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71章 不愿染是与非

第571章 不愿染是与非

  墨宜峰和南宫弄阳坐在火堆旁静默了半晌,墨宜峰虽然很惊叹南宫弄阳能给出的这些建议,但现在看到她不太高兴,也就不敢再多问。

  相处这么久,在他心里,就算没有百里尊的存在,他和南宫弄阳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他很欣赏眼前这个妇人。

  平时一声不吭地享乐,实则遇到什么大事,她都能从容应对,智计百出的,连他很多时候都甘拜下风。

  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自己的好友百里尊,这一点,他是羡慕嫉妒得很,感叹自己运气没有百里尊好,遇不到这样一女的。

  所以看到南宫弄阳双眸中淡淡的黯然神伤,他还是有些心疼这位朋友的,也舍得放下自己急切吸收更多好知识的心思,小心翼翼地探她口风,“你都知道啦?”。

  南宫弄阳看都不看他,也知道墨宜峰在问什么,但还是不想说这个话题,就装傻,“知道什么?”。

  墨宜峰见南宫弄阳不想多谈,但作为朋友,还是想好好劝她两句,遂再次小声地劝慰,“这样的身份,天下多少女人梦寐以求呢?我知道,他不是薄情寡义之人,不会亏待你们母子的!”。

  南宫弄阳秀眉微蹙,不悦地看向墨宜峰,她都不想谈这个话题了,墨宜峰还一直有完没完的,她不信墨宜峰没懂她刚刚的意思。

  遂,现在看到墨宜峰这样,很是不悦,墨宜峰看到南宫弄阳看向自己的眼神多了几分不耐烦,尴尬地低头端茶杯喝茶,静默不出声。

  南宫弄阳吐了口浊气,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朋友的关心干嘛像个刺猬一样往外推呀?现在能察觉到她不开心的小情绪的人,越来越少了。

  连百里尊都没察觉她不开心的源头在哪里,最近只一直以为,是旅途劳顿,导致她累了不太想理他而已呢。

  从她在船上不小心听到百里尊和大司马的对话之后,心就凉了半截,说好的坦诚相对,她对他,以前倒是什么都说了,可他呢。

  她是尊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可这个秘密,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她是百里尊身边最亲密的人,想让她不多想心里不计较,她表面是可以装出来别人想看到的那一面,但自己的心,她欺骗不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朋友关心自己,她不应该怎么狼心狗肺的。

  南宫弄阳简单调整了一下心态,浅笑道,“谢谢,我只是暂时适应不了。

  墨宜峰,我们那个世界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不瞒你说,这就是我现在的真实心情写照!

  可能是我对身边的人太苛刻了,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每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我不应该欺骗自己,自己能有好运气好到老天舍得成全,给我一个心灵伴侣!

  我跟你说不明白,但感谢你做我的倾听者,作为报答,接下来,你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吧!你送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确实,不管墨宜峰再怎么拖延时间,他们要去的终点,总是会到的。

  有的时候,人就应该勇敢一点,早一点面对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去做自己害怕的事儿,也不见得是坏事儿。

  墨宜峰看到南宫弄阳三言两语就盖住了自己的伤疤,大方地回归正题助他,心里很是感动,真心实意地表达自己的愿景,

  “南宫弄阳,不管以后你会经历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快乐!

  可能我们这里的人,还达不到你想要的那种要求,但愿你凡事看开些!相比全天下的男子,他已算得上整个云空大陆的翘楚,惜福吧!”。

  南宫弄阳笑了笑不说话,扬起手中的茶杯,示意墨宜峰干杯,就仰脖而尽,动作潇洒不输男子。

  过日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和别人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日子还不是要自己去过,所以,她也不想在别人面前伤春悲秋太多。

  成年人的伤都适合藏在心里,自己知道就好,拿出来展示找虐那生活不就更苦了吗?活着,本来就太苦了。

  墨宜峰也笑了笑端起自己茶杯,隔空干杯,然后进入正题聊正事,以目前南宫弄阳的状态来说,也是对她最大的尊重。

  和聪明人相处就是这样的,很多时候,你都不需要说太多,点到为止人家就会知道该怎么做才会让你舒服的同时,大家也不膈应得慌了。

  在墨宜峰的有意拖延相助之下,大家走走停停,也只用了十五天就到了海边。

  还没走近,就看到海边搭了很多白色的帐篷,帐篷中的人都迎了出来,皆一脸期盼地看向百里尊们,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走近。

  海边的所有人中间,一位雍容华贵的,慈眉善目的妇人,穿戴整齐,款式考究地由漂亮的小宫女搀扶着,吹着海风,翘首以盼地看向远方的来人。

  看着远方的小黑点慢慢变成人形,接着简单能看到样貌的人群走近,那位雍容华贵的妇人,笑得满眼鱼尾纹都无心管了,紧张地辨认,哪一个是她的孩儿。

  百里尊们这边倒是,紧张的只有南宫弄阳一人,看婆婆这阵仗,将来自己的日子过得肯定不好了。

  有权利的女人,基本都是有很强的控制欲且强势的,完蛋,她人生中最大的难题,已经在慢慢向她走来了。

  小云朵好像和她心灵感应了一下一样,一看清远处一大帮人,就闹着要娘亲抱。

  没有被污染过的海边,十分美丽,她之前还想着带儿子去淌水,捡贝壳,看海鸥,好好享受一番在回去,现在眼前这形势,早就紧张得把之前的美好计划都抛诸脑后了。

  听到小云朵叫她,她也只是浅笑了一下,就伸手从百里尊怀里将他抱了过来,笑意都没传到眼睛里。

  墨宜峰是知道她心事的唯一一个人,遂有些担忧地看向南宫弄阳,但百里尊就在南宫弄阳身边,他也不好说什么,遂只好拿小云朵开腔。

  “小云朵,你看海边多美!一会儿和你娘亲申请一下,干爹带你去玩玩怎么样?”。

  小云朵很上道,一说到玩儿眼睛都亮了,兴奋地叫嚷,“好呀好呀,娘亲,小云朵一会儿要和干爹玩,好不好?”

  小云朵说着,就兴奋地动来动去,南宫弄阳终于被唤回了神,吐了口浊气打起精神来,先应付眼前吧。

  她感激地看向墨宜峰一眼,笑着道,“我儿调皮,那就请墨太子多多担待了。”。

  墨宜峰微笑应允,百里尊也笑着催促,“走吧!去看一下我娘长什么样子?”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