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十一章 铁炉出水

第八十一章 铁炉出水

  入秋有了一段时日,连续多日都是晴天,黄槐将所有人手集中在高炉上,连续赶工,待铁炉的耐火泥和砖全部干透之后,便开始准备炼铁。

  陈洪涛在专业上的技术不如黄槐,铁炉上的事情都交给黄槐去做,他只管去各处雇佣矿工,忙活铁场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开炉在东山是一件神圣的事情,需要选一个黄道吉日才行,陈洪涛专门请了个风水先生,在铁场转悠半天,掐着手指算来算去,最终才定下日子。

  这些事刘恒不干涉,任由陈洪涛去做。

  到了预计开炉的日子,刘恒带了一支火铳中队来到铁场,为了以防意外,又让陈寻平带来了第三大队。

  在铁场的护卫为训练出来之前,陈寻平和第三大队都会留在铁场做护卫,同时训练铁场自己的护卫。

  开炉的这一天,一大清早,整个铁场内就很忙碌,手头没活计的人都围拢在炉子边上,等着开泥塞出铁水。

  铁炉下和耳室周围缭绕着火气和烟雾,扇炉那里不停的忙碌着。

  黄槐和一些有经验的老矿工在一旁监管,防止出现意外。

  刘恒在铁场这里等着出铁水。

  铁场花费了两千多两银子,真要失败,他比李树衡还要心疼这些银子。

  陈洪涛陪在刘恒身边,两手紧紧握成拳头,看向铁炉的目光中满是担心的神色。

  这时,铁炉那边一声大喊,陈洪涛面容一整,说道:“东主,出铁水了。”

  刘恒偷偷松了口气,转身走向铁炉。

  靠近铁炉几十步就感觉热浪扑面而来,再往前些便看到炉子中间的泥塞被打开,铁水自炉中滚滚流出,顺着预先设好的路径涌出来。

  铁水流了大约两刻多钟,待流的差不多了,陈洪涛一脸激动的道:“东主,这一炉恐怕过了四千斤,要有五千斤了。”

  陈洪涛没有黄槐那么懂技术,可做过铁场东主的他,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只一目测,便出铁炉一炉出了多少铁水。

  “刘东主,恭喜了,开炉成功,而且看情况铁水中杂质很少,后面锻打精铁的时候也能省事不少。”说话的是许胖子铁场的一位姓许的管事。

  作为第一个和虎头寨合作的铁场主,他本人忌讳刘恒虎头寨大当家的身份,不方便亲自来,派来了自己铁场的管事。

  此人在铁场最少二十年,以他眼光看来,这些铁水通红透亮,明显杂质较少,比他们铁场的铁水要强很多。

  黄槐得意的用手一指铁炉旁边的蓄热室,说道:“建炉子的时候,我们东主加了一个蓄热室,炉子的温度比一般的铁炉高,而且用的都是焦炭,自然铁水中杂质少。”

  铁水成型后,需要将铁材拿到炭火上加热锻打,去除杂质,把生铁变成精铁,铁场i出售的都是精铁。

  铁水中杂质少,锻打时所需的炭火和人力成本便会相应减少,中间少的一部分成本就成了利润,这让许管事羡慕不已。

  出铁数量多,质量高,虎头寨一个土匪头子,居然做的比他这个二十多年的老手还强的多。

  许管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道:“还是刘东主舍得,焦炭一担抵得上三担煤了。”

  站在刘恒边上的陈洪涛说道:“经过蓄热,每炉可以节省三成左右的焦炭,算起成本,两者相差不多,但铁水纯度高,出铁率也高了很多。”

  眼前的蓄热室和焦炭炼铁对许管事这样的老矿工来说是个新鲜玩意,整个东山的铁场都没有这种东西,当下撩起袍角系在腰间,好奇的凑到蓄热室边上,上下打量,忍不住伸手去摸。

  边上的黄槐急忙喊道:“不能碰……”

  许管事手还是按了上去,只不过马上缩了回来,吸溜着凉气,用力猛摔几下。

  “快拿凉水和獾油来。”陈洪涛对身边的矿工吩咐了一句。

  铁场不缺凉水,獾油也备下不少,专门为了治疗烫伤。

  矿工经常跟铁炉打交道,难免会有烫伤发生,涂抹些獾油,恢复的快一些。

  铁炉边上多了一个蓄热室,炉子的温度变高,连带蓄热室的外墙唯独也很高。

  刘恒找黄槐计算过,炼铁要一千二百度左右的高温,炼钢出钢水要一千六百度,如今耐火砖的结构还不合格,等摸索出来合格的,将来炉子可以不停的出钢。

  钢价是铁价的十倍,只要源源不断生产出来,一炉钢就是半炉银子。

  “刘东主大才,想不到连铁炉的事情都懂,加上一个蓄热室就能让温度更高,出好铁,老夫这个二十多年的老矿工自愧不如。”徐管事看向刘恒,一脸叹服。

  黄槐和陈洪涛他都了解,本身没多大本事,能够想出家蓄热室和用焦炭炼铁,只能是眼前这位虎头寨大当家或是虎头寨的高人。

  刘恒闻言笑了笑,说道:“许管事过奖了,只是多读了几本书,平常又喜欢自己瞎捉摸。”

  这话说的是大实话,以前他在图书馆做管理员,闲下来没事就喜欢看书,各种书都看,遇到不懂的还会专门查找一些资料,其中就有焦炭炼铁和蓄热室的内容。

  不过这话听到许管事耳中成了另外一个意思,他误会成刘恒成为虎头寨大当家之前是读书人,起码也是个识字的人,不然平常人哪有资格读书,连字都不认识。

  许管事羡慕的盯着蓄热室看了半晌。

  他心里明白,这炉子和蓄热室看着简单,但细微技术环节上除非黄槐这样的掌炉亲口说,光看是学不会的。

  看完出铁水,铁炉没有问题,以后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刘恒也松了一口气,之前他还害怕自己添上的蓄热室和焦炭炼钢会失败,这些东西毕竟是从书里看来的,没有经过实际操作,他也没有绝对成功的把握会。

  好在铁场的黄槐做过掌炉,不缺少实际操作经验,有他找出漏洞填补上,总算是成功了,未来只要慢慢改进增加铁炉温度就可以。

  许管事这次看了这么多新鲜东西,他需要把今天看到的一切传回去,便提出了告辞。

  刘恒也没有劝留,让陈洪涛送许管事离开。

  嘱咐了黄槐两句,刘恒也从铁炉这里离开,待时间久了,铁炉边上实在太热,待不住人。

  回到铁场的房舍,杨远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低声说道:“大当家,山下来了一群官差,捕快白役,加起来有一百多人,朝咱们铁场过来了,陈队长那边让我回来问一声用不用阻拦。”

  “官府这是来剿匪了,走,去看看。”刘恒迈步走了出去。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