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章 矛盾激升

第三章 矛盾激升

  来到这个乱世,刘恒本已认命,只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离开这支流寇军,想办法逃去澳门,将来就算大明被异族统治,他也能保全自身,而且凭他通晓未来几百年的历史走向,未必不能闯出一番事业。

  可现在要让他当什么后营的营头,他是万分不愿意,这个时代的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未来几十年的惨烈世道,之后又是二百多年的奴性统治。

  熟知明末一段历史的他很清楚,万历年间的流寇是没有前途的,只有到了崇祯朝才会有短暂的辉煌,短暂到还未来得及品尝胜利果实就成了别家的奴才。

  见刘恒久久不语,李树衡说道:“我不知道你担心什么,可如今世道混乱,只有手中的力量越强大咱们才会越安全。”

  听到此言,刘恒一惊,他发现自己想偏了。

  只想着逃去澳门,却忘记了这是大明万历年间,不像几百年后,一张飞机票几个小时就可以到澳门,如今想要从大明的北方赶去澳门,不说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也不会轻松多少。

  要知道这个年头,一个伤寒感冒就能取走一个人的性命。

  一旁的陈寻平说道:“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你要是当上了后营营头,咱们就有两个营在手,到时候完全可以像左右二营一样,连石云虎都要忌惮咱们三分。”

  犹豫了片刻,刘恒决定暂时放下去澳门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还是现实一些,争一争后营的营头位置,有了这个位置护身,起码在明军围剿之前他是安全的。

  决定已下,他道:“树衡哥,能不能详细说一下这个后营营头我该如何去争?”

  见刘恒同意,李树衡笑着说道:“放心,你和郑大秋之间的争夺很简单,如今大军缺粮,石云虎和我们几个营头共同商议之下,决定要你和郑大秋在十天之内,谁弄来的粮食多,谁便是后营大当家。”

  “什么时候开始?”刘恒问了一句,既然他要争一争,自然彻底要弄清楚,才好制定计划。

  李树衡说道:“明天算是第一天。”

  刘恒瞅了一眼李树衡,发现对方目光躲闪,马上明白,恐怕李树衡已经打着他的旗号替他应下争夺后营营头的事情。

  对于李树衡的私自做主,刘恒并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这本就是一件好事,换做任何人都会先答应下来。

  既然决定争一争这个后营营头的位置,刘恒便认真起来,考虑着如何弄来粮食,毕竟粮食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

  思虑半晌,他想到了一个主意,最适合还没有什么实力的他,便说道:“树衡哥,明日你派一些人去周围打探打探,哪个庄子最富裕,哪个庄子的主家最苛待佃户。”

  李树衡应道:“这个容易,明日我就派探子出去打探,不过打听这些做什么?不如找一个小庄子掠夺一番,凭弓手营的这些人马差不多够用了。”

  刘恒微微一摇头,他道:“郑大秋有石大柜的中军营支持,能够调动的人马肯定比咱们多,攻打小庄子的话,就算弄来一些粮食也难以超过郑大秋,咱们只能兵行险着,尽量去攻打一些大庄子。”

  “不行,绝对不行,太危险了。”李树衡摇头拒绝道,“大庄子的武备防御远比小庄子强,你忘了上次攻打王家庄的教训了。”

  刘恒当然记得,王家庄一战是他们这一支流寇大军第一次惨败,那一战死了一个营头,也正因为那一战的惨败,石云虎大柜的位置受到了质疑,各营开始出现不稳,首先表达不满的就是左营大当家吴瞎子和右营大当家周黑脸。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犹豫了一下,刘恒还是把自己的主意说了一遍,并且告诉他们一定要保密。

  李树衡沉思片刻,便道:“就按你说的办,我和寻平两个人都会配合你,不过你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当初同一个堡子出来的乡亲,就只剩下咱们三个了。”

  刘恒重重的点了点头。

  肉吃完,事情也商量好,刘恒决定连夜返回后营,只有回到后营,才方便拉拢后营的那些流寇。

  在他的计划里,单单靠弓手营的人马还是少了一些,后营暂缺营头,正好方便他拉拢营中的几个小头目和普通流寇。

  回到后营,刘恒和杨远经过后营营头大帐的时候,他发现营帐的帐帘被人掀开,并且卷了起来。

  见状,刘恒脚步慢下来,最后停在了大帐的前面,没有注意到的杨远险些撞上他。

  “刘头,怎么了?”杨远见刘恒停下,不解的道。

  刘恒抬手一指身前的营帐,道:“今晚咱们就睡这里。”

  杨远面露惊色,道:“这可是营头的大帐,咱们没有资格住进去。”

  “怕什么。”刘恒嘴角微微朝上一勾,道,“如今营头已死,我又争这个位置,住进这里,就是让其他人看一看,能住进营头大帐,坐上后营营头,不止他郑大秋一人,还有我。”

  还有一点他没有对杨远解释,以前的他为人太过老实,后营绝大多数流寇都看不起他,虽然昨天收拾了伙夫马老瘸一顿,又和郑大秋动了一次手,可时间太短,在别人心中老实人的印象没有那么容易消除,而住进营头大帐,也是进一步改变后营的其他人对他固定下来的老实人形象,同时也表明争夺后营营头的态度。

  一营营头的大帐比普通流寇睡觉的地方强多了,帐中有木板搭建的木床,上面铺着兽皮毯子,不像普通的流寇,只能睡在干草上。

  床铺上的毯子被刘恒扯下来丢给了杨远,他自己直接躺在了木板上。

  慢慢的,两个人全都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刘恒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东西踢他,懒懒的睁开双眼,却见到郑大秋正一脸冷笑着盯着自己。

  刘恒猛地坐了起来。

  这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哈哈,来之前我还怕你逃去弓手营那里,没想到你胆子不小,还敢留在后营。”郑大秋冷笑一声,拔出手中刀,刀尖指向了刘恒。

  面对明晃晃的刀尖,刘恒心尖跟着一颤,寒毛一根根立了起来,残留的那一点睡意一扫而空。

  说不怕,那是假的,换做谁刚睡醒便被刀尖指着也要惊奇一身冷汗。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