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79章 吹埙

第579章 吹埙

  心烦的时候,睡觉也是一种很好的解压方式,睡着了也就不会想烦心的事儿了。

  加上最近舟车劳顿,南宫弄阳一回到房间,就抱着小云朵赶紧补眠。

  带小孩和伺候婆婆这种很具挑战的任务,自然是老人和小孩睡的时候,自己也要赶紧跟着睡,不然没有足够的精力去伺候别人。

  南宫弄阳带着一个小云朵就已经够累了,现在为了以后的生活着想,她就算再不喜欢现在这个状态的生活,也需要开始虚伪一下下。

  在她这里觉着是虚伪,是妥协,可古代的人也会当是她识时务者为俊杰,适者生存。

  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个世界就是那个样子的,不会是南宫弄阳看到的这个样子,她看到的世界,太和平,太美好,在这乱世,根本就不存在,所以别人达不到她的要求,自然也就想不到人家有更深一层次的思想境界去。

  这个也不能怨没有人能理解得了她,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和她所经历过的,看到过的世界有关的,别人没有相同的经历,说再多也是很难感同身受的。

  所以,为什么说,人知道得越多,越聪明就越孤独,南宫弄阳很不幸就是其中之一。

  不聪明,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她一个弱女子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得到一些,总是会失去一些的。

  自从和百里尊的矛盾开始慢慢积累,每天南宫弄阳都想得很多,想克制自己不去想,像以前一样每天睡觉之前就想想明天去玩什么就好,现在却还要自己调整心情,想着天一亮之后,怎么讨好婆婆。

  现在她选择不讨好,潇洒过活,自己一个人的日子也就算了,可小云朵的身份摆在这里了,有些东西,就算长大后的小云朵也不想去争,但总会有一些东西会自动找上门来,只因,他是百里尊的崽。

  一想到以后过的生活,南宫弄阳睡个简短的午觉,都能做噩梦,梦回她开车从公司离开,前往医院去探望养父的路上。

  然后在快要撞到猫时快速扭转方向盘,导致车身侧翻,自己也被压在车底,腿拔不出来,无助又无奈。

  可能是做梦,她比真正出事儿的时候,头脑清醒了很多,虽然浑身无力,但拔一次拔不出来,她就拔第二次,第二次依然还拔不出来,她就拔第三次。

  奇怪,明明脚被困在车身里,想要拔出来肯定是要吃一些苦头的,动一下都会撕心裂肺地疼,但她现在试了两下,完全没有痛觉。

  就在南宫弄阳想要用手去协助,将自己被压在车底下的脚拽出来时,脚没拽出来,却整个身体都被压住了。

  当她意识到,压住她的车子没重到足够要了她的命,一点都不坚硬冰冷,反而还有些柔软时,用手推了推,还有呼吸,她感觉很不对劲儿,慢慢清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百里尊放大数倍的俊颜,近在眼前,瞬间吓了一跳。

  她正欲想翻身起来,百里尊却将她推搡自己胸口的手反剪压到她头顶上,用低哑的嗓音跟她道歉,“弄阳,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不生气了好不好?”。

  南宫弄阳此刻没听进他的话,倒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刚刚自己肯定是睡觉不老实,然后翻身抬脚压到了百里尊,想把脚拽回来时,被他用手按了回去,并不是什么车祸现场。

  想到此,她心绪有些复杂,既不想面对车祸画面,也不想像现在这样面对百里尊,老为难了,遂百里尊说的话她没听进去,闭上眼睛接着眯眼。

  百里尊等不到她的回答,加上现在只有两人,机会难得,就低头朝她雪白的脖颈处埋首啃咬。

  南宫弄阳吓得睁大了双眼,想伸手捧住他的脑袋,阻止他行动,现在才发现,双手被他反剪到自己的头顶上方枕头上,压得死死的,这魂淡,有备而来。

  她只好出言恳求,“百里尊,儿子还在旁边呢!你放开!”。

  说完一偏头往小云朵躺着的方向看去,咦,儿子不见了,百里尊这魂淡不会是为了欺负她,嫌人碍事,趁小云朵睡着就把人抱走,拿去扔了?

  一想到此,南宫弄阳就扭动身体挣扎质问,“儿子呢?你把他扔哪儿去啦?”

  百里尊不悦地嘀咕,含糊不清地应她,“在他奶奶那儿!”,说完,一秒不耽搁地接着忙活.......

  百里尊和南宫弄阳的心结解开了,南宫弄阳的心情也没好多少,反而越接近郎安的国土,她就越难受,一路上的海光十色,美到让人窒息她皆无心欣赏。

  为了博她一笑,百里尊甚至将自己的家族秘史告诉了南宫弄阳,并在南宫弄阳面前展示。

  刚刚上大船那会儿就听到南宫弄阳嘀咕疑惑过,这么大的船,仅使用人力是如何运行的?

  南宫弄阳也只是随意一说,没想到他特别有心,现在还记得,之前是因为忙着同娘亲叙旧,现在这么多天了,也不像刚刚见面那会儿,想时时刻刻都和娘亲待在一起。

  现在的娘亲,也比较喜欢和他的孙儿待在一起,所以百里尊和南宫弄阳就有了单独过二人世界的机会。

  大忙人百里尊终于有时间和精力,关心小娇妻的情绪,就告诉了她大船航行的秘密。

  百里尊带她到甲板上,当着她的面咬破手指,往海水里滴入一滴血,然后笑着叫她慢慢等着看好戏。

  伤口都不处理就掏出了埙,一手揽着她,让南宫弄阳靠在他怀里,一手拿着埙吹奏她从来没有听过的乐曲。

  不一会儿,刚刚还算平静的海面上,开始荡起大波大波的涟漪,应该都不能说是涟漪了,是海浪,看着怕怕的,别一会儿引来怪物,翻船了,大家一起葬身海底。

  南宫弄阳有些着急了,担忧地向百里尊看去,百里尊却笑着用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嘴上的埙从未停过.......

  海平面上的海水开始翻涌,远远看去,似有很大的水生动物在下面搅动,但具体是什么看不清,只隐隐约约看到水底下的动物,体积庞大,周身乌黑,观感不是很好,挺吓人的。

  南宫弄阳直言不讳吐槽,“您这哪是惊喜?是惊吓!”,百里尊瞥了她一眼,将她整个人都揽进了怀里,用肢体语言给她提供安全感,继续着手上的活儿。

  还是第一次带媳妇儿见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另一支彪悍的‘水军’,第一次阅兵,别演砸了!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