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623章 不愿回宫的真相

第623章 不愿回宫的真相

  当南宫弄阳笑着进屋,百里尊早已换了睡衣坐在床榻上半躺着看书。

  其实他也看不进去,就是做做样子不想理她,想让她意识到这段时间对他的疏忽找自己服软,然后他再假装不情不愿半推半就地原谅她这样的。

  谁说,婚姻生活里,只有女人才能撒娇,他也想向娇妻撒个娇求宠。

  南宫弄阳是聪明人,自然知道现在傲娇看书的百里尊就是等着她去哄的,遂笑嘻嘻地靠了过来。

  之前自己没有解释什么,换着是她被自己这样对待,肯定也会生气的。

  现在她有好消息,自然是想第一时间同他分享,她挪到床沿坐下,拉着他的手,就笑着看着他,不讲话。

  百里尊见她过来道歉了,心里得意着呢,但表面上还是不想这么快就放过她,遂假装不耐烦地挑了挑眉看向她,将自己的手拽了回来。

  南宫弄阳用力抓住,不让他往回拽,将自己脚上的鞋踢掉,缩到床上去,叫他往里靠分她位置。

  百里尊不情不愿地往里靠时,手上的书被她抢走了,接着就是自己腰间一紧,南宫弄阳双手抱住他的腰撒娇,“相公,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不该将你和儿子丢在宫里那么久的,但是,这一次,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说着,又似以前两人谈恋爱那会儿,每次她将自己的惹毛了,都是这样撒娇的,果然,他还没来得及表示嫌弃,南宫弄阳的脑袋就在他胸前蹭啊蹭,咯咯笑。

  他也是一脸无奈地低头看着娇妻,趁她不注意,牵了牵嘴角,往常她一这样,他都忍不住伸手揽她入怀了。

  可现在他觉着自己不能这么快原谅她,因为此行有所求,也想让她多关心自己,向自己撒娇,工作一忙起来,都没能好好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南宫弄阳看到他就手杵在两侧,也不似往常抱她,诧异地蹙着秀眉看了看,又笑着看向百里尊,再次自信地道,“我还有招,哄你开心!”。

  说着,就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小腹一按,笑着宣布,“你又要当爹了!师父诊的脉,一个半月多快两个月的样子!”。

  百里尊闻言瞬间被震懵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娇妻。

  他此行,就是想让她尽快怀孕,跟自己回宫,好让外面乱七八糟的谣言不攻自破的呢,没想到好消息来得这么突然。

  南宫弄阳见他呆住了,十分不满他的反应,狠狠捶了他一拳提出自己的诉求,“第一胎你没好好照顾我,害我和儿子吃尽苦头,好在有命生还,这一次,你得对我好点儿!不然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百里尊这才笑着揽她入怀,低头在她双唇上啵了一口,柔声道,“所以,你不愿回宫照顾我们父子?”。

  南宫弄阳很好意思地点头,大言不惭地道,“我觉着山上比较自在,适合养胎!你和小云朵有那么多随从!我想亲力亲为照顾你们也精力不足得很呀!”。

  百里尊见她整个都缩到了自己的身上,一直往他怀里钻,看她没心没肺的模样就知晓,外面的谣言,她还不知道,不然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一点儿都不提,以安他的心。

  遂突然就想将谣言都给她挡在外面,免得她听到了心烦意乱,不利于安胎。

  他伸脚将被子踢好给两人盖上之后,搂着她陪她纯聊天。

  南宫弄阳见他用肢体语言告诉自己,他不生气了,瞬间话匣子也打开,叽叽呱呱说个不停。

  说了近日山上安胎的乐趣,以及之后的安胎生养计划,说得头头是道的,百里尊很多都不太听得懂。

  因为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他没有在身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照顾有身孕的娇妻,一时心里感到十分歉意。

  就像南宫弄阳说的,好在他们还活着,不然自己这一辈子,真的不知道怎么过下去了。

  见还活着可以说话可以动,活泼的娇妻,他只想,以后对她再好一点,更好一点。

  他现在这么努力工作,也都是为了家人的,但他的家人,好像都没有因为他的付出而有多开心,可能是自己方法不对吧。

  想着,百里尊就陷入了自我怀疑中,打断娇妻的话,突然一问,“弄阳,你觉得我为人夫,为人父可以打多少分?”。

  南宫弄阳叽叽呱呱正说得起劲呢,突然被打断一脸愕然地抬头看他,可看到百里尊一脸认真,她也只好瘪瘪嘴,停下自己的话题,思考起来。

  南宫弄阳思考了半天,在古代,他算不错的了,以他的身份,地位,性格,能待她如此,她应该知足。

  对比了很多女性,她比她们都幸运,虽然百里尊骨子里还是很大男人主义,一心想让他们母子完全依赖他乖乖安全待在家里就好。

  这一点的话,一直想要实现自我价值,又不知道在这古代该如何实现的南宫弄阳来说,不太好以外,其他方面都挺不错。

  百里尊也不是不允许她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只是现在她都没啥大的兴趣爱好而已。

  遂抬头笑着道,“我选夫君的眼光有那么差吗?缘何有此一问?”。

  百里尊被她逗笑了,头低了下来,虽然他背光,但南宫弄阳还是隐约能看得到他双眸中的春水流波,不由得警惕一提醒,“不可!胎儿还未稳定!要不,你今晚睡儿子的小床吧,我去给你铺!”。

  说着就想挣脱离去,百里尊有些恼怒地紧了紧自己的手臂,低哑着嗓音道,“我晓得,一直靠着床沿,脖子都快酸断了!”。

  他就想亲她一口然后平躺下来,换个姿势抱她的,瞧她那警惕样儿,真以为她夫君半点常识也无吗?他都三十多岁的人了。

  南宫弄阳被数落,瞬间松了一口气,伸手给他揉脖子。

  百里尊抓住她乱动的手,按压在胸前让她保持安静,他要睡了,南宫弄阳却表示自己还有很多话要说,她想念儿子了。

  百里尊毫不客气地揶揄,“想他明天就跟我回去!忙了一天,上了年纪的人,此时精力已告罄,急需沉睡蓄锐!”。

  嘴上虽然说着嫌弃她的话,其实是想安安静静睡觉,想办法怎么给她把外面的谣言除了,方便她照顾他们还在肚子里孕育的宝宝。

  南宫弄阳此刻却不理解,委屈巴巴翻了个身,背对着他闭眼补眠,知晓她生气了,他只好无奈地跟着翻身拥她入怀,柔声道歉让她继续聒噪。

  这人生啊,哄人也是风水轮流转……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