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85章 老人与小孩

第585章 老人与小孩

  主人之间的较劲儿,苦的是主人们自己,但也殃及到了办差的下人,很多时候,有些事情,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做了或者不做都是错。

  就比如黑鹰母子,送郎老头到郎安之后,就被郎老头任命去保护百里尊。

  现在百里尊回来了,但他的工作都没法儿交接,只能默默地回到自己在郎安的原来岗位上,当郎老头的贴身侍卫,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起随郎老头回山了。

  大司马看着儿子离去,也只好瘪了瘪嘴,收起想先带儿子回家吃自己亲手给他做的饭,再让他去上班的念头,也灰头土脸地跟着柳芸回宫了。

  她的岗位是在柳芸这一边,今天的中午饭,又只能吃公家饭了。

  公家饭虽然不难吃,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给儿子做饭了,在回来的路途上,也是因为在工作时间,加上条件有限,都没能好好让儿子吃吃娘亲的味道。

  现在回到郎安了,还不能及时带儿子回去,得继续当差,待两人都忙完回家,肯定大晚上直接休息了的那种。

  所以说,不好的情绪是会传染的,被传染影响的人还真是不少,连一直跟在百里尊身边多年的童进,刚到陌生环境,人生地不熟的,除了跟着百里尊,默默一旁守护,都不知道干嘛,连想上个厕所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奔。

  前往药山的路上,因为要照顾小云朵,且菲菲有了身孕不方便骑马,郎老头来的时候又才叫人准备了两辆马车,准备一辆儿给儿子儿媳用,另一辆给他和小云朵用的,所以,南宫弄阳将另一辆让给了菲菲和路子。

  她和小云朵,郎老头同乘一车,之前在南楚的时候,也没少和师父一起坐车出去浪,遂一点儿也不觉得紧张。

  郎老头刚开始还嫌弃南宫弄阳打扰他和小云朵相处,表示让生病了的南宫弄阳和路子菲菲一起同乘一辆,把病气过给年轻人,不要来祸害他这个老人家和小云朵这个小人家。

  南宫弄阳闻言觉得十分有道理,生病了能不带孩子就尽量不带他,除非是没人帮忙的时候,只能自己带着,那就没办法了。

  虽然以前小云朵一起陪她在外奔波,每次她生病的时候都是带着小云朵,小云朵的抵抗力早就练起来了,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传染。

  但南宫弄阳觉得,儿子和公公现在的状态,相比起年轻人来说,毕竟是属于弱势群体,所以欣然接受师父的提议。

  但她没有去祸害路子和菲菲,而是叫黑鹰给她准备一匹马,她一起骑马进山,小云朵闻言瞬间抱住娘亲的大腿,表示也想要骑马看风景不想和爷爷玩儿了。

  谁叫小家伙现在和他亲娘还比较亲呢,郎老头无奈,刚刚还颐指气使地嫌弃徒儿不到几十息,就拉下老脸,死皮白赖地祈求南宫弄阳留下来。

  他一半是帝王,一半是医者,有着双重身份的他,都是相当敬业的,所以刚刚给南宫弄阳简单瞧病的时候,给了她药丸吃。

  待成功抱到小云朵时,也悄悄给孙儿看了一下身体,别看他小小个,小身板强悍着呢,一星半点儿都没被他亲娘传染,活蹦乱跳精力足得很。

  之所以假装嫌弃徒儿,也只是想着可以有时间和孙儿单独相处,尽快建立深厚的感情而已,毕竟他老人家是黄土埋到了脖子上的人,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特别地珍惜,不想自己的人生再留下任何遗憾。

  郎老头还没见到小云朵,就已经准备好尽快第一时间和小家伙相处,在他的心里抢占重要位置的功课了。

  所以,郎老头自己要坐的马车弄得特别宽特别大,是给儿子儿媳准备的马车的两倍大。

  车里还有很多小孩子的玩具小吃,想要俘获小云朵的心也是相当努力尽心,初次一见,就晓得郎老头会是一个溺爱孙子溺爱到拿命换都可以的那种。

  看到师父一脸宠溺地给小云朵讲马车外的风景,她才得知,原来现在她的目光所及处,全是药山。

  以前南宫弄阳在电视上看到的药山,两三座连在一起就很了不起了,还是隶属于大型制药公司的那种,有专业的工作人员培护养殖,采摘加工。

  现在上了马车跟着公公入山,一眼望去,连绵不绝的山脉,听郎老头给小云朵介绍,不止一两座山那么点儿,瞬间再次感慨,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小云朵并不知道药具体是用来干什么的,但出世这么多年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超群的他,听到爷爷简单介绍了许多之后,小肥手搓着爷爷的胡须,嘿嘿笑着总结,

  “就是能治病也能中毒死翘翘的那种吗?那我们去找能治病的给娘亲把病治了好不好?”。

  贴心的小肥崽玩着的时候,还惦记着亲娘,南宫弄阳靠坐在另一侧,端着他的小零食,吃得一脸欣慰。

  郎老头闻言,老眉头顶了顶,要超越南宫弄阳在小家伙心目中的地位,看来是很挑战的一件事情呀。

  但又不想让孙儿不高兴,只好乖乖应了,南宫弄阳的病就是感染风寒而已,回去随便吃点儿药,好好休息发汗,很快就没事儿了,但看到孙儿那认真的小脸,他就不忍违背他的小要求。

  小云朵闻言,高兴得在马车里蹦蹦跳跳,郎老头只好笑着伸手护在他旁边,免得马车行进他因为牵引力的原因摔倒。

  小云朵高兴完再次脆生生地提议,“老头儿,那我们现在去吧!小云朵陪你去!让娘亲在车上休息!”。

  郎老头听到教了半天的小家伙,除了刚刚见面叫了一声爷爷,他想再听一直引诱还不上当的小屁孩,现在叫自己老头,嘴角抽了抽。

  听到小云朵的提议,也是瞬间一脸为难,不知如何应对。

  不是不愿带小云朵入山,而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他的药山,可不止植物,能入药的毒蛇猛兽巨多,他自己倒是不怕的,就是带着个孩子,那万事就得加倍小心了,且有些动物长得很是吓人,怕小小年纪的小云朵受到惊吓。

  南宫弄阳看着爷孙俩儿过招,师父现在不想管她,小云朵又非管不可,就像看两个人在扳手腕一样,期待地看着谁会赢。

  小云朵还太小,没看出爷爷的为难,抓着爷爷的胡须绕在手指上转圈圈,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等待爷爷的回答。

  不一会儿,郎老头勉强地答应了,抬手掀开车帘叫下人准备,表示他要带孙孙去药山里巡视他们的江山。

  然后命人停车,让南宫弄阳帮忙把小云朵给他绑背上,南宫弄阳他们一行人就先由黑鹰们护送回山休息,由待在郎安这边没有长途奔波体力比较充足的随身皇家暗卫陪他们进药山。

  南宫弄阳知道自己的病很轻,她自己都能治,但看到儿子关心自己的热切心思,及师父想和孙儿好好建立感情的需求,她就不忍心拆散他们,笑着成全。

  没有什么能让两个男人一起出去办同一件事儿,同去同归更好建立深厚感情的了。

  (未完待续)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