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634章 天亮了,你该走了

第634章 天亮了,你该走了

  梦里,南宫弄阳一抬头看到他回来了,就将刚刚喂好奶水的幼儿放回摇篮里,哭丧着个脸朝他抱怨,

  “每一个时辰要吃一回奶,换一次奶布,全职主妇是天底下最苦的一个职业,全年午休。

  今天又没挣到钱是吧?家里的米缸都快见底了,嫁给你过苦日子真是瞎了眼,骗我说将来你是当宰相的人,可让我们母女享受荣华富贵万事不愁呢!”。

  说着,就起身去给他热饭,唤他进屋关门,别让风吹到小孩。

  百里尊这才笑着抹了自己眼角的泪水,慢慢进屋来,将摇篮中的幼儿抱起,触感十足,双手上感觉沉甸甸的不似假的,瞬间开心得像个孩子。

  怀中的幼儿不会说话,但是看到他就感到十分地熟悉,伸手就想摸他的脸,他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在热饭的南宫弄阳厉声制止,“胡渣别扎到囡囡,你上次亲她一口都将她皮肤刺红了!”。

  百里尊闻言,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面颊才发现自己确实满脸胡渣,身上穿的也是粗布麻衣,怪不得刚刚进门的时候,一直想不通一向最注重衣饰舒适的南宫弄阳,怎么会愿意穿补丁的粗布麻衣呢。

  刚刚看到她太惊喜了,一下子本身具备敏锐的观察力没有上线,现在抬头抱着幼儿笑着听妻嘱的他才看清,就一居室,一家人的吃饭,睡觉都在这一居室里,十分简陋,狭小,饭桌上还有她缝破衣服的工具。

  他的能力从来没有这么差过,让妻儿在物质条件上如此艰苦吧?想到此,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巨疼。

  他将手中的幼儿放进了摇篮里,走上前去从身后抱住了娇妻,怀里满满的,不似做梦。

  南宫弄阳还不悦地用手肘撞他埋怨,“影响我发挥,还吃不吃啦?”。

  被撞了一下,很疼,他笑了,将脸埋在她的脖子里看着她热饭菜,就是不说话,他怕一说话同这时空的人不符,然后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南宫弄阳也不赶他,似怨妇般笑着埋汰,“就仗着长得好看,骗取我的芳心给你生育儿女,说好的给我好日子过就是这样的,你看我的双手已十分粗糙!”。

  话虽这么说,手上的活儿还是不停,怕饿着他一分一秒似的,争分夺秒在同锅铲做斗争,只为他能早些吃上热饭热菜。

  看着她粗糙的双手和以往的纤纤玉指是很有区别,他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听见自己柔声说,“是为夫没本事,弄阳,你受累了!我一定好好努力,让你娘俩儿过上好日子!我来!”。

  说着,就抢过她手中的锅铲想要自己热菜,南宫弄阳却笑着转头看向他得意一笑,灵活躲开他的抢夺,乐着道,“我愿意!只要同你在一起,过什么日子都无所谓的!”。

  笑靥如花的她,刚刚的怨气全消了,活力十足地忙活,三下五除二就将热饭热菜给他端到了破桌上,让他赶紧洗手吃饭。

  然后她又抱着一堆破衣服开始缝缝补补起来,一会儿低头做事,一会儿笑着看他,一会儿又看看摇篮里的幼儿有无调皮,撞到摇篮沿受伤。

  虽然日子很穷,但是她过得很开心,百里尊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一瞬不瞬看着娇妻,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南宫弄阳见他一直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羞怯地笑着,又开始埋怨,“我父母不同意嫁与你这个比我大了十二岁还一事无成的书生,说你只空得好看的皮囊,一辈子都不会发迹!

  跟着你铁定吃苦,一日三餐都得自己动手,还要孕育生命!果然,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也没办法了,谁叫你比那些虚伪的富家子弟更懂逗我开心呢,爱情真是毒药,将我的生活毒成这样惨!唉!”。

  虽是抱怨,但她是笑着说的,脸上一点怨气也看不到,显然很享受现下的生活。

  百里尊被她口是心非和幽默的说法逗笑了,拿着筷子的那一只手握成拳头抵在嘴上笑她,发自肺腑地道,“弄阳,茫茫人生路上,也只得你能使我快乐!”。

  说着,就放下碗筷起身绕到身后抱住她,让她整个人都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同她细语。

  这个互动的姿势南宫弄阳一直都是喜欢的,活着的时候不管是他自己主动抱她,还是她自己凑上来,都喜欢这样坐在他大腿上看书或者同他聊天,懒洋洋的将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他承受。

  果然,穿着粗布麻衣的娇妻没有拒绝,就这样坐在他大腿上补着破衣服,百里尊也没什么话要说的,就是看到这样的家庭环境和懂事的娇妻,及摇篮中还不会说话可爱的幼儿,心疼得紧。

  他明白了,清醒的意识告诉他,这只是梦,现实生活中,就算是最难的日子,他都没给南宫弄阳这么艰苦的生活。

  只是现在这个梦在告诉他,南宫弄阳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是想着同他在一起的,哪怕日子再苦,她在不愿过,都只笑着抱怨又继续同他走下去。

  选择跟他在一起是因为他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他所有的物质条件,这样的认知也更让他心如刀绞,难受得喉头干涉,将脸埋在她的脖子里默默落泪,梦总会醒,他不想醒,这可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梦中的南宫弄阳忽然不似刚刚的模样,俨然换了一个人似的提醒他,“百里尊,天亮了,你该走了!”。

  她话音一落,屋外响起了鸡叫声,这不科学,刚刚他进门的时候还是白天,吃饭的时候就很快到晚上,说话还不到一会儿天就再次亮了。

  他正诧异着,不解地看向四周,很快大腿上的重量慢慢意识不到,怀里的南宫弄阳和身侧的幼儿皆凭空消失了。

  很快,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他慢慢站了起来,房子里的一切瞬间变成了荒草丛生,当他四周环伺时,只见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荒草原野上。

  无论他跑向哪边大声呼喊,都不见了南宫弄阳和幼儿的身影,接着鼻端传来一阵熟悉的香气,似南宫弄阳还在时常给他煮的养胃青菜面。

  接着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一摇晃,轻声唤道,“朔儿,好歹吃点儿东西,爹爹尽量做得同她做的味道一样!来,尝尝!”。

  朗老头看着儿子一直趴在冰棺上睡着,忙完了朝政的他赶来大清早给他煮了面,怕他再次睡觉着凉,就唤了他。

  百里尊醒来发现自己满眼的泪水,皱了皱眉头捂脸哑着嗓子道,“走了这么久,第一次入梦来!”,说完,泪水从他指缝中流出。

  郎老头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冰棺中静静躺着红衣胜血的儿媳,将儿子揽进了怀里,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沉默不语。

  (未完待续)l0ns3v3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