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神话世界跑龙套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金蝉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金蝉子

  从法海记事起,他就知道,他的身体里有一个怪物。

  仿佛与生俱来般,这个怪物,一直在跟他抢夺身体的掌控权。

  法海很怕,于是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他的父母,可第二天,他的父母就死了。

  死得很蹊跷,衙门的仵作也查不出死因,但法海知道,是那个怪物杀死了他的父母!

  年幼的法海很伤心,也很愤怒,但更多的,却是绝望。

  他能怎么办呢?

  他太小了……

  小到他终于选择了认命。

  他不再反抗,不再拒绝,他默默的接受着怪物的吞噬。

  但在他十岁那年,事情忽然有了转机!

  那一天,依旧是灰暗的一天,吃过晚饭,法海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他很喜欢睡觉,因为睡觉就有可能做梦,而在梦中,他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

  很幸运,这一次,他又做梦了。

  他梦到了一位僧人。

  僧人身穿锦斓袈裟,头戴毗卢帽,手握九环锡杖,相貌堂堂,正气凛然。

  “你是谁?”法海弱弱的问了一句。

  僧人洒然一笑:“阿弥陀佛!贫僧金蝉子,法海,你可还记得我?”

  法海疑惑的摇摇头,他只见过游方的行脚僧,这么有气派的和尚还是第一次见。

  金蝉子自我介绍道:“贫僧乃是如来坐下二弟子,因为在师尊讲学时打瞌睡,轻慢佛法,故被贬下凡。

  师尊命我轮回十世,去西天求取真经,方才功德圆满。”

  “你是仙人?”

  法海一脸震惊,他年纪虽小,却也听过如来佛祖的威名。

  “没错,历经十世轮回,贫僧已将真经送予唐王,恢复真仙之身。”金蝉子含笑点头。

  法海倒头便拜,哭诉道:“求仙人救我……我……”

  “法海,我很清楚你的遭遇,但我却不能助你……天道无情,任何人,都不得胡乱插手阳间之事,否则纵然是真仙,也难逃魂飞魄散之局。”金蝉子默然摇头。

  “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法海心如死灰,颓然倒地,刚刚萌生的一丝希望之火瞬间就被掐灭,他弱小的心灵再一次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金蝉子看向法海,宣了个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法海,贫僧取经之时,你的前世曾对我有大恩。

  如今我已经位列仙班,需了却凡尘因果,所以我虽不能救你,却可送你一物,让你自救。”

  “自救?”法海茫然的抬头。

  “没错。”

  金蝉子点头,右手一挥,一个非金非木的大碗出现在手心:

  “我身上虽有仙宝,但你肉体凡胎,无法驱使,我便将此物送你吧。”

  “这是什么?”法海接过大碗,只觉得入手温热,心境似乎都祥和起来。

  “此物名叫紫金钵盂,乃是我第十世轮回时,唐太宗李世民送我在取经路上化缘之物。”

  金蝉子目中露出追忆之色:“但我那几个徒儿调皮得紧,用上此物的时候,却是少之又少。”

  “化……化缘?你是让我去要饭吗?”法海毕竟才十岁,有时难免会说出一些孩童之语。

  金蝉子笑着纠正道:“非也,紫金钵盂虽只是一件凡器,但随我一路西去,见识了无数妖魔鬼怪,已然通灵,你若修炼有成,将来它必可助你斩妖杀怪,除魔卫道。”

  “能……能杀死我身体里的怪物吗?”法海战战兢兢的问。

  “不在话下。”

  说到这里,金蝉子身形慢慢变得模糊:“一念生沧海,一念化桑田,法海,你有仙人之资,他日有缘,我们还会再见。”

  ………………

  梦到了这里,法海便醒了。

  初时他并没有往心里去,只当南柯一梦,笑耳徒增。

  但很快,他就呆住了。

  因为在他床边的桌子上,紫金钵盂正方方正正的摆在那里!

  法海很激动,但同时,他也很害怕。

  因为怪物就在他的身体里,他知道,怪物也会知道。

  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默默观察怪物的反应。

  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过了几天,一件令法海惊喜万分的事情发生了。

  怪物竟然停止了对他的吞噬!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从他有记忆以来,这是第一次在起床后,身体没有变得比前一天更虚弱。

  此刻他终于知道,金蝉子说的,都是真的,这只怪物,惧怕紫金钵盂,所以不敢再吞噬自己!(前文回顾,请点这里)

  法海欣喜若狂,急忙捧着紫金钵盂研究起来,这一研究,就是几十年……

  其间,出于对金蝉子的尊敬和爱戴,以及那句‘仙人之资’,法海也遁入了空门。

  由于幼年的经历,他嫉恶如仇,杀鬼灭妖,誓要斩尽一切异类!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对紫金钵盂的使用愈加纯熟,而他个人,也凭借一身强悍的法力成为了金山寺的主持。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

  法海花甲大寿之日,他终于彻底的参悟了紫金钵盂。

  他很欣慰,纵然金蝉子口中的仙缘未至,但这一世,潇洒自在,也就够了。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参悟透紫金钵盂的当晚,怪物又出现了。

  不过此时的法海,却不是当日的吴下阿蒙,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手持紫金钵盂,誓要与这个折磨他一生的怪物拼个你死我活!

  但很快,法海就发现一件绝望的事。

  他根本找不到攻击的对象。

  怪物就隐藏在他的身体里,难道要对着身体攻击吗?

  同归于尽?

  不!

  他不甘心!

  若是五十年前,他会毫不犹豫,但如今,他绝不会轻易自杀。

  他相信金蝉子不会骗他,他相信一定还有办法!

  可怪物却不会给他太多时间,短短几年,就把他的意识吞噬了大半。

  而法海,每天清醒的时间,也只剩下了短短的一炷香。

  但他还是没有放弃,他用全身法力苦守着灵台最后一丝清明。

  他在等,等紫金钵盂救他!

  又一次,清醒了一炷香时间的法海,在对怪物无穷无尽的怨恨中陷入了沉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法海醒了。

  他感觉自己正躺在地上,手中的钵盂依旧温热。

  接着他默默感受了一下全身。

  不见了。

  怪物不见了!

  他知道,一定是钵盂赶走了怪物。

  自由了,从此自由了!

  他猛的睁开双眼,他想要长啸一声。

  但很快,他就按耐住了这个冲动。

  因为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大殿,殿内除了他,还有四个人。

  不,他们都不是人!

  五浊已空?妖魔现世?

  法海又惊又怒,但怪物们没有给时间生气,其中一男一女两只怪物,已经打开了大殿正门,似乎准备逃跑!

  法海举起紫金钵盂就砸了过去:“妖魔鬼怪,通通要死!”

  :。:

看过《我在神话世界跑龙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