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76章 夜微凉,心微寒

第576章 夜微凉,心微寒

  南宫弄阳的提议大受欢迎,晚上海边聚会怎么能没有酒呢,墨宜峰就叫人弄了一些酒来,百里尊不在,其他人又看重身份,不愿和墨宜峰这样身份高贵的人喝酒,怕有压力,所以,墨宜峰的酒友只有路子和南宫弄阳。

  南宫弄阳因为要带娃,只能浅酌,加上婆婆还在这儿呢,她得留点形象,不能像以前一样,自己怎么喜欢就怎么来,人长大了很多时候,真的很身不由己。

  但人在江湖上混,忍一小点儿不快能为自己省去一大堆麻烦,那也是很值得的,她虽然不喜欢压制自己的性格,但她更不喜欢麻烦,所以只好忍了。

  不止现在要忍,以后在郎安的日子,夹着尾巴做人的日子还长着呢,嫁入皇家,总有一大堆规矩等着自己去学去忍,想到此,南宫弄阳的心情也是很低落了,但在朋友的面前她不会表现出来,把自己的情绪压得很好。

  以前她觉得,人生来就是孤独的嘛,在现代社会的时候,她没有闺蜜,只有一个发小,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会和发小说,长大了知晓男女有别就说得少了,但是发小还是除了养父之外,与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没有好到无话不说的地步。

  后来,发小对自己的心思,从友情转换成了爱情,还得到养父的大力支持,两人加大火力一直往她这里攻,就想撮合她和发小在一起,南宫弄阳拒绝发小的心意之后,虽然承诺以后大家依然还可以继续做朋友,但还是有意避开和发小正面接触或者是单独相处的时刻。

  一心忙于工作,又不愿交新的朋友,加上后面养父出事,她的生活就更加忙碌了起来,所以,在现代社会依然很孤独的她,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之后,内心里其实一直都挺孤独的。

  之前没发生太多事情,身边也围着一大堆人,像现在大家在海边聚会一样,可之前不需要谈心,现在需要谈心了才发现,自己一个可以谈心的友人都没有。

  南宫弄阳看着小云朵不知愁地积极响应自己的提议,非常羡慕儿子的童年,有些微醺的南宫弄阳笑得一脸宠溺,打定主意拼尽全力也要给小云朵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菲菲看南宫弄阳看着孩子那一脸的沉醉,也笑嘻嘻地摸着自己的肚子,期盼着孩儿的降生,以后,她一定也像南宫弄阳一样,会是一个很疼孩子的母亲,在脑海里憧憬她以后变身成一位母亲的美好时光。

  大家都忙着喝酒玩耍了,菲菲也只是看了南宫弄阳一眼,没往深处想,没人留意到南宫弄阳笑着的双眸中,闪过的那一抹失意。

  不过南宫弄阳也没打算和谁说,婚后才恐婚,这样的心理疾病,这里的人帮不了她,她也走不出自己思想的桎梏,需要一个心理医生常年疏导,严重的话还需要吃药,她现在没法做检查,都不知道自己患上婚姻焦虑症是第几期。

  其实她的要求不高,只希望自己的生活,一切自己说了算,不要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但显然,未来的生活,她已经一眼就看到头了,觉得没意思得很,也讨厌得很,没开始之前她就心生抗拒了。

  这样厌世的思想,怎么能和身边的人说呢,说出去就算不会被有心之人利用,也会被笑话的,大家会骂她不知足,有病,失心疯什么的。

  别看这个社会没有什么网络舆论,但口口相传的舆论,到一定的程度,也是会死人的!她也不想做一个传播负能量的人,只好自己的心事,自己默默受着。

  当百里尊想起来接他们母子回去的时候,南宫弄阳不知不觉已经喝了半醉,刚开始决定浅酌照顾小云朵的,现在看到有人照顾小云朵了想一醉方休,但看到百里尊瞬间又不想醉了,因为醉了之后,说不定明早起不来和婆婆请安,一定会被说。

  想到此,她就笑了笑,低头吃点东西,任由百里尊和墨宜峰交谈,她抱着小云朵在一旁静静地等着,百里尊一来,路子和菲菲待得也不自在,虽然百里尊不会为难他们什么的,可和气场这样强的人待在一起,就是会感到不舒服,所以,借口菲菲累了告辞离去。

  很快,陪他们一起玩耍的下属们,也纷纷找借口遁走,篝火旁只剩百里尊一家和墨宜峰四人,连伺候他们的下人,一个也没留。

  今天一天在陪母亲,现在有时间陪好友了,想着以后肯定不容易见面,就和墨宜峰喝了几杯,墨宜峰虽然和路子喝了许久,但酒量好得很,一直没醉,就想着今晚好好陪百里尊玩一会儿,明早必须话别了。

  他再任性也得有个度,回去霸占好自己的皇位这样的重任,不是闹着玩的,不可掉以轻心,南宫弄阳给他提的那些建议,他也想早点回去慢慢实施起来。

  一想到以后的北疆国,在自己的治理下会更加繁荣昌盛,他就笑得合不拢嘴。

  小云朵平时睡得很早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海边吹海风的原因,将他的瞌睡都吹走了,现在还一个人兴致勃勃地坐在地上堆泥沙,见百里尊来了也只是喊了一声让大人晓得他小小个就坐在这里,然后不理人了。

  百里尊见南宫弄阳在小云朵的身边守着,也只朝儿子笑了笑,就坐到了墨宜峰的身旁,所以,现在的画面是,男人坐在一边和友人喝酒,南宫弄阳辛苦带娃到大晚上,一直没得休息,身心俱疲的她,瞬间就更加觉着自己以后的婚姻生活不睦,晚景凄凉了。

  看到小云朵在开开心心地玩耍,她也只好一瞬不瞬地看着小云朵,希望小云朵的开心,也能让自己开心,将心中的所有阴霾都吹散掉,难过是需要自己调整的,别人就算了,小云朵一定不能被自己的情绪牵引,南宫弄阳想到此,就看着小云朵默默给自己慢慢疗伤。

  夜微凉,心微寒........

  小云朵好似因为母子连心,感应到她不开心一样,突然对沙堆不感兴趣了,抬起小脑袋,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娘亲,笑呵呵地提议,“娘亲,我们来跳舞吧!跳刚刚的舞!”。

  说着,不待南宫弄阳回答,就笑着站起身,伸出他那满手泥沙的脏手抓住娘亲的双手,开始毫无章法地蹦蹦跳跳,似摇滚加迪斯科乱蹦没眼看的舞姿。

  南宫弄阳想吐槽,但看到儿子这么可爱这么萌,张狂的舞姿也没多难看,就哈哈笑着简单配合他的小舞步,两母子乱舞,两人一下子开心得像个孩子,笑声不断。

  百里尊和墨宜峰见状,一同看向眼前的母子俩儿,心绪复杂,墨宜峰不知不觉投在南宫弄阳身上的目光有些热烈,百里尊牵了牵嘴角,轻声唤回了墨宜峰继续喝酒,墨宜峰却突然不敢与百里尊对视了,有些尴尬不安地低头笑着打哈哈,让自己在好友面前看起来尽量正常一些。

  墨宜峰心里腹诽自己,南宫弄阳肯定有毒,自己撞邪了,只希望百里尊刚刚没看到自己的失态。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