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十七章 徐家的打算

第六十七章 徐家的打算

  徐管家把桌案上的字交给下人拿去裱。

  听到徐有财的话,他急忙凑过来,说道:“查清楚了,虎头寨用高出市价一成的价格收粮,附近几个村子都把粮食卖给了虎头寨。”

  “虎头寨?”徐有财皱起了眉头,说道,“徐虎不是在那里吗?他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想造反吗?”

  说到后面几个字,声音陡然冷了下来。

  常年在身边伺候的徐管家心头一颤,听出来自家老爷对于虎头寨的徐虎极为不满。

  “老爷息怒。”徐管家劝道,“下人打探消息回来,说徐虎已经不再是虎头寨大当家,而且人已经死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如今虎头寨谁做主?”徐有财单手端盖碗,眉头拧了起来。

  徐管家说道:“具体是谁还请不清楚,村民也是听虎头寨山上的土匪自己说的,也没有人见到徐虎的尸体,但这件事像是真的,两个月前范家走虎头寨山下被劫了一笔银子,要是徐虎还在虎头寨,自然清楚范家和咱们关系,不可能去劫范家的商队。”

  “真是没用的废物。”徐有财手中的盖碗重重放在桌上,碗盖震出缝隙,里面的茶水震落出来。

  边上的徐管家后退了一小步,垂手站立一旁。

  作为徐家的管家,知晓徐家一些隐秘的事情,徐虎是徐家安排到虎头寨的一颗棋子,虎头寨山上的土匪,实际上是徐家自己养的打手。

  虎头寨距离东山铁场很近,铁场进出的商队都需要从虎头寨山下路过,安置在虎头寨山上一伙土匪,一来可以威胁到东山铁场,设卡收过路银子,二来可以帮徐家做一些徐家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不然凭虎头寨那百十来号人,早就被灵丘守备带兵给剿了,哪还能在虎头寨占山为王。

  “范家那边的关系要维持好,咱家的铁器,范家需求量最大。”徐有财说道,“过两天有一批货要走虎头寨,你跟着一起去,看看虎头寨如今做主的人是谁,要是不听话,你直接带商队护卫剿了他们,换上咱们的人。”

  “要是这伙人实力太强怎么办?”

  徐管家心里明镜一样,能够悄无声息的灭掉徐虎一伙土匪,虎头寨山上的这伙土匪实力一定不容小觑,不然他们徐家不会到现在才得到虎头寨出事的消息。

  “要是有实力,咱们可以和他们合作,就按照徐虎在的时定下的规矩。”徐有财鼻子里哼了一声,“跟了我这么些年,这点事情还要我教你。”

  徐管家小心翼翼的说道:“山野草莽,多是粗鄙蛮横之辈,万一他们不愿意和咱们合作呢?”

  “不愿意……”徐有财冷笑道,“能让他们留在虎头寨已经是恩赐。”

  ………………

  虎头寨山神庙大殿内,杨远从东山赶回来。

  杨远坐在属于自己的四号位子上,说道:“陈大福那处铁场属下去看过,也和铁场的矿工打听过,就是一家小铁场,因为闲置太久,炼铁的炉子都塌了,想要恢复原样,起码要一千两银子,还要重新招募矿工,如今东山的矿工被徐家和几大铁场掌握,想要招募到足够的人手并不容易。”

  “恢复一个铁场要一千两银子,咱们不是有铁场文书在吗?”李树衡皱起了眉头。

  杨远说道:“陈大福那个铁场需要推到重建,这一千两银子是用来重建铁场,文书明面上不值什么银子,可没有文书,咱们就没资格去东山开铁场。”

  “可一千两银子也太多了。”李树衡没想到重建一个铁场要花费这么多银子。

  杨远又说道:“就算咱们想花这一千两银子也未必能花出去。”

  李树衡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杨远说道:“东山铁场主要被徐家和几个大铁场主把控,一些小铁场主联合起来才勉强生存,外来人只要在东山开铁场立铁炉,便会遭到东山大小铁场主联手打压,据属下探听到的消息,已经有好几拨外来铁场主被灵丘本地的铁场主联手逼迫离开了东山。”

  赵宇图捻了捻胡须说道:“看来灵丘这些铁场主已经抱团,不管内部如何争斗,只要有外来势力进入东山,先联起手收拾外来势力。”

  坐在他上首位置的陈寻平不满的道:“你的意思是这个铁场咱们不开了?那张从陈大福手中得到的文书就这样浪费掉。”

  赵宇图说道:“咱们可以找其他财路,不一定非要打铁场的主意,一下子得罪所有的铁场主,对咱们也不利,咱们的兵甲和炼制火药的矿石都是从那些铁场主手里买来的。”

  陈寻平说道:“没有自己的铁场,咱们在兵甲和火药上容易被别人掐住脖子,别忘了,没有火药,咱们的火铳就是一根根烧火棍。”

  杨远说完了东山的情况,在座的几个争论起来。

  坐在上首的刘恒用手敲了敲座椅扶手。

  听到声音,停下了争论,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他。

  刘恒开口说道:“想吃盆子里的肉,就要有坐下来吃肉的资格,咱们是什么人,是流匪,吃不到肉,那就掀桌子,大家谁也别想吃,用不着跟谁讲道理,拳头大才是道理。”

  “大当家说得对,属下这段日子过得太安逸,经常和村民接触,都忘自己的身份是一名流匪。”赵宇图紧张的从座椅上站起身。

  “坐下,没人怪你。”刘恒挥手示意他坐下。

  赵宇图一脸尴尬的坐了下来。

  “这样吧。”刘恒说道,“谍报队继续打探东山铁场的情况,东山这么多铁场主,私下里不可能没有矛盾,想办法弄清楚这些铁场主之间的关系。”

  杨远站起身应道:“是,我会交代给谍报队,让他们仔细打探关于东山的一切事情。”

  刘恒点点头,又道:“匠户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杨远微微摇了摇头,道:“私下里接触一些,愿意离开的匠户并不多,只有一些实在活不下去的匠户,才愿意冒险跟着咱们干。”

  刘恒说道:“招揽不到就想办法买通清军厅的官吏,不要怕花银子,咱们办不下来的事情,他们有的是办法。”

  杨远道:“属下已经让人去买通清军厅的官吏,不过买一名匠户需要五十两银子,有些匠户一家老小七八口人,哪怕其他的人不需要五十两银子这么多,没有一百两清军厅不会放人。”

  “缺多少银子找树衡哥那里拿,不怕花银子,只要清军厅敢卖,咱们就敢买。”刘恒说道,等匠户来了之后直接安排在赵家峪,很多匠户都是有本事的人,不能亏待了他们。”

  “报!”

  一名传令的流匪来到山神庙大殿,单膝跪在刘恒面前。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