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章 庄外有流寇

第八章 庄外有流寇

  郑家庄是方圆十几里内少有的大庄子,庄子里有自己的庄丁护卫,内里住着有一位姓郑的老爷。

  此人祖上曾出过举人,几十年两代人发展下来,如今郑家庄的田地都成了这位郑老爷家的田地,庄子里面的农户也都是他郑老爷家的佃农。

  郑家庄外西侧不足三里远的地方有一片细长的林子,挨着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条大河,天热的时候林子里面特别的阴凉。

  弓手营的人先一步来到这片林子里,驱赶走一些来林子里砍柴的郑家庄佃户,占据了这一片林子。

  不久之后,刘恒带着他训练出来的几百新兵,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林子里。

  过后不久,他又带人偷偷从林子里面退出来,远远绕上一圈,再从郑家庄庄口的大路上大摇大摆走过去,重新进入林子里面。

  如此走过几次之后,直到夕阳如血,西方的天空在意红彤彤一片,才停下来。

  一股股流匪从郑家庄庄外经过,庄子里早已风声鹤唳。

  庄子里的人知道庄子外面来了好多的流匪,全都藏在庄子西面的林子里面。

  庄丁头子肖虎神色不安的来到了郑老爷的书房里。

  和炎热的屋外相比,书房内清凉舒适。

  书房里面分开摆放了六七个铜盆,里面的冰块正在慢慢融化,无时无刻都在散发凉气,让屋子里的温度降下来。

  坐在上首位置的是个半百老者,胸前的衣襟敞开,手里端着盖碗,两旁各站一名侍女,手中拿扇子正在缓缓扇动,稍远一点站着管家佘福。

  “老爷。”肖虎一进屋便先朝上首的老者施礼。

  “肖虎啊!”郑老爷放下手中盖碗,问道,“你这急匆匆的过来是有什么事吗?管家,去把门关上,屋里好不容易积攒点凉气都散出去了。”

  鼻下挂有两撇小胡子的佘管家往门口走过去,合上了书房的房门。

  肖虎面露忧色的说道:“回禀老爷,咱们郑家庄西面的林子里藏了不少人,据庄子里去过那片林子的庄户说,里面住进了一群流匪,人数超过千人。”

  “笑话,我郑家庄庄丁上百,又有庄墙环绕,易守难攻,贼寇敢来那就是找死。”郑老爷不以为意的说道,“无非是天气太热,那些从了贼的贱民想躲进林子里面乘凉,不妨事,不必理会。”

  关好屋门退回来的佘管家站在一旁说道:“老爷,咱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最近有一伙流寇盘踞在咱们县境内,前不久攻打过距离咱们三十里外的王家庄。”

  “不妨事。”郑老爷一摆手道,“不过是一伙从了贼的贱民,王家庄不也没被他们打破,反而是这伙流匪吃了亏,同样,我郑家庄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好了,没什么事肖虎你下去吧,去巡视一下庄子,别让那些佃户们偷懒。”

  肖虎无奈,只好退出书房。

  ……

  林子里的刘恒看着天色一点点黑下来,他说道:“时辰差不多了,树衡哥,我先带人出去,你们在林子里等我信号,随时准备点亮火把。”

  李树衡笑着保证道:“放心去吧,我保证这一片林子从头到尾都有咱们的人举起火把。”

  刘恒点了点头,带上他训练的三百流民新兵从林子里走了出去。

  三百流民新兵排成三行队伍,人人手中拿着木矛,立在身侧。

  整支队伍寂静无声,沉默的好像长在地上的桦树笔直挺拔,仿佛又是傲立在大地的磐石,带着厚重的压迫感。

  “让你们庄子里面管事的人出来说话!”刘恒朝郑家庄方向大喊一声。

  久久没有等到回应的他,又让身后的三百人一起大喊。

  “庄子里面管事的人出来说话!”

  三百人齐声大吼,声音响天动地,头顶的浮云仿佛都被破开,一抹最后的夕阳余光趁机落了下来。

  郑家庄内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街道上空无一人,庄丁被肖虎安排去了庄子西侧的几个院子里。

  一些持有弓箭的庄丁趴在院墙后面,盯着庄外,还有一部分庄丁拿着刀枪蹲伏在墙后。

  许多郑家庄的佃农手中拿着粪叉和扁担一类的干农活用的农具,守在自家的院子内,做出一副舍生忘死的表情,身体却抖如筛糠。

  郑家庄内郑老爷得知流寇真的来攻打庄子,一家人早已乱作一团。

  书房内的郑老爷没有了先前的轻松,瘫坐在太师椅上,端着盖碗的手不停地颤抖,里面的茶水抖落出来不少,袖口洇湿了一大片。

  “这,这些乱匪,他,他们怎么就敢,就敢……”郑老爷哆嗦着连话都说不完整。

  佘管家一旁劝道:“老爷,还是拿些银两分润下去,激励一下那些庄丁和佃农,让他们卖命抗匪守卫郑家庄。”

  “胡说。”郑老爷抖着手嚷道,“老爷我花银子养着上百庄丁,如今正是他们卖命的时候,你去告诉那些庄丁,要是乱匪打进庄子,老爷以后绝不会再给他们一个铜板,还有那些佃户,也要多交一分租子。”

  佘管家脸色一苦,没有再继续劝说,知道自家老爷视财如命,一个铜板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

  “流寇攻打庄子了,流寇攻打庄子了……”

  就在此时,庄子里相继传来流寇攻打庄子的叫喊声。

  刚刚坐稳一些的郑老爷听到喊声,吓得面白无色,结巴着嚷道:“快,快带我藏起来。”

  佘管家无语的说道:“老爷,庄子一破,藏哪都会被找到,不如趁那些乱匪没有包围庄子,安排几个庄丁护着老爷你逃去县城,到了县城就安全了。”

  “不行。”郑老爷大摇其头道,“我一走,家里这些东西岂不是便宜给那些乱匪,不走,老爷我要守在家里。”

  见自家老爷为了这点浮财决意留下,佘管家只好说道:“老爷我先去肖虎那里看看,能不能顶住这伙乱匪还要指望肖庄头。”

  “对。”郑老爷急切的说道,“你告诉肖虎,一定要给老爷我守住庄子。”

  佘管家点点头,离开书房。

  刚走到书房所在的小院门外,他便和肖虎走了个碰头。

  一见面,肖虎急切地说道:“佘管家,我正要找你,如今庄外的乱匪准备攻打庄子了,据我观察,林子里面应当还藏着不少乱匪,要想抵挡住这么多的乱匪,恐怕要让庄子里的佃农全都上墙头抵挡乱匪才行,最好郑老爷能出一笔银子,激励一下大伙,那样守住庄子的把握会更大一些,所以你能不能和老爷说一下,拿出一些银子,用来激励庄丁和佃农。”

  佘管家摇了摇头,说道:“银子的事情就别想了,刚刚我和老爷已经提过,老爷一个铜板都不愿意拿出来,何况要拿出来一大笔银子分出去。”

  “唉……”肖虎叹了口气,道,“那我尽量带人守住庄口,实在不行的话佘管家你告诉老爷逃吧,我观这伙乱匪很不一般,队伍整齐,令行禁止,有几分边军的模样,只凭庄子里这点人,很难守住庄子。”

  “还是要尽量守住。”佘管家说道,“实在守不住的话,你提前撤回来,带上几名庄丁护卫老爷逃去县城。”

  “也只能如此了。”肖虎点了点头。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