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十五章 营啸

第三十五章 营啸

  六月卯时天就已经亮了。

  刘恒安排队伍寅时二刻生火做饭,卯时队伍开始借着旭日初升的晨光拔营上路。

  睡了不到两个时辰的陈寻平一脸幽怨的看着刘恒说道:“用不着这么着急赶路吧,天才刚亮。”

  走在队伍前面的刘恒说道,“队伍停留在阳原和天成卫交接这里我总感觉不安稳,大家辛苦一点,总比丢了性命强。”

  “大当家的意思是担心天成卫的官军会来追剿咱们?”赵宇图凑了上来。

  陈寻平撇了撇嘴道:“不能吧,昨天官军才在咱们身上吃了大亏,而且石云虎手里也有六七百人,官军没有那么快清剿干净,就算官军打算派兵追剿咱们也要先收拾完石云虎才会对咱们动手。”

  “我也认为官军不会这么快来。”赵宇图说道:“阳原县归宣府管辖,天成卫属大同府,天成卫的官军想要来阳原县追剿咱们属于出境剿匪,光是公文就不是一两天能够走完的。”

  检查完各处队伍回来的李树衡说道:“我支持刘恒,早些上路没有错,咱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官军那边,万一官军真的追来,到时候咱们在想走就来不及了。”

  陈寻平用力一挥手臂,道:“追来也不怕他们,直接干他娘的。”

  旁边的李树衡脸一沉,道:“闭嘴,你要记住,咱们这支队伍的大当家是刘恒,咱们可以提出意见,但不能质疑刘恒的决定。”

  听到这话的陈寻平挥起的手臂讪讪的放了下来,赵宇图也低头不语。

  边上的刘恒朝李树衡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李树衡的话也是他心中所想,别人可以提出意见,但不能质疑他的决定,既然李树衡已经帮他说出来了,他也不用再去强调。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所有人精神头都很足,又吃完早饭不久,所有人体力正是最充沛的时候,队伍行进速度比起昨日还要快上几分。

  就在刘恒他们开拔后南下不久,泉梁山北面的一处官军营地响起了聚将鼓。

  一通鼓声过去,站在聚将台上的只有黄安和郑千户还有几个百户,营地里只有少数兵丁出现在聚将台下面的空地上。

  “敲第二通聚将鼓。”黄安对敲鼓的那兵丁喊道。

  咚!咚咚……咚咚咚咚!

  第二通鼓声响过,营地里稀稀拉拉又有兵丁走出来,一边打着哈欠,手里的长矛尾端耷拉在地上拉着往聚将台方向走来。

  三通鼓声过去,终于最后几个兵丁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慢慢悠悠朝聚将台走去。

  黄安也没指望这些兵丁能够在一两通聚将鼓响起后就集合完毕,能够在三通鼓声响过集合所有兵丁他已然满足。

  “郑大人,兵丁差不多都到齐了,咱们是不是该启程南下剿匪了?”黄安扭头看向身旁的郑千户。

  从指挥使大营一回来,黄安便把指挥使大人的命令对郑千户交代了一遍,这才有了今早敲响聚将鼓。

  郑千户还没等开口,一旁的一名百户先一步开口说道:“黄大人,这个时辰大营开拔是不是早了一点,弟兄们还没吃饭,就算剿匪也不急这一时,还是先让兄弟们填饱肚子,总不能饿着肚子剿匪。”

  边上的另外几个百户纷纷点头附和。

  黄安笑着说道:“早饭的事情不劳各位费心,本官早已安排人准备妥当,每个兵丁一张粗粮饼子,可以在路上慢慢吃,丝毫不耽误赶路。”

  “黄大人,话不能这么说,不吃好了兄弟们哪有什么力气赶路。”另外一名百户说道,“不让手下的兵丁吃饱了,半路上容易引起哗变,黄大人还是高抬贵手,先手下面的人吃饱喝足再去追剿流匪。”

  边上的另一名百户也说道:“黄大人有所不知,这些兵丁难伺候极了,平常日子还好说,一遇到行军打仗,不让他们填饱肚子,根本不给你出力,就怕遇到流匪没等打,自己先跑了。”

  听到这些百户推脱的话语,黄安紧锁眉头。

  对于这些百户说的事情他也知道,可指挥使大人那边催的紧,不然他也不会大清早就敲聚将鼓召集所有兵丁集合。

  正在黄安为难的时候,郑千户终于开口说道:“黄大人,我看还是让那些兵丁先用饭,你我都是武将出身,下面的兵丁是个什么德行咱们最清楚不过,不让他们吃好喝好,这些人是绝不会给咱们卖命的。”

  连郑千户都这么说,黄安知道自己只能顺从众人的意见,虽然心中着急,担心流匪会趁机逃远,可他也知道逼迫太紧容易引起哗乱,几个百户已经表示了不满。

  不过他也不愿意让刚刚聚起来的兵丁就此散去,便安排亲兵让人直接把饭送到聚将台这里。

  很快,一筐一筐的粗粮饼子被抬了上来,按人头分给每一个兵丁。

  排在后面的兵丁看前面的人吃着饼子,却始终没有轮到他这里,有些等不及,便自己脱离队伍去箩筐那里拿饼子,可他这样一动,引起了其他人有样学样。

  一时间几个箩筐周围挤满了人,一些身体瘦弱的兵丁都被挤到了后面去,而那些强壮的兵丁嘴里咬着饼子,一手还抓着一张饼子。

  有人多拿,便有人吃不上,箩筐里的饼子没用多长时间便空了,那些没有拿到饼子的兵丁看到有人拿着几张饼子吃,自己却没有,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去抢那些有饼子的兵丁。

  你抢我,我抢你,整个大营的兵丁很快乱成一团。

  见到这一幕,黄安和郑千户两个人脸色阴沉下来,就是那些百户脸色也难看起来。

  “还他娘的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这些乱兵驱赶开,等营啸闹大了谁他娘的都别想活。”黄安让自己的亲兵去弹压闹将起来的兵丁。

  不仅是黄安,郑千户也一样指派亲兵去驱赶下面打成一团的兵丁。

  几个百户也没闲着,带人冲入兵丁之中挥舞着鞭子和刀鞘驱赶,同时对那些还在动手的兵丁挥起鞭子抽打起来。

  有几个失去理智的兵丁想要和亲兵还有那些百户动起手,直接被斩杀当场,鲜血流了一地,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鲜血和人头的威吓起了作用,原本打斗的兵丁慢慢冷静下来,不用人驱赶,主动退到一旁,老实的跟鹌鹑一样。

  从兵丁互殴到被制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大地上的光束变得更加明亮耀眼。

  营啸被弹压下来,郑千户脸色难看的看向黄安,“黄大人,今天这个事情我会上报指挥使大人,因为你的强行出兵导致大营发生营啸。”

  营啸是大事,弄不好要砍头,郑千户决然不愿意背这个锅。

  黄安面色一苦,他只想快些让这些兵丁用完饭上路,却没想到会发生营啸这样的事情。

  这个时候不要说是去追流匪,如果营啸这件事解决不了,他这个四品指挥佥事的位置算是做到了头。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