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619章 烟花伤

第619章 烟花伤

  办完差回来刚刚回到百里尊身后的童进小声汇报,一直跟踪他们的苗儿已经被甩掉了,看到南宫弄阳和小云朵在搬东西就再次小声询问,是否要上前去帮小夫人和小主人,百里尊表示不用。

  但看到儿子抱着的烟花太少,怕一会儿他玩得不尽心兴,就叫童进再去拿一些过来,童进领命而去没十几息,南宫弄阳抱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还不过来帮忙?还吃不吃啦?”,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百里尊自然知道是说他的,不相熟的人讲话之间不可能没有主谓宾。

  小云朵也乐着嚷,“还不过来帮忙?还玩不玩啦?”。

  呦呵,吃饱了饭就开始横了,百里尊想到自己在家里的家庭地位一直在下降,也是笑了笑无奈地走向妻儿,这两个他招惹不起的祖宗。

  因为小云朵已经吃饱了,所以接下来是到他玩的时候,小孩子心智不全,有得玩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遂,两夫妻只有一人先吃饭,一人陪孩子玩耍了。

  百里尊现在是上班的人,每天消耗的能量比她多,所以南宫弄阳也学他霸道一回,叫他先吃,她先陪小云朵玩。

  于是,一家人就这样,小云朵在前面跑,南宫弄阳在后面追,百里尊端着吃的也跟在他们娘俩儿后面追,自己吃一口,就喂南宫弄阳吃一口这样的。

  南宫弄阳也只好这样边跑边吃了,带着娃的人连吃个饭都这么不容易,也只有当妈了才晓得这样的苦恼。

  但是享受百里尊的投食也不错,好久没有这样的待遇了,因为动来动去的,百里尊就算投食的技术再好,也是弄得了她嘴角油水一片。

  南宫弄阳嫌弃地上手就打,百里尊只好笑着认错仔细帮她擦拭,小云朵不耐烦看他们秀恩爱,催促快点放新的烟花,刚刚点的已经炸完了。

  百里尊只好笑了笑,狼吞虎咽完全不要形象的那种吃态吃饱了,然后将剩下的交给南宫弄阳自己慢慢吃,毕竟点火这种危险系数很高的任务,现在小云朵还小,根本就不能胜任,怕炸伤他!

  百里尊关心小孩儿的心是好的,行为也是一直有付出实践的那种,并且做得很好,可需要人去做的事情,人难免会有做错的时候。

  就在百里尊拿吃的给娇妻的空档,待南宫弄阳接手百里尊准备过去时,调皮的小云朵学着爹爹刚刚给他点火的那个样子去点。

  忽然“砰”的一大声,将众人都震懵了,接着就是小孩子的哭声,百里夫妇着急往小云朵方向一看,见小云朵满手是血,疼得他哇哇大哭。

  夫妇二人瞬间心疼不已,急忙朝他奔了过去,郎老头他们见状,也赶紧摔下酒杯朝这边跑来。

  南宫弄阳都急得哭了,紧紧抱着小云朵就呼喊,“崽崽,崽崽……”。

  男性对于面对突发情况下的时候比较理智,百里尊也蹙着眉一直仔细观看小云朵的伤口,看了半天,只见他的手皮翻裂开了,浸出血来,未伤及筋脉和骨头,瞬间松了一口气。

  赶紧转头准备叫郎希,郎老头早就麻溜地奔了过去,一脚将儿子踹开,用心诊治。

  虽然知道小家伙没事儿,可看到小云朵哭得撕心裂肺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大人们也是心如刀绞得很。

  百里奚和路瑶瑶从宫人手中拿了药箱,着急跟着奔了过来。

  郎老头边哄小孩边拿东西给孙儿处理伤口,百里尊绕到南宫弄阳身后小声劝慰,“坚强些,你哭孩子哭得更甚了!只是皮外伤,养养就好了!”。

  南宫弄阳将信将疑地看着,郎老头也告知他们,皮外伤而已,不用担心,然后处理伤口的同时还不忘哄劝孙儿。

  小云朵果然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一直打哭嗝往娘亲怀里靠,小声控诉,“妈咪,疼,小云朵疼……”。

  南宫弄阳也被他弄得眼泪大颗大颗地掉,百里尊只好从他怀里将小家伙抱了过来,方便郎老头诊治,给儿子说一些鼓励的话。

  路瑶瑶见状,伸手扶在南宫弄阳身上也小声劝,“小孩子嘛,不磕磕碰碰一丁点儿不可能的,孩子有福着呢!放心!”。

  百里奚也掏出以前带百里尊,留下做纪念随身携带的玩具,一个小小的哨子,平时宝贝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却舍得拿出来逗小孩。

  百里奚一边吹着哨子一边逗小云朵笑,小云朵委屈巴巴地眨巴着他那濡湿的睫毛,呆呆地抽泣看着。

  另一只还能动的手不老实地往外伸,示意要抓住放在嘴里能响的东西,果然,他瞬间又诠释了玩就是小孩子的天性。

  百里奚见状,瞬间也是老顽童上身,皮着谈条件,“给你玩你就不许哭了哦!咱们真男人,不哭泣!”。

  郎希闻言吐槽好友,“他毛都没长齐,你跟他说这些他不懂的,赶紧拿给他玩真是的,不然一会儿又哭了!”。

  小云朵闻言,诧异地缩回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悦地控诉,“爷爷,毛齐了的!”。

  郎希闻言瞬间呆住,完了,居然在小孩子面前说了脏话,但在场大人都默契地表示什么都没发生。

  南宫弄阳却被小家伙的迷糊幽默逗笑了,低头笑了一下伸手抹掉眼角的泪,想动动缓缓,就随脚踢了一下,不料,不小心踢到了郎老头的屁股。

  郎老头以为是自己的好友百里奚,不悦地转头吼了一句,“天杀的,你……”。

  想骂人又怕教坏小孩子,就闭上了嘴一脸不甘,南宫弄阳看到师父一脸怒气,百里奚前辈一脸懵逼,只好弱弱地打断他们的对视,小声道,“师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郎老头蹙了蹙老眉毛,用鼻孔出气“哼”了一声之后不理人了,从儿子怀里将孙儿抱了过来,示意百里奚把手里的哨子给小云朵,就将小家伙抱了朝马车处走去。

  百里尊看到路瑶瑶在收拾医疗包,伸手帮忙,然后目送路瑶瑶追赶自己的亲爹而去。

  这下才有空挡问出自己的疑问,“师父,您和路婆婆是什么关系?”。

  百里奚看向百里尊,大方承认,“舍妹,我和舍妹一生无儿无女,以后你得给我们送终,披麻戴孝!

  还有另外一个条件,你一生跟我姓百里!”。

  说完,就双手反转背于身后,跟了上去。

  百里尊不解地问,“为何一个姓路?一个姓百里?”,这话是小声问身侧的南宫弄阳的。

  南宫弄阳耸耸肩,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反正这一帮前辈们,身上故事多得很。

  直到后面大家熟悉了才知道,他们一家也是父母从小感情不好,分开生活,路瑶瑶随母姓,百里奚随父姓,对男女之情无太多好感不信任。

  (未完待续)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