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十章 接管后营

第二十章 接管后营

  后营距离弓手营最近,连一刻钟都没有,刘恒便来到了后营。

  如今的后营在没有了营头之后,人心开始不稳,每个小头目都有自己的小心思,白天和晚上也没有人巡逻,整个营地一点戒备都没有。

  一进后营营地,刘恒对杨远说道:“你带人去把后营所有人都集合到营头大帐前的空地上,如果有人不来,允许你就地格杀。”

  “是。”杨远应了一声,带着一队流寇新兵和弓手队离开。

  刘恒带着剩下的一队流寇新兵来到了后营营头的大帐前。

  时间不长,三五成群的流寇被驱赶到了营头大帐前的空地上。

  当最后十几个流寇被驱赶过来后,杨远快步来到刘恒跟前,说道:“除了郑大秋手底下的那几个手下,后营的其他人都在这里了。”

  刘恒点点头。

  至于郑大秋的那几个手下他不问也知道,那些人十有八九已经死在了昨天夜里,便是有人侥幸从马云九的马队手中逃走,恐怕也不敢再回流寇大营。

  “刘恒,你什么意思?真以为你自己是后营营头了,你不过和我们一样都是后营的小头目,凭什么让人把我们抓来?”说话的是后营的小头目郭三。

  他和郑大秋关系不错,以前欺负刘恒的人之中次数最多的有他一个,所以对于刘恒他向来看不起。

  刘恒朝郭三笑了笑,语气淡漠的说道:“被你说对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后营营头,后营大当家。”

  “呸!你是个屁大当家。”郭三重重的往地上啐了一口,斜睨着刘恒说道,“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昨天石大柜便已经任命郑大秋为后营大当家了。”

  刘恒瞅了郭三一眼,说道:“郑大秋已经死了,如今的后营大当家是我刘恒。”

  “骗谁呢!”还是那个郭三说道,“昨天郑大秋带着石大柜给他的二百手下把马老瘸叫走,这是我们大家亲眼看到的事情,他怎么会死?你杀的?哈哈,真是笑话,你刘大木头还有这个本事,我怎么不知道。”

  “对呀!当时我们亲眼看到郑大秋带着二百人离营。”

  “刘恒,我们知道你想要和郑大秋争夺后营营头这个位置,可你也不能骗人,那可是好几百人的队伍,除非遇到官军,不然谁能杀的了郑大秋。”

  “刘恒,我劝你还是回弓手营吧,等郑大秋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

  这些聚集在一起的后营流寇中说什么的都有,总之没有人认为刘恒说的是真话。

  对此,刘恒并不生气。

  郑大秋死在昨天夜里,消息没有这么快传到后营,等过了午后,想来整个营地的人都会知道郑大秋死了的消息。

  不过,刘恒不准备等这么长时间,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收编后营,至于后营的这些人服不服他他一点也不在乎,手中掌管着流民新兵几百号人,后营这点流寇他根本不放在眼中,来后营他只是为了后营营头这个名份。

  “看来你们都不服我坐上后营营头这个位置!”刘恒目光在面前众多流寇身上一一扫过,尤其是那几个后营的小头目,被他着重多盯了一眼。

  “我们当然不服。”说话的还是那个郭三,只听他说道,“没有石大柜的允许,你凭什么当后营大当家,我说我还想当呢,对不对兄弟们!”

  “说得对。”

  “我们还相当大当家呢!”

  “兄弟们,你们想不想当这个当家?”

  “想!”

  众多流寇在郭三的挑动下你一句我一句的哄闹起来。

  嗖……突然一支羽箭准确的扎进了毫无防备的郭三的咽喉上,整个箭头都没入进去。

  郭三手捂咽喉,鲜血从手指缝隙间流了出来,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嘴里出来的都是血沫。

  他伸出一只手想要抓向刘恒,没等手伸出去,整个人轰然倒地,一动不动,只有鲜血还顺着箭杆往外流。

  突然间见到这一幕,在场所有流寇立时安静下来,几个后营小头目脸色十分难看。

  杀人的是刘恒身边的一个弓手,可下达命令的人却是刘恒。

  一名小头目忍不住站出来指责道:“刘恒,你什么意思?郭三他怎么说也是后营的头目之一,你凭什么杀他!”

  “对,你凭什么杀他!”

  刘恒眉宇一横,冷声说道:“我来这里不是跟你们商量,而是在通知你们,从今天起我就是后营营头,不服的人要么和郭三一样的下场,要么自己离开后营。”

  “弓箭手准备!”一旁的杨远抬起自己的右臂。

  一个个弓箭手装上箭矢,拉满弓箭,箭矢对准营头大帐前面的那些流寇,两队流民新兵也都端起手中木矛对准那些后营的流寇。

  整个营头大帐前的许多流寇变得寒蝉若惊,几个小头目更是脸色难看的厉害。

  “我数三个数,说出你们的选择……一。”刘恒竖起一根手指。

  “……二。”

  “我支持刘大当家做我们后营营头。”没等到刘恒数三,就有人站了出来。

  之前指责刘恒的那小头目见状,语气阴沉的道:“陈大庆,你在做什么?你就不怕郑大秋回来后找你的麻烦?”

  “怕个屁!”那陈大庆说道,“刘大当家都说了,郑大秋已经死了。”

  那小头目呵斥道:“你知道什么,郑大秋有石大柜给他的二百人,身后又有石大柜撑腰,谁能杀他?这个时候你可别犯糊涂。”

  陈大庆撇了撇嘴说道:“不管郑大秋死没死我都瞧不上他,他是个什么东西,只会溜须拍马,不然他哪有资格坐上小头目的位置,一点本事没有还想当后营营头,我陈大庆不服他。”

  “你……”那小头目还想要劝,却一旁的人给拦了下来。

  只听那人说道:“他自己找死你管他做什么。”

  “三……”这个时候刘恒竖起了三根手指说道,“诸位是留下还是离开,或者学一学死了的郭三!”

  半晌,那几个后营的小头目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我们选择离开,不过刘恒你也别以为自己就坐稳了后营营头的位置,石大柜知道这件事后不会饶了你的。”

  说完,那几个小头目转身往离开后营的方向走去。

  走出没多几步,却被刘恒带来的流寇新兵用木矛拦了下来。

  一名后营小头目脸色难看的道:“刘恒,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要反悔?”

  “放他们走。”刘恒一摆手,那些流寇新兵让开一条过道让这些后营的小头目离开。

  除了这几个后营的小头目外,其他后营流寇并没有跟随一起离开,包括那几个小头目的手下,这让那几个小头目脸色异常难看。

  “支持刘恒做营头,他们早晚会后悔的!”一名后营小头目愤慨的说道。

  这几个后营小头目离开后营不久,迎头便遇到一队人马朝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