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十四章 丟职的捕快

第八十四章 丟职的捕快

  衙门的那些捕快差役下了东山,走上通往县城的官道,才算松一口气。

  与捕头并齐走在一起的一名捕快低声说道:“石头,咱们就这样回去了?”

  石捕头语带不满的道:“不然你想怎样,再回东山?还是你有本事把人抓起来带回衙门。”

  “我不是那个意思。”那捕快讪讪的道,“咱们大张旗鼓的来,可就这么空手回去,知县大人那边咱们也不好交差呀!”

  边上另一个捕快插话道:“现在还管什么好不好交差,刚才你们没看到那阵仗,真动起手来,咱们这些人一个也走不了,要回去你们回去,反正我是不回去,当捕快是为了养家糊口,我可不想把命丢在东山。”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也是为了石头好。”

  “好了。”石捕头说道,“你们就庆幸吧,虎头寨的这些土匪一看就不简单,平常的土匪哪里会用火铳,就是守备大人那里的正兵营都没有这么多火铳。”

  顿了顿,石捕头继续说道:“大人那边我去说,现在全都老老实实的回县衙。”

  石捕头的地位最高,他一开口,没有人在明着争论,最多跟身边的人低声私语几句。

  一众捕快差役很快来到了东城门,走在前头的石捕头松了一口气。

  进了城门就算安全了。

  “石捕头,弄这么大阵仗出城,抓来的土匪呢?我怎么没瞧见。”见到石捕头一行人空手而回,守城门的百户装模作样的在差役之中寻找。

  守城门的兵卒都是守备府正兵营的人马,和捕快差役分属不同,一归武将,一归文官。

  看到衙门的捕快差役倒霉,守城门的兵卒毫无顾忌的调笑。

  石捕头黑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从东城门进了城。

  领头的捕头都没言语,其他的捕快差役哪怕心中不满,也强压下去,脸色难看的跟在后面。

  石捕头不说话,守城门的百户没打算这么快放过他,站在城门口大声喊道:“石捕头,你弄这么大阵仗出城抓匪,什么都没有带回来,回去不好交差呀,要不要兄弟帮你去抓匪!别客气,有需要尽管跟兄弟我说。”

  守在东城门的兵卒毫不顾忌的大笑起来。

  石捕头越走越快,头都没有回一下。

  ………………

  灵丘县衙后堂。

  知县郭斌昌穿着常服坐在后堂太师椅上,身前桌案上平铺一张宣纸,两边用镇纸压住,宣纸上写有‘为民请命’四个大字。

  “好字,好字啊!大人的字已经出神入境,‘为民请命’这四个字,尽显大人拳拳为民的炽热情怀,可见大人心中有民,乃是一心为民的好官。”边上的贾师爷看完宣纸上的四个字,连连夸赞。

  郭斌昌面露意色,端起盖碗茶啜饮了一口,才道:“听说徐家那位徐东主也好书法,本官的字和他比起来如何呀!”

  “没有可比性。”贾师爷微微一摇头。

  “嗯!”郭斌昌面露愠色。

  贾师爷急忙解释道:“学生是说徐家东主跟大人的字没有可比性。”

  郭斌昌霁色稍缓,道:“那你就说说他的字怎么个没可比性法。”

  站在边上的贾师爷打量着桌案上的几个字,沉吟了一下,说道:“徐东主本人是个商人,字里面透着一个俗,字里行间充满铜臭味……”

  正说着,后堂进来一名衙役,弓腰施礼,道:“大人,石捕头回来了。”

  贾师爷止住先前的话头,询问道:“大人,要不要学生去见一见石捕头。”

  “不必了,不过是区区匪头,关进大牢就好了,待本官有空在审。”郭斌昌又道,“贾师爷你继续说本官的字。”

  “是。”贾师爷微微一欠身,继续说道,“大人的字神韵聚存,尤其是里面一腔报国为民之心,使得本就不凡的字更上一层楼,香光居士的字也无外乎如此了。”

  郭斌昌笑道:“哈哈,比不得,比不得,董大人的书法乃是一绝,本官能有其十之二三便已知足。”

  嘴上客气,得意之色尽挂脸上。

  “大人谦虚了。”杜师爷笑应了一句。

  郭斌昌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看到来后堂送信的衙门还没离开,道:“还有事?”

  那衙役说道:“回大人,石捕头未带回匪首,此刻正在大堂等大人问话。”

  “什么?”郭斌昌脸一沉,手中盖碗重重撂在桌案上,语带不满的道,“本官已经准许他带去县衙大半的捕快差役,居然连一个上山落草的贼人都抓不回来,本官要他这个捕头还有何用,干脆换个有能耐的人代之。”

  那衙役低着头没有言语。

  边上的贾师爷劝道:“大人莫急,还是先把石捕头叫进来,问清到底是怎么回事,石捕头也是经年老吏,做事不会没有缘由。”

  郭斌昌冷哼一声,说道:“让他到后堂来,本官要问话。”

  衙役躬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石捕头来到后堂,一撩衣袍,跪倒在地上,道:“见过知县大人。”

  “石捕头,你可知罪?”郭斌昌上来就问罪。

  石捕头急忙低伏在地,辩解道:“小人冤枉,还请大人明鉴,当时在铁场,那匪首带有近二百匪寇,人人配甲,手中无不是火铳长矛,小人带去的捕快差役虽说也有百十来人,可兵甲上不如那些匪寇,无奈之下,小人只好保存实力,重新把人带回县衙。”

  话语中,他夸大见到的土匪数量,又扣了字眼,把棉甲说成是配甲,让人误以为是锁甲铁甲。

  “一派胡言。”郭斌昌一拍桌案道,“一群草寇之流如何人人配甲,我大明边军都无法做到,况且火铳乃民间禁物,他们又是如何而得,本官看你就是畏死,不战而退。”

  石捕头自辩道:“大人,小人真的没有说谎,跟小人一起去东山的人都能为小人证明。”

  郭斌昌怒道:“到了此时,还敢狡辩,本官今日就撤去你捕头之职,令换贤能代之。”

  “大人,小人冤枉,冤枉啊!”石捕头跪求。

  “自己退下,不管不愿见你这样无能之辈。”郭斌昌一甩袖袍面带霁色。

  石捕头还想再求,却见边上的贾师爷朝他使了个眼色。

  “小人告退。”石捕头临出后堂看了贾师爷一眼,这才从后堂退出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