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一章 人不狠,站不稳

第一章 人不狠,站不稳

  农五月天已经十分的炎热,一整天熬下来,只有到傍晚才会让人感觉凉爽一点。

  刘恒一个人呆呆木木的坐在一棵大树底下,双眼直勾勾的望着西方天际上染红一片的火烧云。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天,看来是回不去了,是该接受这一切了。”刘恒喃喃自语。

  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刘恒无法解释。

  原本他是一个二十一世纪图书馆的管理员,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大明朝,附身在一名萨尔浒战败逃出辽东的兵匪身上,成为了一名流匪。

  附身时,同样得到了该身体的记忆,大致明白了自己身处的身份环境。

  前身是一个老实人,却有着一具可以称得上是虎背熊腰的身体,明明可以做到欺负别人,却因为从小就老实,常常被别人欺负。

  夕阳西下,眼见日头渐渐西沉,刘恒吐掉嘴里发涩的草根,从地上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一步一晃的朝营地走去。

  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营地里会放饭,每一次刘恒都掐着点过去,一顿都没落下过,即便如此,这五天下来,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从没有吃过一顿饱饭。

  熟门熟路的来到后营伙房,伙夫的周围已经围满了讨吃的的流寇。

  刘恒仗着自己健壮的身体挤到伙夫的跟前。

  伙夫看都没看,随手抓起一块巴掌大小的饼子,又盛一碗野菜汤递给他。

  刘恒接过来后并没有走,而是说道:“还差一块饼子。”

  普通流寇每顿饭只有一块野菜饼子,小头目级别有两块,刘恒的前身是辽东出来的老人,又做过边军,加上身体健壮,担了一个小头目的位置。

  “就一块饼子,爱要不要,赶紧滚一边去,没空跟你废话。”伙夫仗着自己是上一任营头的族兄,欺负刘恒老实,一直以来都只给一块饼子,剩下的那一块自然自己藏起来。

  这事搁在刘恒前身肯定忍了,不愿意招惹麻烦,就是之前的刘恒因为还未完全接受自己来到大明朝的现实,人还浑浑噩噩的,也懒得去争辩。

  可现在不一样,既然决定接受这一切,那该属于他的东西,别人一分一厘也别想拿走,他的灵魂可不是曾经那个不愿意惹事的老实人。

  流寇营中,不是你欺我就是我欺你,要转变别人眼中的老实人形象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立威,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刘恒抡圆了胳膊,手中盛野菜汤的土陶碗重重砸在那伙夫的头上。

  啪……土陶碗在伙夫脑袋上碎裂成好几块,野菜汤顺着脑门滴淌下来,中间还混杂着几缕血丝。

  原本闹闹哄哄的流寇们徒然安静了下来。

  刘恒空下来的那只手一把薅住那伙夫脖领子,同时一块碎碗片顶在脖子上,恶狠狠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伙夫被刘恒突然一击揍蒙,这时看到刘恒阴冷的目光,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身体不由的一哆嗦,结巴着道:“是,是……还差一块饼子。”

  “什么?再说一遍?”

  “两块,差两块。”

  “我还是没听清楚,再给你一次重新整理语言的机会。”说着,刘恒手中的碎碗片顶破伙夫脖子上的皮肤,鲜血顺着碎碗片留了下来。

  “三块,三块饼子。”那伙夫快哭了道,“再多真的没有了。”

  刘恒感觉差不多了,松开伙夫衣领,道:“拿来。”

  伙夫不敢不给,他那位同族营头在攻打王家庄的时候死在了王家庄,如今没了后台,面对突然强横起来的刘恒,一时间居然被吓住了。

  待刘恒离开后,伙夫马老瘸望着逐渐挤出人群的背影,露出一抹怨毒的目光。

  背对着的刘恒自然没有看到。

  他手中拿着四块饼子,重新盛了一碗野菜汤,找到一处人少的地方蹲坐地上吃了起来。

  饼子干硬难咽,野菜汤也是苦涩难喝,不过这些能够填饱肚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饱过的刘恒大口吞咽着。

  吃掉两块饼子喝了大半碗野菜汤,有了七八分饱,刘恒吃东西的速度才放慢下来。

  “哟,这不是刘大木头吗?”

  随着话音落下,刘恒放在身前的土陶碗被人一脚踢翻,脆弱的土陶碗干脆碎成几瓣,碗里剩余的野菜汤流了一地。

  刘恒拿眼瞥了一眼踢倒他碗的那人,眼睛微微一眯。

  他知道这人叫郑大秋,平时跟在前任营头身边狐假虎威,经常以取笑刘恒的前身为乐。

  刘恒向来对此人没有好感,又见此人身边带着好几个手下,便没有理会。

  郑大秋却没想要放过刘恒,俯下身,左手一勾刘恒的下巴,右手在刘恒脸上拍了两下,大笑道:“哈哈,生气了,我们的刘大木头生气了。”

  边上的几个流寇附和着哈哈大笑起来。

  砰……就在郑大秋大笑的时候,刘恒趁其不备一拳怼在郑大秋的脸上,直接把郑大秋掀翻一个跟头。

  趁其病要其命。

  刘恒一跃骑在郑大秋的身上,拳头像不要钱一样落下来。

  边上的几名流寇没有想到他们眼中的好欺负的刘大木头居然会先动手,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们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朝刘恒拥过去,想要把郑大秋从他身下救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恒手里抓着一块碎陶片顶在了郑大秋脖子上,另一只手牢牢的箍住郑大秋的双臂。

  “别动,谁在往前一步我现在就弄死他。”

  “都给我上,今天我一定要弄死他!”终于有机会说话的郑大秋疯狂叫嚷。

  从来都是他欺负刘恒,这一次却反被他瞧不起的刘恒给揍了,这让他心中恨意难消,只想要弄死刘恒才能解心头之恨。

  “闭嘴,再说话我现在就弄死你!”刘恒恶狠狠的道,手里的碎陶片往郑大秋脖子上顶了一下,刺破了郑大秋脖子上的皮肤,鲜血流了出来。

  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和陶瓷片的冰凉让郑大秋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刘恒劫持了。

  想到这里,郑大秋两条腿顿时软了下来,结巴着说道:“你,你别乱来,杀了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刘恒听后,嗤之以鼻。

  这样的威胁威胁苍白无力,他根本不以为意。

  “刘头,我来了。”随着话音落下,一名手持木矛的流寇来到了刘恒的跟前。

  “站我后面来。”刘恒对那流寇说道。

  刘恒知道这人叫杨远,也是他手底下唯一一名愿意听他吩咐的手下。

  嗒嗒,嗒嗒……一阵马蹄声忽然传来,并且声音越来越近。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散开!”马蹄声停下来,一道粗狂的声音传了过来。

  刘恒侧头用余光瞄了一眼。

  来人骑在马背上,头顶铁盔,身上穿着双排扣的棉甲。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