,现在自家少爷情绪低落,影响判断也是有的,正想劝自家少爷不要下这样的决定来的,但流觞向来不缺钱,所以,主子开心最重要。

  流觞听到店掌柜这么一说,牵了牵嘴角,肯定地道,“对,很重要,有生之年都想天天腻在一起玩的好友!”。

  说完,就大踏步朝酒楼内走去,今天刚来酒楼的时候,就知晓酒楼被墨宜峰包了全场。

  所以,他们一行人一走,酒楼里就没客人,也不打算晚上在继续营业了,有钱任性,因为老板的心情不好,听南宫弄阳临行前的话,找心灵寄托去了。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