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633章 梦里见

第633章 梦里见

  小云朵许久没有见到爹爹,这些天玩的都不好玩,已经把他给憋坏了,现在看到爹爹就似打开话匣子埋怨了起来。

  “爹爹,你和娘亲好久都没有陪小云朵玩儿,小云朵也好久没有看到你们了,有你们这样疼小孩儿的吗?小云朵生气了!你们知错没有?”

  说着,就伸手捏百里尊的鼻子,然后咯咯笑,以示惩罚。

  看到儿子这么可爱,小脸上的愁绪在看到他的时候也烟消云散了就十分羡慕小孩儿,什么都不懂,真好!

  抱着自己家的这一团可爱的肉球,心里五味杂陈,慢慢的双眸的泪珠难以控制,落了下来。

  小云朵诧异地扭动他那柔嫩雪白的小脖子,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双眸看了看去,嘲笑地道,“爹爹,你哭了!你为什么哭呀?是小云朵太重了吗?那我下来走路好了,省得你以为我欺负你!”。

  说着就抓稳亲爹的服饰想要滑下地来,百里尊见状却将手臂上的力道一紧,想要牢牢抱住这个南宫弄阳留给自己唯一的瑰宝。

  抱稳动来动去的儿子后,强行解释道,“是风沙迷了眼睛,不关你的事儿!埙儿,若是你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回来,你跟爹爹一起生活,就像以前你和你娘亲一起生活,爹爹不在身边一样!可以吗?”。

  小云朵闻言还没听懂大人言语中的苦涩,搭拉着眉思考了一下,直接回复,“不好,小云朵之前不知道爹爹是什么东西,以为是吃的,现在小云朵知道娘亲是对自己很好的一个人,不要!不要一家人分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爹爹,我们现在就去找娘亲好不好?”。

  刚刚以为可以转移小家伙的注意力,没想到话题又被带回来了,百里尊瞬间感觉头有点大,连应付小孩子都觉得十分困难。

  说实话,这些天他都忙着难过,干关于南宫弄阳的事情,其他事情他都没有好好思考过的,现在小云朵如此一问,他又是一个不擅长撒谎的人,自然是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应对比较好。

  小云朵看到他沉默,眼神中尽是失落,就嘟嘟嘴在爹爹的唇上落了一吻鼓励道,“小云朵给你开心的力量,爹爹,我们走吧!”。

  这些天以来,百里尊除了在人前尽量止住眼泪以外,一个人默默守着南宫弄阳的冰棺时,都是哭得难以自己的。

  现在小云朵这么一刺激,想着小云朵知道自己的娘亲以后也要长眠地底下之后,会是什么反应?才这样一说他就伤心不已。

  把头埋在儿子的小脖子处,伤心地哭了起来,黑鹰见状,领头撤离,也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先下去,很快空荡荡的陵墓工地只剩父子俩。

  小云朵还是第一次看到爹爹哭得这么伤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也跟着呜咽起来,伸小小手给亲爹擦眼泪,用他所知道的所有为数不多的词汇安慰起人来。

  “爹爹不哭,小云朵乖乖,以后不惹您和娘亲生气了!我把玩具分你玩儿,糖果分你吃呀......”。

  小云朵安慰了半天,百里尊发泄了一会儿才觉得心胸舒畅了不少,听到儿子如此乖巧懂事的安慰,被逗笑了,这小魂淡,果然没白疼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打算和自己的儿子说实话,但是又怕小云朵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就想着慢慢说与他听吧,总要成长的,这样一直瞒下去也不是办法。

  其实趁现在小孩子还心智不全,也许难过一段时间也就淡忘得快,要是长大了再告诉他,他有了很多自己的主观思想,会自己分析利弊了,那就不一样了。

  百里尊抱着他朝墓地的树荫下的石凳走去,将儿子放在自己的膝头上坐着,开始哄娃。

  “埙儿,你娘亲...她...她回娘家了,就是你外公外婆的家,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才回来!我们把功课做好,一起等她回来好不好?”。

  小云朵闻言不高兴了,但是都说了是很远的地方,他现在走路一刻钟都还需要人抱的那种,也就没奈何,但还是不甘心地问,“是南楚国吗?”,百里尊摇头。

  小云朵又问,“中山国吗?”

  百里尊还是摇头,小云朵接下来就将他知道的所有国家都说了出来,“天崤国吗?百越国吗?北疆国吗?天上?”。

  最后一个被他蒙对了,百里尊苦涩一笑,点了点头,小云朵还不知难过,笑着自夸并订立目标,“小云朵真聪明!那等小云朵长大些,爹爹好好教小云朵轻功,我们飞到天上去将娘亲接回来!”。

  百里尊没想到他儿子的脑回路还能这样长,自己安慰自己,看来他的担心有些多余,就笑了笑点头,忍着剧痛陪儿子游戏。

  接下来还要骗小云朵去别的地方待着,不能让他看到他亲娘出殡,免得徒增悲伤。

  可一想到这样,南宫弄阳临死都没有儿子为她送终摔盆会不会怨自己,他心里的主意就摇摆不定,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因为小云朵说很久没有看到爹爹了,所以百里尊也不忍心继续将他交给黑鹰他们几个大男人去照顾,就将在他怀里熟睡的儿子抱回了皇宫。

  确认他睡熟了之后,命人好好看护才小心翼翼地下榻离开去陪南宫弄阳。

  人死为大,也不能一直留着她的尸体在世界上的,那样对所有人都不好。

  他不迷信,但是老人一直劝解,人死须入土为安,不然没法投胎,他虽然不舍,但是也不希望自己的娇妻在另一个世界被特别对待,变成孤魂野鬼,尤其是她还带着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不知是男是女。

  不忍从此以后再也抱不到她,但更不忍她在另一个世界同另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儿受苦,哪怕是葬礼,他都尽己所能给她最好的,这是目前他能想到的,能做到的,唯一的补偿方式了。

  忙了一天,又几乎都吃不下什么东西的他,在南宫弄阳的冰棺旁没坐多久,说几句话,就趴在冰棺上睡着了。

  睡梦中,他一个人路过一个荒郊野外,远远看去只有一座农舍,他有些口渴,想上门讨水喝。

  当推开门的那一刻,整个人瞬间顿住了。

  只见一名熟悉到骨子里的少妇在给一团粉色的幼儿喂奶。

  如此情景,他该回避的,可脚下似灌了铅移不动步,喂奶的少妇抬起头来,看清容颜瞬间让他愣在当场,惊喜得热泪盈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是南宫弄阳,怀里抱着的幼儿眉眼同她十分相似........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