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女令:本宫是厨神 > 第一百七十章 白嫦离开

第一百七十章 白嫦离开

  “我答应你,你说的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不过就是汪如林这么一条命,自然不会被我放在眼里。”卿因到底还是妥协了,对于她而言,放过一个汪如林只要能够取得白嫦的信任,这也不算什么。

  毕竟留他一条命,不代表是留他还有犯上作乱、危害西南的机会。

  白嫦闻言,果然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这是一种心中如释重负的体现。虽然这几年来,她对汪如林已经厌恶大于欢喜,但那些新婚燕尔的往事依旧犹在眼前,她难以忘怀。

  两人约定之后,剩下的便是讨论怎样把白嫦带出汪府了,在询问白嫦的想法之后,卿因明白她真的已经万念俱灰,甚至连带走金银细软的打算也已经消失。

  “我只要能够离开,换一个新的身份回到我的阿爹身边,再次见到我的阿爷。”她笑道,那双素雅的眸子里第一次展示出流光溢彩来,这是她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她这么多年封闭在这里,唯一能够支撑着她走下去的理由。

  “阿姐。”贤真站在一边,脸上露出悲伤来。

  曾经他的阿姐,是天之骄女,从小在小姑与小姑夫的宠爱之下成长,那双眼眸里从来没有蒙上过一丝灰尘。没有想到这样的表姐,在这些年来,却变得愈加阴沉。

  她,终究是被岁月蹉跎,再亦回不到当年的少女模样。

  不出一时,三人出现在汪府的门口,门口的侍卫好奇地看着卿因几人,似乎对于那个始终被卿因与缃宁搬着的女子感到十分疑惑。方才来时是这幅柔弱的样子便就算了,现下已经休息了许久,竟然还是这样子。

  他紧走上前,想要看清那看上去没有一丝力气的女子,但是卿因一侧首,让侍卫扑了空。侍卫看着被转过身的“娇柔女子”,心中的恼怒和狐疑若火遇风一般,蓬勃而起。

  “夫人,这位小姐看上去甚是不好,莫不是府医没有医治好她的恐慌之症?”其实这位很是尽职尽责的侍卫想要询问的是,难道这位小姐苦熬着这样严重的病症在县令府里整整待了三个时辰?

  “反复而已,原先吃了府医的药已经好转,没想到坐了会儿,这病症又重新起来了,”卿因笑道,如沐春风般的声音从她的面纱之后响起。

  “原是这般?”

  “自然,我们需要快快去寻个大夫,”卿因微微上前,声音之中俱是焦急,而眼里已经有了威胁之色,“还请这位侍卫赶快放我们过去。”

  侍卫盯着她的眼眸,不知怎么的心中突然起了一阵惶恐来。

  这莫名而来的恐惧感,让他不由自主地让开自己挡着的路,为卿因三人留出一条归去之路。卿因与缃宁便提脚走上前去,在踏上马车之后,卿因的心才算是放下。

  自从自己恢复记忆之后,她已经不像曾经的自己那样怂了,有了年幼时的记忆,她就如同新的灵魂注入一般,感到皇室与生俱来的不怒自威。

  但是她依旧不希望自己这双可以做尽天下羹汤的手,再次沾染上鲜血。她默默地收起自己手里隐藏着的河豚毒剂,若不是方才那个侍卫识时务,自己为了免去危险,一定选择动手。

  “白小姐,没有被闷到吧?”卿因笑道,掀开盖在她脸上的披风帽。

  “柔软女子贤真”缓缓抬起自己的头,露出一抹感激的笑来,她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卿因一个休止的手势给阻挡,她有些狐疑。

  “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的帮助罢了,无需太多的感谢,若是你以过重的礼相待,我们这一路恐怕会走得格外的艰辛。”

  卿因握住她的手,恳切道。

  不是她说,这些个欢喜整日端着礼教的古人,真是把一个在现代待过许多年的卿因要憋死了。平日里与秦渊待在一处倒是可以无拘无束,可惜离开他,就要面对无休止的微笑面具生涯。

  “话说,”卿因看向白嫦,笑道:“汪如林那个表妹,也就是萧依凝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快与我说道几句。”

  白嫦完全没有想到卿因会把话题扯到那个丫头身上,现在听着自然是有些吃惊。她愣住片刻之后,便很是诚实地开口:“那是西南萧氏的人,因为萧氏从事的行当上不得台面,所以殿..小夫人不得所知也是正常。”

  小...小..小夫人,一旁的缃宁听到这个称谓,忍不住偷笑出声来。

  自家殿下确实年龄还小,有占着秦夫人这一个身份,白嫦这个小夫人也是唤的恰当。卿因自然不是这样想的,在前面加个小字,那不是一点点掉威严啊,她刚想出声边界,却听到白嫦继续开口说道:

  “萧氏,做的可是马匹生意。这生意本身是好的,可惜在萧氏的经营下竟然与那齐琊沾上关系。凭借这明里暗里的联系,他们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只是...”

  “只是,当底不是什么干净的钱,你是想要说这个吧。”卿因笑着补充道。这种依靠马匹发家致富的人,只有两种真的有可能达到大富的境地。

  第一种是依靠类似于京城或是江南之地的富饶,赚那些富贵闲人的银子,富人的时间充裕,有的是玩弄汗血宝马的心。另外一种则是赚类似于西南这种靠近邻国的钱,有冲突的地方就必须要有武器与军马,越是这种地方,马匹就会变得尤为昂贵。

  只要有一个渠道,再与买卖方都搞好关系,剩下的就是等金钱源源不断地进入口袋之中。

  “这萧氏表妹向来娇惯,自小到大倒是仗着自己的家庭优渥,做了不少不义之事。小夫人,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萧表妹与萧氏的事?”白嫦疑惑地问道,这安华殿下应当与萧依凝没有任何联系啊。

  卿因静笑不语。

  她也不必多说什么来解释,相信明日这件事情就会传回结果,到时候自己再当作笑话说与白嫦听也行。

  自己原先还在想做得是否有些过分,但现在想想这萧家以及这个萧家养出来的萧依凝,绝对是妥妥的报应。

  谁让她,要在自己面前侮辱自家那个腹黑老头。

  (https:////)

  :。:

看过《帝女令:本宫是厨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