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十四章 夜色袭人

第十四章 夜色袭人

  半个时辰在等待中流逝过去,郑大秋又一次被马云九派人找了过来。

  一见面,马云九毫不客气的说道:“半个时辰到了,你安排的人恐怕已经被杀了,现在由你带人强攻,我带马队在后面为你压阵。”

  “这个……”郑大秋犹豫了一下,旋即一咬牙道,“好,我这就安排人去强攻。”

  马云九扬起马鞭拦住要离开的郑大秋,说道:“没听明白我的话吗?强攻的时候你要冲在最前面鼓舞士气。”

  “我……”郑大秋愣住,旋即脸色涨红的道,“马头领,你什么意思?那二百人是石大柜交给我的,作为这支队伍的头目应该坐镇后方指挥,而不是和那些普通流寇一样冲杀在前面。”

  郑大秋大声争辩。

  他知道自己的缺陷在什么地方,马云九和刘恒这些人都是行伍出身,上阵杀敌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而他后营小头目的位置是靠巴结上一任后营营头得到的,真要上阵杀敌,他自知比不过刘恒他们,也没有这个本事。

  马云九冷声说道:“我不是和你商量,如果你不愿意冲杀在前,那我可以换一个人替代你,至于你么,没有用处自然用不着留着。”

  “你要杀我!”郑大秋脸色大变。

  马云九冷哼道:“想不想死全看你自己,拿下刘恒和弓手营的那些人,后营营头就是你的,如若做不到后果你自己清楚。”

  郑大秋张了张嘴,脸色一暗,说道:“我知道了,现在我就带人去攻刘恒他们的车阵。”

  “去吧,我会在这里为你压阵。”马云九语气淡淡。

  郑大秋心中一沉。

  他知道马云九说的好听是为他压阵,实际上就是监视他,防止他逃走,所以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只有杀了刘恒他们这一条路可选。

  很快,除了之前死伤的那些人外,其余的一百多流寇都被他聚集到了一起。

  郑大秋站在这些流寇的面前,脸上阴晴不定,许久后说道:“诸位兄弟,我郑大秋奉了石大柜之命,前来诛杀那些勾结吴瞎子等人的叛乱之徒,今日只要杀了刘恒和李树衡他们,兄弟们回去后酒敞开了喝,肉敞开了吃,就是想玩女人我也会想办法给兄弟们弄来,但你们要是杀不了刘恒他们那些叛乱之徒,那就别怪我郑大秋不客气了,谁也别想着私下逃走,你们逃的再快也快不过马头领的马队,除非你认为自己两条腿比四条腿跑的还快。”

  “我们要喝酒!我们要吃肉!我们要玩女人!”

  几个被郑大秋提前安排在人群中的流寇大声叫嚷起来。

  “喝酒!吃肉!玩女人!”郑大秋举起一只手大声喊道。

  “喝酒!吃肉!玩女人!”

  一百多将近二百多的流寇纷纷大声叫嚷起来,寂静的夜空中回荡出去很远。

  骑马跟在马云九身边的一人说道:“头领,这个郑大秋有两下子,居然知道上阵之前鼓舞士气,看来这一次李树衡他们这些人要惨了。”

  马云九淡淡的道:“李树衡没那么容易对付。”

  见身边的人不解,他继续说道:“之前射过来的箭矢你们也看到了,你们觉得当时有多少弓手出手了?”

  边上那人想了一下说道:“听动静,之前车阵里的弓手应该射了两轮,弓手不超过三十人,最多二十几个。”

  马云九说道:“李树衡手下近百的弓手,就算是有三十个弓手在车阵里,那另外的七十个弓手呢?天色这么暗,这些弓手齐射一轮,咱们马队这几十人最少死伤大半。”

  边上那人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头领你逼迫郑大秋带人去攻车阵是想逼出那些弓手现身。”

  马云九没有接话,目光透过一堆堆火堆看向车阵那里。

  ……

  郑大秋弄出这么大的响动,躲在大车后面的刘恒等人自然听的一清二楚,立刻猜到敌人马上就要进攻。

  刘恒吩咐道:“通知下去,叫咱们的人都藏好,敌人靠近火堆后弓手先射箭,流民新兵都躲在大车后面,敌人来到粮车后直接用木矛往外捅,绝不能让敌人越过粮车冲进来。”

  陈寻平和杨远各自领命。

  二十个弓手全都躲在粮车之间的缝隙处,手持弓箭,拉满弓弦,箭矢对准火堆方向。

  “杀呀!杀了他们喝酒吃肉玩女人!”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火堆另一边一道道影子相互掺杂晃动。

  刘恒趴在两辆粮车之间的缝隙处往外看,就见一团团黑影朝粮车方向冲过来。

  这些晃动的人影逐渐靠近,渐渐靠近三十步左右的火堆跟前,借助火光,已经可以看清楚跑在最前面的那些人的面容。

  “射箭!”远处的陈寻平大声喊道。

  嗖!嗖……嗖!

  三十步的距离对于弓手来说几乎箭无虚发,只要射出去便能射中。

  一声声惨叫响彻在黑夜里。

  冲在最前排的那些人绝大部分在第一轮箭雨中倒地,运气好的只射中四肢,还能趴在地上哀嚎。

  更有许多人不是头上中箭,便是咽喉和胸口中箭,几乎当场毙命。

  二三十步的距离对于弓手来说简直是肆意的屠杀,射出去的箭矢力量几乎最大,命中率就更不用说了,如此短的距离弓手们闭眼都能射中。

  刘恒亲眼见到一个冲过来的流寇张开嘴想要大喊什么,却被粮车后射来的一箭从嘴部射入,贯穿后脑,连话都没有说出来就当场毙命。

  刘恒大概数了一下,箭雨过后,敌人连死带伤起码有十五六人,冲在最前的流寇在箭雨过后明显空下来一块。

  敌人夸过尸体和伤者往前冲出不足十步,立时第二轮箭雨落下,马上又倒下一批。

  两轮箭雨过后,冲在前面的流寇开始有人害怕,裹足不前,后面没有被箭雨光顾的流寇嘴里叫嚷着往前冲,挤压前面的流寇不得不往前走。

  “二哥,再给他们来一轮。”刘恒见这些流寇已然开始有人害怕,决定再加一把火。

  “射!”

  随着陈寻平的喊声,箭矢破空的声音响彻耳边。

  一道道惨叫声立时响起,冲在最前面的流寇倒下一片,后面跟上来的流寇冲势为之一阻。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这种压力,拼命往身后逃去,挤撞开挡在前面的同伴。

  “灭火,灭火,把所有的火堆都扑灭!”

  就在这个时候,这些流寇的身后有人大声喊道。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