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68章 羽化登仙

第568章 羽化登仙

  半个月后,墨宜峰终于紧赶慢赶地赶回北疆皇城,再送百里尊们最后一程。

  这半个月里,他借助百里尊帮忙补充的军需物资,和天崤的军队慢慢熬,打持久战。

  百里尊又给他出了不少点子,本来两国还打得如火如荼,难分胜负的,因为百里尊的几句话,胜利的天枰就往北疆这边偏了。

  墨宜峰也狠狠地将对手吊打了几天几夜,终于签下了很多不平等条约,当然,不平等的那一方是人家的。

  接下来的天崤,五年内是暂时不敢侵犯北疆的边境,只能乖乖在家里待着,时不时上点贡供着祖宗,免得祖宗不高兴了又打他屁屁了。

  墨宜峰打了胜战心气儿高着呢,所以四处挑事儿,班师回朝时还亲手写了战书,让人送到南楚皇城。

  表示他将来要为好友百里尊报仇,三年之内,定挥师南下,战南楚,叫南楚王宗及好好把自己全身的皮崩实了等着,他累了要回家先睡一觉,拿了鞭子再来抽人这样的。

  不过向南楚下战书这事儿他没跟百里尊说,反正百里尊的梦想不是君临天下,不和自己的梦想冲突,他也就没必要提醒哪里是他接下来要争夺的地盘了。

  遂一忙完前线的事情,知道好友百里尊又绑架了墨铭城,狠狠充盈了一下自己的私库,这么大的人情,他能不亲自来感谢一下吗?

  加上在天崤皇城临洋城的时候就说好了,相约北疆一起喝酒的呢。

  百里尊想着要见到自己从未见过的亲娘,也是十分紧张,加上南宫弄阳情绪也太对,到这里了就不太想继续急着赶路。

  她的理由是,已经安全了,可以慢慢走,旅途很累,别太折腾大家。

  话说得好听,实则是她也怕见婆婆,但没敢在百里尊的面前表现出来。

  恰巧菲菲怀孕了,就拿菲菲和小云朵来说事儿,表示这两个需要特别关注的弱势对象不能太累,赶路太急身体吃不消。

  所以,在各种因素的拖延下,墨宜峰急急忙忙地拼命往回赶,把战场上的收尾工作交给下属,先班师回朝汇报完他的工作,打击了对手墨铭城后,还有时间陪百里尊们。

  刚刚干完一件大事儿本来要趁热打铁,让自己的事业再创新高的,可谁叫百里尊乐意帮忙,用很随意的一个损招,就帮他解决了对手,让他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休息几天呢。

  所以,他也就心安理得地仗着自己刚刚建立的大军功,要求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用来陪自己的好友了。

  现任北疆王知道墨宜峰悄悄陪伴的好友居然是自己多年前想招揽的孩子,一下子又起了要见别人的心思。

  墨宜峰征询过百里尊的意见之后,只好找各种理由搪塞自家老爹,天天跑出去找好友玩不带让他知道的,和亲爹玩起了捉迷藏来。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百里尊一家就算再不愿回去,也被身边的大司马,郎安皇后的亲笔信儿,及北疆的沙尘暴催的实在待不下去了。

  这不很快又到了临别之际,墨宜峰亲自从北疆皇城临洋,一路跟随穿过三四个小城镇,送百里尊们到了北疆疆域未开发的境地,准备在此分手。

  没有被开发的疆域空气质量好了很多,南宫弄阳心情终于好了一点,想起关心一下墨宜峰来。

  大家在一处荒草无边的地方话别,空气十分干燥,别看每天都太阳当空照的,平野上吹得风还挺冷,一路走来,居然已经到了深秋了,时间过得还真的是快。

  本来说两句话就各奔东西的,墨宜峰还说,有身份的人话别不能太草率,毕竟以后差不多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况了,大家都忙,忙到没时间经营友情,因为离得太远了,交通不便。

  遂离别的现场,大家生了火,喝着酒吃着烤肉,就等墨宜峰和百里尊聊完。

  南宫弄阳也只好把小云朵包得像个粽子,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下,抱着小云朵走到百里尊身边,没好气儿的地催促墨宜峰。

  “聊完了吗?聊完啦赶紧回家种树去,你看你家的灰尘都飘成什么样儿了!”。

  说话很是随意,其实是在给墨宜峰想辙,古代人的智慧是不弱,但她这个来自现代的知道防沙尘暴的方式更多更先进吧。

  墨宜峰刚开始听还有些不以为意,直接岔开话题,“弟妹这赶人赶得,话说,我之前还以为你们开玩笑呢,郎安国一直是个传说,没想到这个传说居然是真的。

  连我这儿离得最近都不详尽知晓,那更不说离这儿十万八千里不止的南楚,中山,百越,天崤等小国了!

  话说,你们穿过这一眼望不到头的荒草,真能回家?别在路上遇到个毒蛇猛兽啥的,你们就可以羽化登仙,交代在北疆未开发利用的疆域上了!”。

  百里尊闻言气结,扬手就给了好友脑袋一记爆栗,咬牙切齿地警告,“能不能盼着我点儿好啊?这是人说的话吗?信不信今天让你交代在这里,劳资给你抬棺材?”。

  家乡就是这样的,只能自己说不好,百里尊平时在别人面前,没少说自己对家乡没有什么感情,但那里毕竟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他的故乡,所以,不好的只能他来说,别人说那不是找抽呢嘛?

  墨宜峰吃痛看向百里尊,想继续回怼两句,但看到百里尊的眼神,确认过眼神后,是惹不起的人,瞬间才想着转移话题保命。

  回到刚刚南宫弄阳叫他种树的话题上,“我说弟妹啊,本太子好心好意来送你们,你这样赶我走,是不是有点儿白眼狼的行为啊?”。

  墨宜峰笑着说完,端起面前的酒杯正准备轻呷一口,然后享受被回怼的乐趣。

  一侧的百里尊闻言又给了他一窝脚,再次警告,“你跟谁说话呢?给我好好说啊!信不信我真抽你?”。

  百里遵猝不及防的一脚,酒杯里的酒全都洒了出来,一滴不剩地招待到了墨宜峰的身上,墨宜峰想生气来着,脑子里却灵光一闪,开心地冲着南宫弄阳嚷了一句,“种树?”。

  南宫弄阳微笑点头,看到墨宜峰嘴上不留德后的狼狈样儿,她心情还是很好的。

  当了半天观众的小云朵,终于找到插话的地儿了。

  从南宫弄阳的怀里钻了出来,只露出小脑袋和一只小肥手,学着亲爹用食指指着墨宜峰,横着道,“给小云朵好好说啊!信不信我抽你?”

  得,总算没白养,晓得护他娘了。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