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隋末唐初剑侠录 > 四百四十七:归故里,京城传喜迅

四百四十七:归故里,京城传喜迅

  第二天的早晨,段无极与铁牛早早地就起来了,两个人收拾好东西,牵出马来刚要走。

  长平王父子带领所有的将官送了出来。

  段无极见了笑道:“各位,别送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各位,你们还是留步吧!

  我们哥儿俩走了,若有机缘的话,咱们以后再相会吧!”

  说完,俩个人翻身上马,朝着众人拱了手走,立刻打马直奔家乡跑来。

  这隋军的大营离那太原府并不怎么远,两个人快马加鞭,不到两天的时间,两个人就赶到家乡了。

  在段家集的岔路口,俩个人都勒住了战马。

  铁牛笑呵呵地说:“兄弟,这次出门儿,我这银子那是也没花了多少呀!

  我这叫不赔不赚呀!”

  段无极听了笑道:“你是不陪不赚,我是赚点儿有现呀!

  走的时侯我带了七百两银子,回来的时侯还有两千多两呀!

  铁牛哥哥,咱们各自回家去吧,咱们好好地休息休息,过个几天咱们再相聚吧!”

  “哎!我说兄弟,你说那老王爷在皇帝面前推荐的话,那老皇帝能给咱们点儿什么好处呀!”

  “铁牛哥哥,这个咱们就别指望了,报的希望越大的话,到时侯失望就越大呀!

  铁牛哥哥,你就当没这么回子事儿就得了,爱咋地咋地吧!

  反正也不需要咱们往外拿什么东西,这就行了呗。”

  说完,俩个人各自打马回家去了。

  段无极回到家中,家中的长工立刻跑了过来,赶紧把马匹牵到了养牲口的那个院子去了。

  大棍、弓箭等兵器也给他拿到西厢房里去了。

  一见段无极回来了,段延庆领着一家人接了出来。

  柳菜花望着段无极说:“小子,你们可真能玩儿啊!

  这一出去就是一个多月,是不是把银子都花完了才跑回来了。”

  段无极听了摇了摇头。

  “娘,我去的时侯带着七百两银子,这紧花慢花的,到现在还剩下了二千来两呀!”

  “啊?越花越多呀!这个谁信呀!”

  段延庆听了笑呵呵地说:“你们不信拉倒,这事儿放正我信。

  这无极出门,哪回不是剩回来好多的银子呀!

  这个也没有什么稀罕的!

  小子,走吧,咱们进屋去吧!”

  说着,一家人都先后进屋去了,到了屋里,段延庆望着段无极问道:“无极呀!这次出去玩的开心不?”

  “开心,怎么不开心呢!”

  段无极进了屋子,把自己的那个小包袱解下来往炕上一扔,然后顺势就躺在了炕上!

  柳菜花望着这个小包袱说:“你不是又你挣回来了银子了么,我倒底看看有没有吧。

  小子,你可不能欺骗老娘呀!

  哎呦!还挺沉的么!”

  说着,柳菜花把包袱打了开来,里边除了几件脏衣裳外,剩下的全是银子呀。

  柳菜花见了笑道:“嗬!还真不少呀!

  小子,你并没有说慌,还真有不少的银子呢!

  小子,你这次门出的可真值是呀!

  竟然还真带回银子来了。”

  段无极听了笑道:“娘啊!你说什么时侯我说过谎呀!

  收起来吧!”

  段延庆把银子提溜起来拿走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说了一会儿一闲话儿,段无极一会儿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段无极没事儿在家一待就是一个多月呀!

  这期间也没有什么事儿,段无极整日整夜地加紧练功呀!

  时间一长,这段无极早就把这次外出的事儿抛到脑后去了。

  这天上午,段无板长跑归来刚吃了点儿早饭,正在屋子里跟一家人说闲话呢,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罗鼓声,接着唢呐也响起来了。

  段无极听了一愣。

  “这是那家儿办喜事儿呢?怎么这么热闹呀!”

  那锣鼓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自己的家门口儿了。

  段延庆听了笑道:“我怎么觉得那敲锣打鼓的人是来到咱们的家门口儿来了呢!

  走吧,咱们出去看看去吧。”

  这一家人听段延庆这么一说,立刻起身都到大门口儿走来了,到大门口一看,几个差役正在大门口儿贴对联呢!

  上联写着:家有孝子安家国泰,下联写着:兹母贤父定国忠良。

  段延庆见了笑道:“这又不过年,贴什么对联呀!

  你们是不是你们贴错了人家儿了吧?”

  “段老爷子,我们怎么会贴错了,我们从那京师赶了过来的,这个事儿能错的了么!

  那俩个差役是咱们本地县衙里的差役,这还能错的了么!

  一会儿那钦差大人与那知府和知县大人他们就都过来了。

  现在他们可能正在那段家集呢,我想一会儿他们就会过来了。”

  “是么!那各位差爷,你们给我们家贴这副对联是什么意思呢?”

  “段大老爷,你有所不知呀,我们家大人俸皇帝的圣命,前来给你们家送匾额来了。”

  “噢?你们给我们家送的什么匾呀?

  我们家又没有做什么好事儿,皇上为什么给我们家送什么匾呀!

  这真是莫名其妙呀!”

  “唉呦!段老爷,你老可别那么说呀!

  没做什么事儿!没做什么事儿那老皇帝能派人给你们家送匾额吗!

  段老爷,你可知道这可是多大的荣光吗?

  这个遍额多少文武大臣都想着要呢,为什么单单地给你们家送来呢!”

  段延庆听了一拍脑袋。

  “唉!你看我这脑子,真是不够用了,我们家要是能得到那皇帝的匾额的话,一定是那无极对国家做出了什么贡献了吧!

  否则的话,那皇帝能给我们家送匾额吗!

  唉呦!真是老了,脑子不够用了,怎么连这个问题也想不明白呀!

  真是笨死我了!”

  柳菜花听了一住抓住了段无极说:“小子,这次出去你倒底做了什么事儿了,竟能得到那老皇帝的如此待遇呀?

  回家这么长的时间了,你也从没有只字提过呀。

  你个臭小子,这真是茶壶里煮饺子,肚子里有数儿呀!”

  段无极听了一笑。

  “娘,没什么,我们哥儿俩出去后,不就是灭了几座山寨么!

  这么点儿小事儿,有什么可以说的呀!”

  “啊?这皇帝都派人送匾额来了,这个还是小事儿么?

  瞧你小子说的!”

  正在这时,一阵尘土升起来了,十几匹马飞驰地跑了过来。

  那贴对联的差役一看,大声地说:“我们的钦差大人他们过来了。”

  段无极一看,只见那邱天豹骑着马走在中间,左边是那太愿府的知府大人,右边是那知县大人。

  后边还跟着十几个随从。

  那铁牛父子骑着马匹也跟了过来。

  段无极一看可高兴坏了,离着大老远地就高声喊道:“邱大哥,多日不见,你怎么来了。”

  邱天豹一听段无极喊自己,连忙一个劲地往前催马呀!

  赶到跟前,那邱天豹连忙从马上跳了下来!

  “兄弟,多日不见,真想你呀!

  兄弟,最近可好呀!”

  “好、好、一切都好!邱大哥,老王爷好么?”

  “好,他没什么事儿,一切都挺好的。

  兄弟,我这次奉皇上之命,特意来给你们两家送遍额来了。”

  “是么,那赶紧屋子里请吧!”

  说着,段无极连忙把这些人往院子里边让呀!

  进了院子,这些人把马匹拴在了院子里的树上,跟着段延庆一家人直奔屋里走了进来。

  进了屋子后,段延庆一家人那是紧招待呀!

  邱天豹大声地对跟来的几个人说:“还不赶紧把那大匾抬进来。”

  跟来的几个随从听了,立刻走了出去,时间不大,一块大匾额就被四个人抬了进来。

  大家一看,只见这大匾额可太漂亮了,大匾上写着几个大字,“贤良之家”四个大字。

  大匾上还用着老皇帝的印章呢。

  段延庆一家人一见可乐坏了,能得到朝庭的一块匾额那是多大的荣耀呀!

  邱天豹笑呵呵地说:“大叔,大婶,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老皇帝下召,封老婶为二品夫人,从今后再见那官府的人员的话,再也用不着下跪了。

  老叔,皇帝有命,亲封你贤德乡绅,你们家从此再也不用交粮纳税了,老叔,你们家就过好日子吧。”

  说着,邱天豹把圣旨拿了出来并亲手交给了段延庆。

  “老叔,这就是那圣旨,你们就收藏起来吧!”

  段延庆高高兴兴地把那圣旨收了起来,对众人说:“今天我们家这也算一大喜事,你们都别走了,一会儿在我们家吃饭吧!”

  邱天豹听了呵呵一笑。

  “老叔,今天我俸圣命而来,不得在你们这儿吃饭,一旦哪个小人给我报上去的话,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以后咱们父儿们在一块儿聚吧!以后时间还长呢,今日就不打挠你们了。

  老叔,我那京城事儿还多,我看咱们以后再聚吧!

  老叔、兄弟,那我就告辞了。”

  说完,邱天豹带着领来的人们起身要走。

  段延庆一看没办法,只好起身带领一家人送了出来。

  那邱天豹带领着他带领来的十几个人上马来了。

  直到走没了影子,那段延庆才又带着一家人重新回来了。

  :。:

看过《隋末唐初剑侠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