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98章 把人给绑了

第598章 把人给绑了

  南宫弄阳果然没猜错,如影随形这一招对路瑶瑶来说还真的管用。

  刚开始双眸中都是对南宫弄阳的警惕和愠怒,现在慢慢转变得友善了一些,南宫弄阳见到路瑶瑶的思想开始转向美好的这一方面之后,心中高兴之余还不忘吐糟,“早知道换身男装来,效果会更好吧?”。

  想也只是归这么想,现在哪里还有时间给她去换衣服,赶鸭子上架的状况下,能将眼前的危机先解除了再说这样的。

  如影随形本来就比较适合情侣之间在武学上打情骂俏用的,无疑,现在南宫弄阳扮演的角色就是男角。

  好在以前在府中无聊经常和百里尊练这一招,所以相对来说还是很熟悉的,至今都没有忘记,这才让她现在的表现十分优异。

  路瑶瑶的体力和武力值都比南宫弄阳差一些,加上被带进回忆里还有些心绪不宁的她,此刻根本就不是南宫弄阳的对手。

  半晌,在南宫弄阳小混混式的多角度调戏下,路瑶瑶成功被绑在了房间里的柱子上。

  路瑶瑶还在以前的回忆里难以自拔,看到自己被绑了起来,她的随身配剑就掉落在脚边,哐当的一声,终于让她的神智恢复到了刚刚带小云朵玩耍的阶段。

  不满地挣扎想要挣脱南宫弄阳的束缚,南宫弄阳悠哉悠哉地拉着绳子转圈圈,将人绑了个结实。

  这才满意地拍了拍手掌,笑着将自己的软剑又变成腰带别回腰上,才乐着道,“怎么样?我师父,你的老情人的教学成果,你可是亲自领教过了的哦。”

  南宫弄阳现在的表现,看着活脱脱像个小流氓,路瑶瑶气结,啐了她一口骂道,“小丫头片子,赶紧将老娘放了,不然哪天说不定就将你的崽抓来煮了吃了!”。

  南宫弄阳机灵地避开路瑶瑶的口水,毫不在意地道,“那得看看婆婆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等着啊,我去叫师父进来和你叙旧!”。

  南宫弄阳说完,就不管身后的路瑶瑶哎喂了多久,笑哈哈离去,心情十分美好。

  当给她当保镖的这些下人们看到南宫弄阳笑哈哈从房间里出来,房间中的打斗声也跟着停止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刚刚他们不是不想破门而入去帮忙的,可都不知道该帮哪一边,帮路瑶瑶吧,伤了南宫弄阳回去百里尊知晓了肯定不高兴,他们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要是帮南宫弄阳吧,路瑶瑶又是郎老头心尖儿上的人儿,虽然没名没分,奈何郎老头喜欢她喜欢得全国人尽皆知呀,朗老头也是不能得罪的。

  一个是现任郎安国的陛下,一个是即将继承大统的新上司,都是他们的领导,也都是领导在意的女人在斗殴,所以,两边都不讨好的事情,人们还是很懂得趋利避害的,就装聋作哑了。

  南宫弄阳刚刚呼救了半天,见没人救自己很是生气,但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出来了之后,反而还更有成就感,所以,那些怕她惩罚的下人胆战心惊地走近她询问有没有什么吩咐时,南宫弄阳“哼”了一声,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她不是喜欢折磨人的主子,也没打算要对这些很懂衡量的下人发难,可她刚刚那一“哼”还是让大家都心绪不宁了许久。

  当南宫弄阳在一处鸟语花香的亭子里找到眉飞色舞,兴奋非常的师父时,气得她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就朝朗老头狠狠地扔去。

  郎老头是何许人也,一个小石子怎么可能伤得了他?南宫弄阳一半的功夫还是他教的呢,所以,南宫弄阳的阴谋并没有得逞。

  就在石子快到打到人的时候,朗老头两根修长的老手指一夹,成功截住了徒儿的调皮,笑嘻嘻地打趣道,“徒儿这是要欺师灭祖呀!小心我请你吃鞭子!快说快说,如何啦?”

  南宫弄阳一看到朗老头那样,就瘪了瘪嘴摇了摇头,潇洒地坐在了亭子的座沿上,一副你求我我就说的姿态。

  郎老头气得扬起手想拍碎她的脑袋瓜,奈何他徒儿的性子,自己也是很了解的,她就是属于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

  加上在自己的神助攻之下,现在徒儿和自己更是亲上加亲,揍她和揍孙儿没什么两样,一样会让他老人家心疼的。

  所以,只好本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有求于人就应该拿出求人的态度的原则来,笑嘻嘻地坐在徒儿的侧边三十公分处左右,虚心讨教,“弄阳小姐有何收获呀?和老头我分享分享呗!”

  南宫弄阳出来一天了,也是十分想念儿子,加上刚刚小云朵被百里尊吓摔了,伤口只是就地取材简单处理了一下,回去还好好好为他清理呢,遂也不在耽搁,言简意赅地叙述,

  “婆婆好像精神不太正常,许是上了年纪又常年一个人孤独生活的原因,一直沉浸在过去不肯出来。

  一会儿可以高兴得像个孩子,一会儿又彪悍得很,刚刚还差点把我暴揍了一顿,所以,迫不得己下,我也还手把人绑了起来!”。

  南宫弄阳才说到将人绑起来了,还没说完呢,郎老头就被她这句话吓得整个人坐到了地上去。

  南宫弄阳翘着二郎腿悠闲地看着,没打算去扶他老人家,继续道,“现在人还绑在房间的柱子上,估计现在在骂娘呢。

  反正她对我是没什么好印象了,以后你得罩住我点儿,婆婆还说要抓小云朵来煮了吃了,你自己看着怎么想办法劝她改口味吧!”。

  郎老头还在震惊中,呆呆地听着南宫老师的课,一直没想着要站起来,许是现在的他觉得坐在地上还是很舒服的。

  现在四下无人,她怎么欺负郎老头都无所谓,郎老头也不会跟她计较,可要是让有心之人看到,指不定又怎么说她呢,皇家媳妇儿就是这么容易招黑。

  南宫弄阳想到以后大家都要注意身份相处,不可像之前那样肆意妄为了,就有些怀念以前。

  叹了一口气慢悠悠地起身歪腰扶起她家师父,淡淡地继续话茬,“刚刚小云朵摔了,手臂蹭破了皮,我怕你儿子给他上药没轻没重的,现在得先回去看看,你后面来啊师父!”。

  说着,扶起的师父她也没管站没站稳,就潇洒地只留了一个背影给师父老人家,归心似箭地跑下山回家去了。

  郎老头踉跄了一下子,伸手扶着亭子里的承重柱才站稳,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徒儿早已跑远的背影,不满地嘀咕,“这小魂淡,还以为你真能帮劳资呢,现在好了,麻烦都是你弄升级的!唉!”

  小孩子犯错,很多时候都是家长去帮忙解决的,南宫弄阳现在去帮小云朵,朗老头也只好去收拾南宫弄阳留下的麻烦了。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