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内胭脂铺 > 第456章 硬骨头(一更)

第456章 硬骨头(一更)

  天色转暗,远处林间老鸦嘎嘎,共享着一日的见闻。

  一行人下去了半山腰,各自转去马车和马上,不疾不徐往城里而去。

  江宁知府殷人离坐在马上,同身畔骑行的萧定晔道:“王公子这匹马,品相极好,世间罕见。怕是当今圣上身边,也不过一两匹。不知公子从何处得来?”

  萧定晔缓缓道:“只是友人相赠。”

  殷人离点了点头:“可见你这友人同你是真情谊,竟然舍得送出如此厚礼。”

  萧定晔唇角不由一勾,道:“确然是情谊深厚。”这可是猫儿的娘家人赠给他这位圣夫之礼,情谊能不厚重吗?

  殷人离收回目光,驭马越过前方浅坑,方续道:“王公子夫妇二人是在京城做买卖?”

  萧定晔模棱两可道:“时在京城,时在衢州,偶尔也去旁的州府瞧瞧。”

  “哦……”殷人离瞟他一眼:“王公子此番是从何而来?”

  萧定晔目光倏地打过去,见殷人离面上并无什么特别神情,便缓缓道:“三月份从衢州出发,一路各处查查铺子,前几日到了江宁……现下回衢州和上京之路皆在严查,大人可知是因何故?”

  殷人离淡淡道:“官府严查,通常便是捉拿要犯。就本官所知,上衢州和上京之路查的虽严,可寻常百姓只要不作奸犯科,并不会真被牵连。”

  萧定晔笑道:“虽说不怕被官府误捉,可总归太过耽搁时辰。做买卖之人,各个都是急性子。”

  殷人离细细看着他的神色,似笑非笑点点头。

  车厢里,殷夫人同对面的猫儿道:“画眉楼的妆品五年前凭空出世,与旁处全然不同。不知那位李东家是如何突然想出了这些独特之物?”

  猫儿抿嘴一笑,道:“李东家她……常常有些奇思妙想……”

  殷夫人点点头,道:“殷大人每年上京述职时,我偶尔也跟着他同行。兵部尚书李大人家的嫡女,我倒也见过几面,有些印象。我隐约记得,她颇有些跳脱顽皮……”

  她目光灼灼望向猫儿,续道:“李姑娘何时突然如此细腻,又学会了一手做胭脂的手艺?”

  猫儿心中立刻警醒:

  “……民女与李东家结识不过三两年,也是恰逢她缺银子,民女因缘际会投了两万两进去,占了些股份。

  至于她过往是何脾性,又从何处学来的胭脂手艺……民女与李东家身份有别,却不敢去四处打探。”

  殷夫人便缓缓点一点头,再不多言。

  众人一路前行,等进了城里,天已日暮。

  晚霞在天边拖着裙摆短暂的逶迤了几息,便倏地溜了下去,将硕大舞台留给了星子与皓月。

  几人先将李老夫人同青竹送到李家门前,殷夫人扒拉着车窗向路畔的青竹眨眨眼:“你好好陪阿娘,旁的事情莫操心,都有我。”

  青竹点点头,笑道:“你操心等于姐夫操心,但凡姐夫操心,诸事总没错。”

  殷夫人一笑,又同李老夫人道:“阿娘回去好好歇着,莫想东想西。明儿我带两个娃儿过来陪你。”

  李老夫人佯装厌弃道:“快莫来叨扰,我一个人清静。”

  又向青竹道:“明儿你也走,来了江宁半年多,你不要家了?我二女婿不着急啊?”当先往角门而去。

  殷夫人摇摇头,同青竹道:“你去守着阿娘,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情我都记得,你姐夫也知道。”

  青竹眸光闪烁,点点头,追着自家阿娘而去。

  车马马鞭一甩,马车继续前行,穿过一路的繁华,终于到了府衙门前。

  两位夫君站在马车边上,各自扶着自己夫人下马。

  殷氏夫妇作为主人家在前带路,猫儿和萧定晔跟在两人身后。

  猫儿有些惴惴,低声道:“你可觉着事情太过顺利?你我这般容易就进了府衙内宅……”

  萧定晔忙向她使个眼色,示意她莫说话,压低声道:“从现在开始,这附近每五步必藏着暗卫,暗中监视着你我。你行止小心,一切看我眼色行事,一旦不对,我断后你先走。”

  她点点头,一只手牵着他,一只手却已悄无声息的拔下髻上金簪,借着宽袖的掩盖,紧握在手中。

  侧门,垂花门,一处处的角门被诸人留在了身后。

  训练有素的下人恭敬守在各道门前,姿势规整的挑不出任何错来。

  殷夫人挽着自家夫君的手臂再迈进一道门,转头向着猫儿和萧定晔一笑,招招手:“快进来,天都黑了,谈完买卖只怕要到半夜。”

  猫儿掌心已濡湿,心中不由的烦躁忐忑。

  萧定晔安抚的捏捏她掌心。

  她长吁一口气,跟在他身畔,双双抬脚迈进门槛。

  眼前人影忽的晃动,只一瞬间,数位暗卫从天而降。

  萧定晔当即按压袖带暗器,袖中钢针似闪电般飞出,立时击倒一片暗卫。

  他大力将猫儿往门外一推,厉声喊道:“快走!”

  新补的暗卫已将萧定晔团团围住。

  猫儿压低身子转身便逃。

  身后立时有脚步声追来。

  她心知此番要逃开怕是极难,心下瞬间做好了两败俱伤的打算。

  只等身后的脚步声靠近时,她倏地踉跄跌倒,手中金簪毫不犹豫的往后刺去。

  一声闷哼声响起的同时,她的双臂钻心疼痛,嘎巴两响,两只膀子已软塌塌垂在身侧……

  四周漆黑,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霉气。

  猫儿被麻绳五花大绑栓在墙角。

  脱臼的双臂一开始还极痛,现下已发麻,觉不出那两根是自己的东西。

  仓室中只有她一人。

  萧定晔不知被关去了何处。

  在她被人卸了膀子、塞了嘴巴、五花大绑时,萧定晔在近三十人的围攻下没能逃开。

  逃亡路上,这不是她第一回被人绑成螃蟹。

  然而却是最丢脸的一回。

  以往最多她和萧定晔一人被捉,另一人保存着实力,想法子营救。

  这回却是两人双双被捉,分别关押,大大增加了逃跑难度。

  此时四处静悄悄,没有任何拷打之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门口,门锁哐当几声响,房门倏地被推开。

  亮光忽现,有人提着气死风灯进了仓室。

  猫儿被那灯光照的迷了眼,待看清来者,忙忙呼喊。

  声音透过口中塞满的巾帕传出来,只余压抑的轻轻“呜呜”声。

  来者是整日伴在殷夫人身畔的一位女管事,白日里还数回同猫儿说话逗趣。

  女管事蹲在猫儿面前,将她上上下下打量数回,一只手倏地探向她身后,往她手上用力一捏。

  手臂脱臼之痛如闪电般侵袭,冷汗立刻将猫儿鬓角打湿。

  女管事冷笑一声:“不错啊,小小年纪,是个硬骨头。”

  她将猫儿口中巾帕拽下,一只手举重若轻按去猫儿肩上,面无表情道:“说,你二人为何要冒充五皇子?”

  ……

  府衙一处监牢,萧定晔身上绳索已解,此时负手站在监牢里,纵然心中焦急万分,面上却显得一派云淡风轻。

  监牢里他进过成百上千回,均是以逼供人的身份。

  现下虽成了囚徒,却并不妨碍他洞悉逼供心理。

  不能嘴硬,嘴硬会激的行刑者越加疯狂。

  可也不能太过软弱。人一软弱,对方便想要逼出更多的情报,毒打依然少不了。

  监牢栅栏外,坐在椅上的殷人离缓缓一笑,道:“本官虽不知是何人选出你冒充五皇子,然而那人的眼光不错,你的心理素质过人,扮起皇子来,几乎要以假乱真。”

  萧定晔望着四旬出头的殷人离,倏地一笑,问道:“殷大人从何处瞧出来,我是冒充的五皇子?”

  殷人离并不说话,只向边上候着的长随使个眼色。

  长随转身离去,过了须臾,带了家中的女管事前来。

  殷人离问道:“他的女同伙可招了?”

  女管事低声道:“那女贼是个硬骨头,两根臂膀皆脱臼,却吆死不说话。”

  萧定晔听闻,脚下一个踉跄,面上立时失去了平静,扑上前抓住栅栏,望着殷人离吆牙切齿道:“有什么朝老子来,为难一个女子,算什么男人!”

  殷人离缓缓转头瞧向他,冷冷道:“在本官眼里,贼人不分男女。”

  他看着女管事,道:“先说说那女子的破绽。”

  女管事道:“她手中和脚掌皆是厚茧,比内宅的粗实丫头还不如。”

  殷人离点点头,转首望向萧定晔:“你年岁二十出头,与宫中四五皇子年岁相当。四皇子也做买卖,可巧本官去岁曾见过他。”

  他细细望着萧定晔神色,续道:“你冒充五皇子,破绽太多而不自知,迟早要掉脑袋。”

  “首先五皇子并未成亲,纵然成亲,断没有从粗使下人中选妃的道理。莫说皇家,便是普通富户,妾室也不至于粗手粗脚做粗活。”

  萧定晔心如刀绞。

  他紧吆牙关,竭力咽下喉间闷痛,低声道:“她确然是我正妻,她跟着我……受了极多苦。”

  他倏地抬眼望着殷人离:“殷大人在城中可是寻找了一位铁匠数月之久?”

  殷人离缓缓撇他一眼:“你以为本官捉拿你,又是因何原因?!”

  萧定晔立刻道:“你将我妻子送进来,否则便是你刀剑加身,也莫想从我口中问出一个字。”

  殷人离冷笑道:“本官逼供的法子有千千万,你以为本官会受你摆布?”

  萧定晔抬眼望着他半晌,摇摇头:“你不会。在未确定我究竟是不是五皇子之前,你不会动我。”

  殷人离冷冷往他半晌,转头向长随使个眼色。

  长随离去,监牢里重新恢复了寂静。

  殷人离从椅上起身,原地踱了个来回,转首灼灼望向萧定晔:“今年三月,衢州发生了何事,竟令官府发出了缉拿五皇子的缉令?”

  萧定晔冷着脸不说话。

  他理智的知道他该尽快开始同殷人离周旋,先确定殷人离是不是泰王的人。

  按理说,如果殷人离和泰王是一伙的,泰王在这个当口绝不会捉了殷人离的岳丈去。

  但是事实上,很多细节并不是他三哥去执行,下头的人行事,只讲求结果。他三哥极可能不知下头人捉了殷大人的岳丈。

  萧定晔没有确定殷人离身处哪个阵营,轻易不敢泄露更多信息。

  他本该趁着这个机会同殷人离套话,然而他满心想的都是方才那女管事的话:“那女贼是个硬骨头,两根臂膀皆脱臼,却吆死不说话……”

  他知道猫儿极能忍痛,尤其是敌人当前,她便是再痛,都不会发出声音。

  她几乎从来不干“仇者快、亲者痛”之事。

  他本该淡定、冷静,却终于忍无可忍,眼中杀机必现:“大人久居江湖,该看得出她身无武功。她对你夫妻无任何威胁,你二人行事却不留后路。死字怎么写,我知,大人可知?”

  殷人离看着他的狰狞神情,冷冷道:“你的第三处破绽,便是你太快显露了心绪。”

  萧定晔冷笑道:“若是殷夫人被人掳劫且虐待,你可能隐忍住心绪?”

  殷人离并不回答,面上似笑非笑:“你如此嘴硬,我便让你死了心。一月之前,宫里发下通告,五皇子在回京途中遭遇刺杀,伤重不治……”

  萧定晔倏地抬首,死死盯着他:“你……不可能,五皇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朝廷绝不可能下发此种通告。”

  殷人离冷冷道:“没错,你终于说对了一回。朝廷不见尸体不会发此通告。可既然发出,自然是确认了尸身。”

  萧定晔脚下一个踉跄,只觉脑中瞬间昏昏沉沉。

  若父皇、母后和祖母已经确认了他死,便说明随喜同三哥的周旋已经落败……

  ------题外话------

  先发一更,第二更下午送上。

  :。:

看过《大内胭脂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