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章 天不随人愿

第四章 天不随人愿

  见郑大秋眼底流露出来的杀机,刘恒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要杀我?”刘恒强压住心底的害怕道,“别忘了,你还不是营头,和我一样不过是个小头目。”

  “你也配和我相提并论。”郑大秋讥讽道,“我背后有石大柜支持,凭你也想跟我争后营,今日杀了你我就是后营营头,我看今后谁还敢与我争!”

  刘恒知道,没有意外的话这一次他在劫难逃了。

  帐内除了郑大秋之外还有五名流寇在营帐里,其中两名流寇制服住杨远,另外三名流寇堵住了帐门。

  帐内的冲突引来了大帐附近流寇的关注,纷纷围到了帐门外,而且越聚越多,渐渐再帐门门前聚集了好几圈的流寇。

  这些汇聚过来的流寇全都站在帐外,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帐内,哪怕另外几个后营小头目也是一样,没有人掺和双方的争斗。

  刘恒心头一沉,他没想到郑大秋如此胆大包天,众目睽睽之下就敢来杀他。

  “郑大秋,我背后有弓手营在,你要是杀了我,就不怕弓手营的人找你算账!”这个时候,刘恒只能寄希望于弓手营能够让对方忌惮。

  “不用吓唬我。”郑大秋冷笑道,“等我坐上后营营头,背后又有石大柜支持,你以为我还会怕弓手营的那个李树衡。”

  刘恒暗咬嘴唇,心道,恐怕他将是第一个只停留如此短暂时间便被杀掉的穿越者,也不知道死后还能不能穿越回去,继续做他的图书馆管理员。

  郑大秋冷笑道:“原本还想让你多活两天,等我坐稳营头位置后便找个由头杀你,可没想到你居然要和我争后营营头,还拉拢了左右二营两位营头帮你,既然如此,那就留不得你。记住,死了以后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得罪我,和我争后营营头。”

  说到这里,郑大秋双手举起了刀,高高举起。

  见状,帐外一阵骚动。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有人冷声说道:“郑大秋,你的刀敢落下去我保证你活不过片刻。”

  “谁他娘的在威胁老子,不想活了。”郑大秋抡刀的胳膊停下来,面带怒色的侧身回过头看向身后。

  刚看了一眼,他脸色徒然大变,手中刀作势就要往下砍。

  “别动。”陈寻平冷声道,“再动一下我的箭马上射出去,不信你可以试试,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箭快。”

  郑大秋的刀停留半空,脸色难看的道:“陈寻平,这是我们后营的事情,轮不到你们弓手营来管。”

  “后营的事确实轮不到我们弓手营管。”陈寻平冷声说道,“可你要杀的人是我兄弟,那就关我的事了。”

  郑大秋阴着脸说道:“这么说你们弓手营要插手我们后营的事情了?”

  “呸,你算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能代表后营了。”陈寻平毫不客气奚落道。

  郑大秋脸上阴沉密布,瞅了一眼刘恒,最后一咬牙,他道:“好,好,算你运气好,咱们走!”

  临走之前郑大秋恶狠狠的瞪了陈寻平一眼,这才带人离开了营帐。

  等到郑大秋背影彻底消失,刘恒长吁一口气,发觉自己后背湿了一大片,凉风一过,一片阴凉。

  “没事吧!”陈寻平快步来到刘恒跟前,“幸亏我来得及时,刚刚太危险了。”

  刘恒挤出一丝笑容道:“幸亏你及时赶到,再晚来一会儿,恐怕杨远就要尿裤子了。”

  一旁的杨远听到这话翻了翻白眼,不过心中确实一阵后怕。

  刘恒又道:“刚才怎么没有留下郑大秋他们,既然已经撕破脸,不如趁机杀了他以绝后患。”

  圣母白莲花当不得,既然郑大秋已经要杀他,有机会的话刘恒自然也不会放过郑大秋。

  陈寻平摇头道:“郑大秋是石云虎挑选的后营营头,不好动他,而且刚才情况危急,你和郑大秋之间距离又太近,虽说我能射杀他,可万一他剩下一口气没死,很有可能拉上你一起上路。”

  说了几句话后,刘恒感觉自己心中平静许多,起码两条腿不再哆嗦,便从床板上站起身。

  “对了,你让我准备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帐外。”说着,陈寻平回手指向营帐门外。

  刘恒目光随之看过去,就见营帐外面站着好几名弓手营的人,脚边放着几个大箩筐,上面用布遮盖住,露出来的地方,可以清楚的看到是一张张饼子。

  “辛苦了,二哥。”

  刘恒明白,陈寻平能够在清晨就把如此多的饼子凑齐带过来,一定忙活了大半个晚上。

  “你我兄弟之间用不着说这些。”陈寻平说道,“既然郑大秋已经和你撕破脸,这次没有杀成肯定还会有下次,你身边要多一些人保护才行,这一次我从弓手营带来的人就暂时跟着你。”

  刘恒笑道:“后营自打上任营头一死,粮食便一直短缺,平时营中的兄弟最多吃个半饱,二哥你带来这么多饼子,足够让后营大部分人被我收买,到时候郑大秋再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机会了。”

  “那就好。”陈寻平道,“哪怕后营里有一半人能听你的,郑大秋便没有机会动你。”

  刘恒点了点头,旋即对杨远说道:“趁现在后营大部分人都在营帐外,你去和他们说,凡是愿意跟着我的,我刘恒保证不会再让兄弟们饿肚子,每个人都有饼子吃。记得把箩筐上的布都扯掉,让他们看看,咱们不缺吃食。”

  “好咧!我这就去。”杨远答应一声,转身朝营帐外走去。

  本来这件事刘恒知道自己亲自出面最合适,可现在两条腿还有些发软,担心会在众人面前露了怯。

  时间不长,杨远黑着脸走了回来。

  “怎么了?”刘恒心头一沉,意识到出了问题。

  “刘头,后营的那些人恐怕很难拉拢过来了。”

  “不应该呀!”刘恒皱起了眉头。

  杨远苦着脸说道:“那些人认定后营的营头将会是郑大秋,害怕跟了刘头你将来会被郑大秋清算。”

  刘恒一屁股跌坐在床板上,没有想到辛苦一场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设计争夺后营营头的一切谋划都要足够的人才能施展,现在没有后营的人支持,只靠弓手营那百十来号人,与他所想相差甚远,人手根本不够用。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