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612章 农夫与蛇

第612章 农夫与蛇

  夜,大司马府。

  当苗儿拖着一身盛装回来时,丧着一张脸走进客厅,大司马和黑鹰两人正在吃饭,苗儿今天去选妃的事情,他们母子也是知道了的。

  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之前他们母子在苗儿的身上都抱了很大的希望,甚至都还主观意识地幻想了好多以后一家人在一起后的快乐生活。

  所以现在看到苗儿这么半声不响做了很多事情,都没有提前和他们知会一星半点,他们还一头热地在背后筹谋了很多,想着给苗儿一个惊喜,就觉得有点讽刺。

  好在这个惊喜还没准备好,不然说出去多丢人?苗儿眼光高着呢,黑鹰根本就入不了她的法眼。

  苗儿的眼光高,黑鹰一个太上皇的贴身护卫,她怎么可能看得上。

  黑鹰与百里尊相比,在苗儿的心里,说是云泥之别一点儿都不夸张,所以,黑鹰看到苗儿喜欢的人是百里尊之后,瞬间很是自卑。

  大司马看到自己的儿子那自行惭秽的样子,心疼极了。

  在每一位母亲的心里,他们的崽崽都是自己的心头肉,最是受不了别人说他们的不是,也受不了自己的崽崽黯然神伤,妄自菲薄的可怜样儿。

  也是,自家的条件在郎安来说是不错,配苗儿这个孤儿是绰绰有余的,可这绰绰有余的前提下是人家的眼光没那么高,懂得知足呀。

  人心总是那么不知足的,苗儿喜欢百里尊虽然让黑鹰母子感到很是心寒,但他们也想得明白,这不是苗儿的错,人嘛,看到更高更好的东西,总是没错的。

  错就错在之前是他们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儿了,让他们很生气的点是,他们一直将苗儿当成自家人,没想到苗儿做什么事情都不和他们商量,也不透露半点风声给他们就自作主张。

  这举动让他们觉得,苗儿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一点都不被信任的感觉,很是心痛,有种养了白眼狼的错觉。

  人心是最难控制的一个东西,他们控制不住苗儿也是想得通,可心里堵得发慌得很,需要找一个宣泄口去宣泄一下这样的,现在看到苗儿就在他们面前晃,很是心烦,饭都吃不下。

  苗儿还不知道自己被师父和师哥嫌弃了,很自来熟地坐到了饭桌前,叫下人拿来了碗筷,数着米粒抱怨。

  “师父,您说陛下也真是的,太后,皇后,太上皇所有的人都希望他纳妃,他也正值盛年,身边只一个女人照顾他哪里忙得过来呀是吧?

  真是想不通,南宫弄阳到底给陛下灌了什么迷魂汤,陛下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明此生只她一个!真是气死人了!

  我还想着平步青云之后,可以在后宫多帮衬帮衬你们呢,师父虽然一直深得太后喜欢,可太后总有老去的一日。

  师哥也不能一直只当太上皇的贴身护卫呀,一点儿都不风光,男儿自在四方嘛,要像那些战神一样,征战四方,扬名立万,那才叫帅呢是吧师哥?嘿嘿。”。

  苗儿现在还当黑鹰母子是她的家人,所以在他们面前说什么话都不顾忌,有什么就说什么了,看上去的样子还是十分天真的,和往日讨喜的小师妹并没有多大差别。

  若不是今天朝堂上的选妃一事,苗儿此举,往日在他们眼里看来,就是可爱单纯活泼,很讨人喜欢的。

  看吧,嫌弃他们都毫不掩藏的,在他们面前说话也向来是这样大胆,不知天高地厚的。

  平时因为喜欢她,所以对她诸多容忍,现在对苗儿有意见了,听到这些话心里就是另一番感受了。

  黑鹰摔下筷子冷冷地道,“那可真是要让你失望了,不必你相帮,这辈子,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好好当好皇家侍卫,别无追求,我吃饱了!”。

  黑鹰说完起身就走,苗儿一脸不解地指着他的背影,正想和师父抱怨。

  黑鹰在快要跨出门槛时又回过身来,再次提醒,“皇后娘娘的名讳,岂是你这等无权无势,身份低微的人能随意叫唤的,嘴上把点儿门,可别连累我们吃罪!”。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苗儿见状很是生气,平时私下里在师父师哥面前,她都是这样叫南宫弄阳的,也经常发表对南宫弄阳不满的意见,也不见他们像今天这样这么大的反应啊。

  最多就是告诫她不可出门这样无礼,免得招罪这样的,还从来没有被呵斥过呢。

  想要以小卖乖,博得大司马的同情,让大司马教训教训她那个脾气臭烘烘的儿子时,看到师父也是一脸严肃地看向她,冷冷道,

  “鹰儿说得对,皇后娘娘的名讳岂是我等能随意叫,随意在背后议论的?

  苗儿,你要奔好前程,师父不拦你,但,我和鹰儿的前程,不需要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是!

  对了,你之前很喜欢的那座宅院,为师已经卖在你名下,就当是送给你成人礼的礼物吧,你也不小了,该有个自己的家!我也吃饱了,你自己吃吧!”。

  大司马说完,也是撂下筷子就走了,苗儿再笨,也听懂了是什么意思,早不送晚不送,偏偏这个时候送她房子,那就是赶她出门的意思咯。

  其实大司马一家没这么小气的,苗儿之前看上的那座宅子,也是准备等和黑鹰成婚之后,送给他们做成婚礼物的。

  现在既然用不上了,自己也不缺那点钱,那索性就送人,让苗儿自己出去住好了。

  现在大家需要距离产生美,一直待在一起老是会想起今天在朝堂上发生的一切,心里堵得慌,都没法做事了。

  苗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被嫌弃,一个人在饭桌上嘟囔了许久,就气呼呼地走了,以为是别人亏欠她的呢。

  农夫与蛇的故事就是这样子的,没想到大司马善良一生,好心收留的孤儿有一天变成会反噬主人的蛇。

  他们一向对苗儿很好,突然有一天对人家不好了,那就是仇人了,因为苗儿早已习惯了人家对她好,也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这两个人对她好有多天经地义,就像人渴了需要喝水,饿了需要吃饭一样的理所当然。

  气呼呼的苗儿走出了大司马府,嘴上都是对大司马,黑鹰,及南宫弄阳的诅咒。

  表示是因为这些人让自己这一天的美好心情受到了严重影响,蛮不讲理的本性,深入骨血,腐蚀着她的骨髓,让她整个人也越来越扭曲慢慢被恶魔侵占整个身体。

  “都欺负我是吧?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哼!”,苗儿恨恨道,扬长而去。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