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十一章 属于刘恒的流匪大军

第四十一章 属于刘恒的流匪大军

  “杨头,阳原县县城北面着起了大火。”

  杨远目光随之看过去,挨着阳原县县城方向,火光冲天,大半个天际都被火光点亮。

  边上一名手持长矛的流匪说道:“杨头,你说会不会是大当家带人抢了县城附近的哪个村子?”

  “放屁!”杨远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说道,“自打咱们大当家带着咱们,你们见过大当家什么时候抢过附近的村子,用大当家的一个词怎么说来着,根,根据地,对根据地,以后这里都是咱们的根据地。”

  挨骂的那流匪缩了缩脖子。

  杨远继续说道:“大当家说过,以后咱们要在这里落脚,谁也不许祸害穷苦百姓,谁要是敢胡来,就别怪我执行军法。”

  那流匪笑嘻嘻的说道:“放心吧杨头,大当家的命令就是圣旨,没人敢不听。”

  “知道就好,我也不想看到自家兄弟没死在官军手里,却因为触犯大当家定下的规矩死在自己人手中。”杨远不忘提醒对方一句。

  那流匪郑重的点点头,往前凑了凑又道:“杨头,你说这么大的火怎么就没有人去救火,任由这火越烧越大,这都半夜了一点不见小。”

  “我他娘的哪知道。”杨远没好气的道。

  边上的草地上躺着一名流匪营中的探马哨骑。

  只听这骑手冷笑道:“这有什么猜不出来的,自然是天成卫那些当官的派兵抢了周围的村子,不然早就有村民去救火了,哪里会让火烧这么大。”

  相比刘恒那边只是怀疑官军会派兵追剿他们,杨远这边已经发现了官军的踪迹,并且亲眼看到官军追到了阳原县县城这里。

  他们休息的地方距离官军大营也就二十多里路,因为人数少的关系,并没有引起官军的主意,而且几十人的队伍中配有探马哨骑,和官军相遇之前早早得到消息提前避让开。

  “许大哥的意思是这场大火是那些官兵放的?”杨远一脸惊诧的张大了嘴巴。

  边上几个流匪也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你们见识太少。”被称呼为许大哥的骑手说道,“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山匪可能抢些金银粮食就会离开,可要是官兵抢掠直接毁村灭寨,加上那些官军找不到咱们,屠了村子正好用村民的人头充作军功,一举两得。”

  “这他娘的不就是杀良冒功吗?”杨远忍不住骂道。

  许学武冷笑道:“不然哪有那么多人头给那些当官的升官发财,指望鞑子那点人头哪里够用,再说杀鞑子是要死人的,杀百姓多简单,抢了财物还能发一笔小财。”

  “这群该死的狗官。”杨远一拳头捶在身下的草地上。

  “行了,都睡觉吧,这种事情在边镇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历朝历代都有。”许学武双手背在后脑上闭上了眼睛,时间不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远处的火光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这些人的休息。

  不是他们不痛恨抢掠百姓的那些官军,而是他们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流匪,什么也管不了,要怪只能怪那些当官的视百姓性命如草芥,朝廷视百姓性命如草芥。

  大火一直烧到快天亮才止住,剩下一股股黑烟。

  卯时,杨远和他带来的几十人都被喊醒,各自拿出身上携带的干粮吃起来,吃完便开始上路去追流匪的大部队。

  等到他们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过了卯时二刻,官军大营方向仍然安静。

  官兵经过一晚上的疯狂,营中兵丁还在休息,巡逻的兵丁也是哈欠连连,一些站岗的兵丁干脆找个地方靠着睡了起来。

  杨远一共带来两队流民新兵,总共六十人,还有几名探马哨骑,加起来不过六十多人。

  人少行赶路的速度就快,这些流民新兵又都是最早训练的一批,对于命令执行的十分到位,一路上不言不语只是一个劲的赶路,终于天黑之前追上了刘恒率领的流匪大部队。

  这时候流匪大军和已经来到阳原县和蔚州交界的豁口山山下。

  等消息传回到阳原县县城,刘恒早已就带着大军离开了。

  听完杨远带回来的消息,赵宇图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要不是刘恒一直催促大家抓紧赶路,半路上又让杨远带一些人引开官军,恐怕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被官军围剿。

  经过此事,赵宇图对刘恒愈发敬畏。

  长时间的赶路,大营中的流匪每个人该做什么事情早就有了合理的划分,不会出现有人空闲有人忙碌的事情。

  合理的安排活计,不仅提高整个流匪大营的效率也节约了时间。

  每次大营一停下休息,流匪中的流民都会主动承担起生火做饭,还有照顾牲口和一些其他的杂活,流匪中的流民新兵和弓手主要是巡逻和值夜,同时看押粮草。

  整个大营所有人吃喝都一样,没有人特殊,哪怕刘恒这个名义上的大当家也和普通流民吃一样的食物。

  不患寡而患不均。

  大营中的流民们可以吃饱肚子,不再像石云虎作为大柜的时候,他们连吃半饱都是一种奢望。

  整个大营的流民对刘恒这个大当家十分的尊崇,因为他们吃饱了肚子没有被区别对待,流民新兵和弓手在刘恒的指挥下打了胜仗,对于刘恒这个大当家十分的信服,通过杨远带回来的消息,流匪中的几个头目对刘恒也是十分的推崇。

  如今整个流匪大营在没有石云虎时期的四分五裂和各怀心思。

  刘恒的威信在大营中极高,没有人能撼动刘恒的地位,哪怕那些曾经李树衡手下的弓手们,也变得只认刘恒这个大当家。

  流匪大营在豁口山山下休息了一晚上,天一亮继续开拔上路。

  这一次刘恒没有让流匪大军继续往蔚州走,而是折向去往广灵。

  驻扎在阳原县县城为的天成卫大军已经拔营返回。

  对官军来说这一趟阳原县之行是满载而归。

  几个被抢的村子虽然穷苦百姓多,可还是有几个大户人家,光是这几个大户就让黄安这个没有出面的指挥官收获近一千多两白银。

  ‘流匪’的人头也在几个村子里凑齐,下面的兵将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阳原县。

  没有了大军,阳原县县令朱久昌自然不敢单独对付一支上千人马的流匪队伍,哪怕得到了流匪大军的消息也装作不知,任由流匪在境内来去自由。

  最后朱久昌得到流匪大军去了广灵县的消息,这让他偷偷松一口气。

  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流匪没有在他管辖的县境内作乱就好。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