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女令:本宫是厨神 > 第六十一章 卿无身世(二)【加长版】

第六十一章 卿无身世(二)【加长版】

  卿因转回身来,目光熠熠地看着秋癸嬷嬷。

  “郡主,屋里请罢。”秋癸嬷嬷的背有些陀,她步履蹒跚地往屋里走去。

  卿因对绛宁与黛宁眨眼示意,跟在秋癸嬷嬷身后,走进了那间冲溢酸霉味儿的屋子。

  屋里十分昏暗,不过看被褥,应是秋癸嬷嬷独居的屋子。显然,这位看上去有着坎坷身世的嬷嬷,比之卿因所想的要有身份得多。

  “郡主,请饮茶。”秋癸嬷嬷在屋中忙碌许久,才寻到茶杯,为卿因斟茶。

  “多谢嬷嬷,快些歇息罢。”卿因接过茶,想要作饮,却意识到自己面上覆盖着的帕子,尔后无奈地放下茶杯。

  “奴婢在这浣衣局,已经三十余载。虽说身份始终低微,但身处久了,倒是也得后辈许多照顾。”秋癸嬷嬷慈祥笑道。

  卿因点点头,目露尊敬。

  这尊敬倒不是为了套话而装,能在浣衣局这地方活到老迈且受人照料,实在是高人。

  “六殿下的事,老奴倒是知道些许。”秋癸嬷嬷盘腿坐下,轻声道,“郡主想知道什么,尽管问罢?”

  “嬷嬷这般信任本郡主?”卿因试探性问道,面对老而深沉的人精,不得不防其有诈。

  “是郡主不信任奴婢罢,奴婢只是感化于郡主待六殿下的真情,于这深宫之中,难得。”秋癸嬷嬷笑着,一派慈意。

  “那便多谢嬷嬷了。”卿因握着有些滚烫的茶杯,点头道,“六殿下为何来此,以及有关六殿下之身世经历,还请嬷嬷倾囊以告。”

  秋癸嬷嬷闻言一怔,郡主这般言语,想来已经知道得极深。

  “奴婢只求郡主,勿要将奴婢透露出去。”

  “自然,本郡主必当言而有信。”卿因举起三根白皙娇嫩手指,倚天而誓。

  毒誓,乃是最为蛊惑人心之法。

  “六殿下来浣衣局这糟粕之地,乃是寻一宫女,名唤红莨,”秋癸嬷嬷叹气道,面露不忍,“那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原是琬美人身边的贴身宫女。后来琬美人被打入冷宫,红莨便来了此地。”

  “这么说,六殿下是为了寻觅故仆?”卿因蹙眉。

  “想来没有那么简单。”嬷嬷摇摇头,一脸无奈,“六殿下,应当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怀疑。”

  卿因抬眸看她,心里闪过一瞬的紧张。

  “此事也只是奴婢机缘巧合之下得知的。红莨初来浣衣局时,受尽欺负,奴婢见她可怜,多宽慰了她几次,后来她便告知了奴婢。”嬷嬷慢条斯理道,一字一句似乎都经过慎重地斟酌。

  “六殿下,她身世究竟为何?”卿因问道。

  “六殿下乃是琬美人与一大臣通奸之女,并非是龙种。”秋癸嬷嬷皱着眉,眼里俱是悲哀。

  果然如此。

  不过卿因原本以为卿无可能是侍卫之女,万万没想到竟是前朝大臣的私生女。哪个大臣如此胆大包天,敢做如此之事。

  “嬷嬷可知,六殿下的生父为谁?

  “这,奴婢倒是真不知。”秋癸嬷嬷摇摇头,甚是无奈,在卿因的注视下,她低下头去。

  “那嬷嬷是怎么知道六殿下来浣衣局的缘由的?”卿因见她有几分躲闪,又开口问道。

  “六殿下没了之后,整个浣衣局被查得如同剥皮拆骨一般。这红莨便是其中最受牵连的一个,她在被金吾卫带走之前,将六殿下曾托宫女约她见面这事,和盘托出。”

  秋癸嬷嬷的头始终低着,并未抬头与卿因有丝毫的眼神对视。

  “多谢秋癸嬷嬷的具言以告,得了这些线索,本郡主定当会为六殿下还以遗愿。”卿因笑道,裹紧身上的绒披风,起身与秋癸嬷嬷道别。

  秋癸嬷嬷见状,笑盈盈地起身,恭敬行礼。

  卿因点头示意,转身经过秋癸嬷嬷身边之时,闻到一股极淡的熏香味。味道若有似无,却让她觉得似曾相识。

  一定在哪里闻过。

  卿因回眸偷瞥了一眼秋癸嬷嬷,心生疑惑。

  门外的风雨依旧,卿因走出去时,一阵冷颤。席卷而来一阵阵的风,吹在她裸露的额头上,冰冷得生疼。

  来了一趟浣衣局,总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获得了些许线索,但却也因此平添了更多疑惑。

  直到她离开浣衣局,回到偏殿时,她的心中始终带着许多疑虑。

  如今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卿因躺倒在贵妃椅上,任黛宁用绒毯将她层层裹住。

  “黛宁,”卿因揶揄道,“你当真是比母妃还要宠溺我。”

  “殿下,若是能自己看顾些自己的身子,奴也不必这般操心了。”黛宁轻轻叹了口气,拿起方才端进来的瓷碗,递到卿因手边,继续道:“这是姜茶,殿下快些喝了,暖暖身子。”

  卿因接过,把闻了味道,瞬间变了脸色,颇是不情愿地捏住鼻子一饮而尽。

  淑妃也宠她,但方式不同,淑妃将她放在心上,时时刻刻都用自己的权势护佑她。黛宁却不然,她更像现世的孟老妈,巴不得方方面面都给她照料齐全。

  大抵,亲母身边的贴身宫女都是这般的罢。

  “黛宁,”卿因笑道,“你说红莨与卿无的关系,是不是如我俩一样?”

  “这....奴婢不知。”黛宁摇摇头,接过卿因喝完的瓷碗,给她塞了一颗蜜饯。

  “我今日最大所获,并非是什么卿无身世,也不是她为何要去浣衣局。”卿因将自己整个身子都掩埋于绒毯之中,笑眯眯道:“而是发现某人一直在暗中帮我。”

  “谁?”黛宁疑惑道。

  卿因笑而不语,娇嫩的苹果肌,由于并且止不住地笑而鼓起一个大包。

  还能有谁?

  “殿下——君弈回来了——”门外传来缃宁甜滋滋的唤声。

  这小丫头,最是崇拜君弈。若是等她大了,拉个配对也是不错的,卿因霎时失神想着。

  君弈走进时,整个人湿漉漉的,面罩所露出的上半张脸染尽沧桑,看上去可怜得紧。若是寻常娇柔女子看了,必定是要怜悯一番。

  可是卿因,怎么会是寻常娇柔女子。当卿因定眸瞧见君弈模样时,整间偏殿爆发出剧烈的哄笑声。

  “落汤鸡——哈哈哈哈哈——”

  ——————

  竹林中居,清冷寂静。

  “主子。”姜泗跪倒在地上,恭敬道。

  “她今日去了?”秦渊在案牍上提笔写着什么,听到姜泗的声音,随口问道。

  “是,属下等了两日,终于等到了安华殿下。只是....”姜泗有几分为难,轻声回复:“属下怀疑,安华殿下认出了属下。殿下,似乎记得属下身上的熏香味。”

  “嗯?”听及此,秦渊停下笔,抬头看向姜泗,眼神之中略有苛责。

  “属下有罪!”姜泗俯身下去,惊惧道。主子的手段,他们几个暗卫最是清楚不过。更何况事关安华殿下,自己竟如此大意,让她产生了怀疑。

  “只此一次,下去找顾一领罚。”秦渊放下笔,起身冷言。

  窗外细细密密的雨,愈加大了,他望着窗外,那双俊逸的桃花眸里鲜见温情。

  阿因,当真是愈加聪慧了。

  “梁伍。”他唤道。

  “梁伍在。”粗壮滚圆的暗卫霎时出现。

  “红莨那?”

  “她招供,十年前,盛夏大典。有可能与金琬偷情的,只可能是柳盛与梁沽舟。”梁伍垂首,一字一顿道。

  秦渊的纤长手指,在沉木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

  “若是她再无可招,记得处理干净。”

  “是,主子——”

  寒冬将至,所做孽事之人,当真不该有机会见到来年的春。

  ------题外话------

  PK过辽~所以今天是开开心心的加长版~

  这两天有掉收哦~是因为没让这两只释放柠檬酸嘛?

  没办法吖,剧情还是要走的~

  求收藏~求评论哦~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帝女令:本宫是厨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