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十五章 替死鬼

第十五章 替死鬼

  “头领,咱们要不要出手帮一下他们,再这样下去,郑大秋带去的那些人就要垮了。”骑马跟在马云九身侧的一人担心的说道。

  “不急,被弓箭射伤的只是少数,绝大部分人都没事,再给郑大秋一些时间。”马云九目光看向远处的战场。

  车阵外面的火堆一个个被扑灭,原本还算明亮的粮车周围彻底暗了下来。

  靠近车阵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些黑影在晃动,距离稍远一些便看不太清楚,这让粮车后面的弓手准头降低,对车阵外的流寇威胁也不如之前,让许多流寇有了冲到粮车跟前的机会。

  噗!

  刘恒一刀结果掉一个爬上粮车想要跳进车阵里面的流寇。

  见越来越多的流寇爬上粮车,后面还有更多的人影晃动,朝粮车方向冲过来,他大声喊道:“兄弟们,这些人是来抢咱们辛苦得来的粮食,想要让你们饿死,你们说怎么办?”

  “杀了他们!”不远处的杨远当即大喊道。

  “杀!杀!杀!”

  流民新兵下意识喊出几个杀字。

  一些已经有些害怕的流民新兵随着这几声喊杀声出口,胸口一热,整个人亢奋起来,一时间忘记了害怕,拿起手中的木矛朝刚刚爬上粮车的黑影刺了过去。

  木矛的矛尖经过火烤,质地坚硬,比不上铁矛也差不太多。

  面对那些连甲衣都没有只穿一身破衣的流寇,一矛刺过去,直接破体而入,很多流寇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木矛刺死。

  杀过人的流民新兵胆气更壮了,只要自己守卫的粮车有人爬上来便抬手一刺。

  很多时候爬上粮车的流寇同时被两三支木矛刺中,就算躲过一支木矛也会被其它方向刺过来的木矛刺中。

  越来越多的流寇被刺中后从粮车上滚落下来。

  陈寻平带着二十名弓手后退到粮车后方,与粮车拉开一段距离,只要有人爬上粮车便会一箭射过去。

  流民新兵和弓手的配合,木矛和箭矢的搭配,仿佛组成了一条死亡地带,来多少流寇都无法越过粮车一步。

  原本弓手三轮齐射也不过让郑大秋手下的流寇伤亡四十来人,可刚刚攻上粮车这一照面,便死伤不下五十人。

  大多数流寇掉落粮车下面就已经死了,只有少数运气好的流寇还剩下一口气。

  “给我杀!杀光里面的人,粮食,银子,都是你们的。”郑大秋红着眼睛大声叫嚷着。

  可流寇们终归是血肉之躯,几次都没能冲过粮车阻隔,反倒死伤惨重,终于有流寇忍不住害怕,开始绕过粮车往两边逃去。

  有人带头逃命,原本一些勉力坚持的流寇也都坚持不下去,一哄而散,跟着一起逃命。

  就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越来越多的流寇开始自顾逃命,剩下近百人的流寇队伍彻底乱起来,任凭郑大秋如何呵斥都没用,没有人在听他的话。

  “赢了!”杨远激动的道。

  刘恒长出一口气,说道:“小心防备,咱们还没有赢,对方还有一支马队没有出手。”

  “明白。”杨远点了点头。

  ……

  马云九骑在马背上看着那些不受约束四处乱逃的流寇,对身边的人说道:“跟我一起喊,郑大秋勾结吴瞎子叛出大营,人人得而诛之。”

  “头领,郑大秋他……”

  话没等说完,就听马云九呵斥道:“让你们怎么喊就怎么喊,喊完了跟我一起冲杀!”

  “杀谁?”边上那人不解的道,“不会是郑大秋和他带来的那些流寇吧!”

  马云九横了他一眼,道:“知道还问,快喊!”

  边上那人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对其他人说道:“跟我一起喊,郑大秋勾结吴瞎子叛出大营,人人得而诛之,杀!”

  马云九一马当先冲了出去,手中马刀一挥,一名朝他这个方向逃来的流寇当即被削飞了脑袋。

  诛杀郑大秋的声音此起披伏,到处都在喊郑大秋勾结吴瞎子叛出大营。

  正要重新组织流寇再次进攻车阵的郑大秋听到这些声音突然愣住,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他转过身看向身后方向冲过来的马队,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他脖子上传来刺痛,亲眼看到自己的身体倒在地上,可脑袋依然悬在半空。

  这时耳中才听到有人大声喊道:“郑大秋已经被我诛杀!郑大秋已经被我诛杀!”

  郑大秋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枭首,最后一点意识也随之烟消云散。

  “杀!这些都是跟随郑大秋叛出大营之人,一个不留。”马云九在马背上大喊道,同时冲到那个手提郑大秋人头的流寇跟前,一刀砍下了对方的脑袋。

  马队在马云九的命令下开始四处追击逃走的那些流寇,追上去便毫不留情的一刀砍过去。

  近百流寇在马队的追击下,死了七七八八,只有少数运气好的流寇借助夜色活着逃了出去。

  藏身粮车后的杨远看到外面的一幕,面露疑惑的道:“马队的这些人怎么连自己人都杀?”

  同样见到这一幕的刘恒瞬间就想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便说道:“马云九需要一个替罪羊,郑大秋和他带来的那些流寇再合适不过了。”

  杨远说道:“杀了郑大秋他们不是削弱自己的实力吗?他们居然做这么蠢的事情。”

  “放心吧,马云九不会再和咱们动手了,郑大秋和那些流寇就是他给咱们的交代。”刘恒反手把刀插进刀鞘里。

  马云九带着马队追杀一会儿逃走的流寇,重新回到粮车几十步外的地方停住,他道:“树衡兄弟在吗?”

  “马头领,这么晚还带着马队出来,真是辛苦了。”刘恒在粮车后面回了一句。

  “原来是刘恒兄弟。”马云九在马背上抱了抱拳说道,“郑大秋勾结吴瞎子叛出大营,没想到他带着和他一起叛逃的手下来截杀刘恒兄弟你,我一得到消息便带马队赶来,好在及时,诛杀了郑大秋和他的那些手下,如今郑大秋的人头在这里,刘恒兄弟要不要验证一下?”

  说话间,他提起一颗人头丢到了地上。

  “有劳马头领了。”刘恒在粮车后说道,“我们赶了这么远的路有些辛苦,需要休整一下,就不留马头领你了,马头领还是先回营去送信吧!”

  马云九笑着说道:“这里距离大营还有段路程,不如我让马队留下来护送你们回营,以防那些逃走的流寇还会再回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