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96章 帮公公追老情人

第596章 帮公公追老情人

  郎老头果然是一个很好相处的长辈,南宫弄阳很不厚道当着大家的面嘲笑公公,她的公公都没有生气,还笑嘻嘻地走向她将人拽到角落里,小声虚心求助,“丫头,你鬼点子多,帮我想想,怎么才能让大家都舒服!”。

  南宫弄阳闻言渐渐止住了笑,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郎老头都不需要说太多,南宫弄阳自然就明白了郎老头所指,让所有人都舒服中,都有谁。

  现在百里尊回来了,他很抱歉不能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但是他也不愿委屈自己,让路瑶瑶一个人承受所有他们这个三角恋中遗留下来的痛苦,那样对人家不公平。

  当着百里尊的面在表达自己对路瑶瑶的喜欢,对他亲妈的反感,百里尊又会怎么想?所以,郎老头一下子变得很是为难,很讨厌自己的感情是这样的乱,乱成一团浆糊似的,无从下手。

  百里尊看到郎老头拿着一捧花出现的时候,心里就很不爽了。

  这老爹,完全不顾他的感受,在感情方面,他也是过来人,自然晓得男人手里拿着一捧花是要干嘛,谁没事儿一个大老爷们会拿着花四处招摇啊?

  他很早以前就听到过郎老头的故事,那时候听是听,因为从小都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所以,母亲在郎老头的心里就算是印象再差,在他心里也是最好的。

  若没有母亲,他根本来不到这个世界上,所以,任何对母亲不好的事情,他的容忍度都是为零。

  虽然这里有许多下人在看亲爹的笑话,但他都懒得管,走到小云朵身边,抱起小云朵就朝山下走去,然后一部分人跟在他身后,一部分留下来保护郎老头和南宫弄阳,还有一部分在修门。

  南宫弄阳看到百里尊抱着儿子走了,就担忧地朝他的背影看去,提醒郎老头,“你儿子生气了,师父!”。

  郎老头看到也是很为难,无奈地叹了口气儿道,“唉,这不,找你帮忙的呢嘛丫头!为师该怎么办?快救救为师吧!”。

  说着,就委屈地贴着墙,沮丧地抱着捧花抬头看天。

  南宫弄阳鬼点子是多,可关于感情的事,她的经验也不丰富,现在自己的感情都出现了问题,确实不太知道该怎么帮助师父度过眼前这个难关。

  师父肯定是要帮的,可百里尊也是要哄的,还有难搞的婆婆,也不能让她不高兴了,她一下子表示很绝望,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一家人,以为一来可以享福好几天呢,没想到一来就有这么难的家庭问题在等着她。

  现在这个情况下,只能先从路瑶瑶下手了,南宫弄阳打定主意,知道个处理事情的大概方向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收拾称头一点,拿过郎老头手里的花,大摇大摆地朝路婆婆紧闭的房门走去。

  郎老头瞬间满血复活般,佝偻着身资趴在另一侧探头探脑地看,深怕路瑶瑶又看到他出现刚刚那样尴尬的场面,静待儿媳的好消息。

  南宫弄阳走到路瑶瑶的门口,礼貌地敲门,“婆婆,我对穿衣打扮这一方面有些研究,也知晓郎老头现在喜欢什么样的风格,不如让我来帮帮您呀?”

  说完,就侧头将耳朵靠了上去,郎老头一瞬不瞬地盯着贴在门上的小徒儿,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时机。

  南宫弄阳看里面半天也没反应,悄悄跑了回来低声和郎老头交流,“师父,要不我翻窗?”

  郎老头骨子里躁动因子也是多得很,一听到徒儿的提议瞬间很是兴奋,伸出大拇指点赞,“好主意,但是别吓到人家了!知点儿轻重!”。

  其实南宫弄阳和郎老头的性格更像一些,不知道的人,远远看去还以为他们是父女关系,不是公公和儿媳的关系呢,两人猫在角落里悄悄密谋,如何帮郎老头讨得情人的欢心。

  南宫弄阳趁机提条件,“师父,要是将来婆婆不待见我,你可得罩着我点儿,不然我在你们郎家都混不下去了好吗?”。

  郎老头思考都不思考就拍着胸脯保证,“有师父一口吃的,绝对饿不着你,放心吧,你好歹还是我孙儿的亲娘呢!快去快去!”。

  说着,就推着南宫弄阳赶紧走,还亲自给她搬了凳子扶稳让她站上去,方便钻进路瑶瑶的房间里,古代的房间基本都是一楼,所以翻墙这种小事儿对于会武功的人来说,完全没有困难的。

  下人们知道主子做什么事情,很多时候尽管自己在场,也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这叫有眼力见。

  遂,只能一边帮忙弟兄们修门,一边远远看着,在这里,主人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只是职业习惯,目光时不时就喜欢往主人们的身上瞄这样的。

  在看到郎老头亲自扶南宫弄阳爬窗大家都有点接受无力,自古男女大防,关系再好的公公和儿媳也不会像他们这样不保持距离十分友爱地相处的。

  若是他们是父女就罢了,可明明知道他们不是,下人们对南宫弄阳的印象就无形中在心里默默减了分。

  可能对南宫弄阳的期望太高了吧,想着她以后是郎安国未来的皇后,而在他们心目中,皇后的样子绝对不是这样的。

  所以,南宫弄阳和她师父还在乐此不疲地追美女中忙得不可开交,就无缘无故招黑,不知从何时起,她的洒脱已经成了大家不能接受女孩子该有的行为,成功升级为招黑体质。

  还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被人家讨厌的南宫弄阳,灵巧地爬进窗户后,接过师父从外面递给她的花,和师父打了个等待好消息的手势,就像只小猫一样猫着身子往房间深处走去。

  在郎老头的帮助下,她的出现没有造成很大的响动,所以还在犯神经的路瑶瑶并未察觉,在自己的衣柜旁挑衣服,比了一件又一件,纠结得似要赴约会的二八少女。

  南宫弄阳见状心生触动,爱情,果然是天下男女致命的毒药,得之失之,都能让人铭记于心,刻入骨髓。

  路瑶瑶很不幸,是被荼毒得很惨的其中一人,爱而不得,加上多年孤寂浸淫,已经让她的神经出现了问题了,似极焦虑症,她也有。

  想到此,南宫弄阳心里颤了颤,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来......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