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女令:本宫是厨神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得胜一场

第三百三十二章 得胜一场

  师徒三人,别扭尴尬了一下午。大概是南无倾一人觉得尴尬罢,她已经逾百年未见到陌生人。

  和他们俩说个话,她都觉得别扭。

  直至入夜,南无倾歇在简陋的床上。

  翻来覆去睡不着,数羊数星星数蚂蚁都不管用。她就是觉得怀里冷冷的,空虚得很。

  老丑猫荡歌没丢的时候,每天夜里她都是抱着那只丑猫睡。丑猫虽说丑,但是身上的味道倒是真的好闻。好似芙蕖一样的香味,从前南无倾总是吐槽它像个忸怩的小姑娘。

  虽说,这老丑猫是公的。

  真是越想越清醒。

  这荒山之上的几间房屋,大概是经年未修,外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大雨,里头就是点点滴滴的小雨。

  南无倾给自己的头顶施了一个防护术,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

  可是,姚馥与绥年倒是遭殃。

  南无倾听到他们窸窸窣窣的起床声,然后是雨水打在盆子里的声音。两人还笑,根本不会什么防护术,只能四处躲雨,放了一个又一个接水盆。

  直到深夜,那些恼人的声音才算是烟消云散。

  绥年两人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至于南无倾,则是骂骂咧咧地从他们的房间里走出,气呼呼地走到大门处望雨。

  心里狠狠地吐槽:俩废物,连个防护术都要本帝君亲自给你们施。

  姚馥醒的时候,只觉神清气爽,笑盈盈地起床梳洗,并没有发现屋顶上随着她苏醒而消失的防护术。她走到外头,才发现南无倾坐在大门口。

  此时的南无倾已经觉得自己的大脑开始恍惚,她又成功失眠了。

  自从丑橘猫消失之后,她已经连着失眠超过十日。

  本身,作为一个被世间之人臭骂的大魔帝,她是有能力不眠不休的。

  但是她偏不。

  她就要继续享受睡眠做梦的乐趣,长达百年,她都坚持每日入睡。可是她之前并未发现,她能够入睡的秘诀竟然是一只老丑猫身上的谜之香味。

  姚馥连叫了好几声,南无倾终于转过头来。

  “师尊,你失眠啦?”姚馥不可思议地看着南无倾那浓重的黑眼圈。

  可不是嘛?

  谁能相信这样一个怼天怼地、堪称杀人无数的魔帝,竟然会有这样邋遢虚弱的失眠场面。

  南无倾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快去叫那啥绥起来,本帝君现在就要出发去钟纱密林。要是他再晚一些,我就不带他出去玩了。”

  钟纱密林,传说中妖兽密集之地。

  不过这已是百年前的说法。百年前,一个魔帝随处涤荡妖魔仙宗,硬生生给钟纱密林开出一条道来。但凡是走在那条道上的修仙者,都不会受到附近妖兽的攻击。

  那个很随意很无聊的魔帝,就是南无倾本人。

  此时的她,相当无语,万万没想到自己百年前就能平山开道的钟纱密林。自家的小弟子,居然被连等级最低、攻击力最弱、爱好偷人类小孩牙齿的牙兽,给困住了。

  南无倾走到屋子外头,看着终于停雨的天空。

  风轻云淡,倒是一番好风景。

  然而,她很快意识到一件迫在眉睫之事。她,华谷魔帝,今日要如何去钟纱密林?

  遁地术?

  她转过身,警觉地看着两个弟子,见两人都是懵懵懂懂,她突然觉得心里七上八下,很是不安。

  她要怎样,才能心安理得地在这俩小朋友面前用遁地术?

  正所谓遁地术,乃是邪道术法一种,并不用多少灵力,主要依靠的是多方搜集而来的画阵材料。

  百年以前的她,随身携带着那些材料。可是,如今这个在华谷缩过无数载的小

  怂怂,身上半点丝毫材料都没有。

  她要到哪里挖刚死四十九天的坟土,去哪里找小鲛人的尾鳞,去哪里集罪大恶极之人的血

  哦,这个好像可以达成,自己咬破手指滴几滴就行了。

  呸,其它两样呢?

  “不行,”南无倾怒目圆瞪,原地打坐,指着眼前的两个弟子,撒泼道:“你俩,会不会御剑术啊?”

  绥年与姚馥相识一怔,不约而同地摇摇头。

  这种高阶的仙道术法,他们两个小白显然是没学。南无倾叹气,果然如她所想。

  其实,这御剑术,她其实也没法子使来着。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抬起头一本正经开嗓子骂:“奴岑,你这个千年王八羔子,只知道装嫩装傻骗小姑娘的混账东西———”

  “又怎么了?”

  传音术,很快传来奴岑无奈的声音。

  南无倾冷哼:“本帝君不去了,给本帝君把猫还回来。”

  紧接着,传来的是奴岑温润的笑声。许久,他佯装恍然大悟道:“我倒是忘了,扶清宗师早已抛弃仙道,不会用这最简单不过的御剑术。这般,借你辆云上乌篷。”

  这老小子,还真是毒舌到底。本书又名《泼皮一枝花的倒追笔记》。

  一道圣旨,京城女泼皮商柠,竟然成了堂堂康乐郡主。大泼皮很快就被奢华至极的郡主生活折服。

  她的新人生很快乐。

  某泼皮:听说佞臣特别想娶我,真害羞。

  此泼皮决定放弃神棍旧业,好好经营郡主形象。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某嚣张跋扈大佞臣,非得过来招惹她,挑衅寻事还告黑状,嘲讽互怼吃她豆腐。

  本想勾搭那个唇红齿白的娇软探花郎,没想到勾中了傲娇死洁癖的佞臣大灰狼,甩也甩不掉。

  商柠咒了一千遍:“苏衡大佞臣,出门撞南墙。”

  可是,啧,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且看,京城泼皮一枝花,沦为京城赖皮倒追一枝花。

  (商柠:咦,小点声,很丢人!)

  本书又名《泼皮一枝花的倒追笔记》。

  一道圣旨,京城女泼皮商柠,竟然成了堂堂康乐郡主。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她的新人生很快乐。

  此泼皮决定放弃神棍旧业,好好经营郡主形象。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某嚣张跋扈大佞臣,非得过来招惹她,挑衅寻事还告黑状,嘲讽互怼吃她豆腐。

  商柠咒了一千遍:“苏衡大灰狼,出门撞南墙。”

  啧,无奈此佞臣皮囊生得好,越看心越酥,口水直流。要不,委屈下自己拖个大灰狼回家?

  南无倾被请到清越做功法学的讲师。

  这一点,她自己倒是无惊无喜,算是早有所料。但是获知该消息的天下,大乱了。华谷第一魔帝,竟然成了清越的讲师,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个事实。

  大灰狼要给小白兔的崽子们讲课啦?

  南无倾,作为天下三大魔头之一,还真是受尽天下人的关注。她若是从那大坑里面走出来,就会出来一个新闻“大魔头为何屡屡做出此等试探之举?”,她若是在哪个小镇的面馆里面吃完面,就会出来这样一条,新闻“大魔头频频欺凌弱小,侠士究竟何日出头?”

  哦,大魔头还真是个流量很高的职业呢。

  但是无论天下新闻都么纷乱,南无倾还是拖着自己浩浩汤汤的行囊,来到清越的山上,开始了长长的一段教学生涯。不是她吹,不想当实验班班主任的老师不是好魔头。

  她接手的是三个性格各异的四个徒弟,分别是:、、、,这三个人,一个是从神医落画谷出来的绥年,绥不月,他天赋异禀,但是性

  :。:

看过《帝女令:本宫是厨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