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十五章 东山矿工

第七十五章 东山矿工

  雨后天晴,不仅没有回暖,反而凉意逼人。

  杨远回到山寨,身后跟着两个面黄肌瘦的中年人,一同来到山神庙内。

  “大当家,这二位是属下从东山回来的矿工,一位曾是东山铁场主,另一个曾做过铁场的掌炉。”杨远介绍身后的两名中年人。

  “小的黄槐,见过大当家。”黄槐急忙跪倒在地,磕了个响头。

  见状,边上陈洪涛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屑。

  “在下陈洪涛,见过虎头寨大当家。”陈洪涛双手抱拳,轻轻一弓腰。

  做过铁场主的他见过一些场面,还能保持几分矜持,不像黄槐,见到刘恒这样的土匪头子直接下跪磕头。

  虎头寨的名声很好,从附近百姓手中买粮,不仅给银子,还用了高出一成的价格买下,不然他和黄槐也不敢来虎头寨。

  陈洪涛这点小动作,坐在上首的刘恒看的一清二楚,不过他并不在意。

  有着后世记忆的他并不习惯别人给他磕头,自打他接管流匪大营,便取消磕头,换成右手平放胸前行军礼。

  “二位不必多礼,都请起吧!”刘恒虚抬了一下右手。

  陈洪涛直起腰,黄槐犹豫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和陈洪涛并排站在一起。

  刘恒说道:“二位可知这趟请你们来是要做什么?”

  “来之前听杨兄弟说了。”陈洪涛用手一指杨远说道,“大当家想要在东山开设铁场,手中已经有了陈大福在东山的铁场文书。”

  刘恒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准备恢复陈大福在东山的铁场,二位都是东山铁场的老人,可有什么指教?”

  陈洪涛说道:“铁场的生意不好做,自打闽铁成为工部官铁后,晋铁每况愈下,许多小铁场都经营不下去,倒炉关张,如果大当家一定要开铁场,在下不敢保证铁炉能够赚钱,将来折了本,请大当家不要怪罪。”

  相比黄槐讪讪的不知道说什么,陈洪涛侃侃而谈。

  “只要用心,折本的银子不会怪在你们身上。”刘恒应了一句,旋即又对黄槐说道,“黄槐你也说说,你曾经是铁场的掌炉,怎么看开铁场这事?”

  见自己被喊到,黄槐吓了一跳,结巴着说道:“小,小的不懂什么亏赚,小的只懂的炼铁。”

  一听这话,刘恒多少明白一些,眼前这个黄槐应该属于技术人才,放在后世的公司里面属于技术总监,而那个陈洪涛更像是总经理或总裁。

  刘恒笑着说道:“没关系,想到什么你尽管说。”

  “是,是。”黄槐畏畏缩缩的说道,“陈大福的铁场早就荒废了,想要重新使用,需要立新炉子,小炉子八百两左右,还要招募矿工,大约要一个月才能开炉炼铁,要想顺利出铁,最快也要一个半月。”

  刘恒点点头,和自己猜想的一样,这位就是个技术总监,买铁卖铁的生意可能不懂,但要立炉子炼铁,依靠的还是这样有技术的人。

  “做的不错。”刘恒朝杨远笑了一下。

  杨远回道:“这是属下分内之事。”

  收回目光,刘恒看向陈洪涛和黄槐,说道:“二位,如果我把陈大福的铁场交给你们,能不能重新练出铁来?”

  “这个……”陈洪涛面露犹豫。

  “可以。”黄槐却直接回答。

  刘恒似笑非笑的看向陈洪涛。

  陈洪涛打一个激灵,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位可不是他平常见到的铁场东主,而是土匪头子,急忙改口说道:“能够出铁。”

  “既然二位都认为陈大福的铁场可以出铁,二位要是愿意替我接手陈大福的铁场,管事的位置可由陈洪涛你来,黄槐任副管事,每个人每月十五两银子,其中五两可以现在支付,但你们要签下一份文书,如何?”刘恒问向二人。

  十五两银子一个月,工钱已经很高,普通的铁场管事也不过四五两一个月,大铁场的管事才能到七八两银子一月。

  黄槐急忙跪下,说道:“小的愿意替大当家管好铁场。”

  十几岁他便在铁场做矿工,一直做到铁场管事的位置,后来铁场生意不好,炉子被推倒,他这个管事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去其他铁场做一名矿工。

  做管事的时候他也有过一段好日子,自从变回矿工,又习惯大手大脚花钱,日子一落千丈,矿工的活又苦又累,矿工的饭食跟猪食差不多,见不到一丁点荤腥,现在又有机会做回管事,一个月还有十五两银子,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边上的陈洪涛却显得有些犹豫。

  十五两一个月的工钱确实不少,但他和黄槐不一样,做过铁场主的他知道一些黄槐接触不到的事情。

  东山铁场主全都抱团,外人想要在东山立炉子很难,几大铁场主不允许外来势力插手东山,何况眼前这位只是个土匪,胆子大到敢去东山开铁场,只要有人报官,铁场不管投进去多少银子也只会打水漂。

  立一个小炉子最少八百两,还有其他地方也需要花银子,零零散散加起来最少一千两银子,一旦被官府查封,把他全家都卖了也赔不起。

  犹豫了半晌,陈洪涛说道:“大当家,可否允许我回去考虑一下。”

  “可以,但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没有答复,黄槐接替你成为铁场管事。”刘恒没有为难陈洪涛。

  之所以愿意雇佣陈洪涛,是因为他曾经是铁场东主,铁场的事情他熟悉,也知道如何应对其他铁场主和打点官面上的关系。

  “杨远,你送他回去。”刘恒吩咐了一句。

  陈洪涛告退一声,被杨远带离山神庙,送下山,安排一辆马车送回东山。

  山神庙里剩下黄槐一个人,刘恒让赵宇图拿来一张文书,让黄槐在上面按上手印。

  按完手印,黄槐拿到了预付的五两银子。

  “谢大当家,谢大当家。”黄槐脸上喜不胜收。

  自打丢了管事的位子,他再没有拿过五两这么多的银子,如今手里拿着银子,死死抓住,手心里都捏出了汗水。

  刘恒笑着说道:“这几天就留在山寨,我让人给你安一间房子,铁场那边需要准备什么东西你尽管提,我让人去准备,准备的差不多,我会让人送你去铁场。”

  “小的都听大当家的。”黄槐急忙跪下磕头。

  他光棍一条,没家没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住哪里都行,留在东山也是住窝棚,来到虎头寨他见到不少土坯房,比住窝棚强多了。

  刘恒笑着说道:“起来吧,我这里不兴磕头。”

  “是,是,是。”黄槐讪讪的站了起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