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十八章 来自大同的消息

第八十八章 来自大同的消息

  “杨东主,你可来晚了啊!”许胖子半开玩笑的埋怨着,屁股在石凳上挪了挪。

  小床一样宽的石凳,大半都被他屁股盖住。

  石亭里还坐着一人,东山铁场主李立东,手里端着盖碗茶,见杨东主到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杨东主一来,抱拳拱手,赔笑道:“铁场的事情太多,实在抽不出身,迟了一些,二位莫要怪罪,一会儿我自罚三杯。”

  领杨东主过来的许家下人把人带到,自行退离石亭。

  待杨东主坐下,许胖子对旁边伺候他们的下人吩咐道:“把东西都撤了吧,换上酒席。”

  酒菜早就备下,石亭中的主人一发话,一道道菜肴被下人从后厨送到花园的石亭里的石桌上。

  李立东端起酒杯先喝了一口,嘴上说道:“这大冷的天,你请我和杨东主在这个地方吃饭,真当我们跟你许胖子一样,肉多抗冻啊!”

  三个人认识这么多年,又经常合作,早就已经熟知各自的秉性,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没有人会真的当真。

  许胖子也不介意别人说他胖。

  边上的杨东主也道:“这么冷的天,还不如待在铁炉跟前暖和。”

  说话的同时,他搓了搓手,互插袖口里。

  “二位,我可是好心请你们吃饭。”许胖子又对杨东主说道,“老杨你也是,整天留在铁场,遭那份罪干嘛,你们杨家也不缺那么点银子,安排个管事,什么事都不用你管,坐在家光等着收银子就行。”

  一旁的李立东附和道:“许胖子这话在理,你杨东主就是太抠门,请个管事一月能有多少银子,还不够咱们去宴宾楼吃一顿酒席的。”

  “那是你们俩,我可吃不起那么贵的酒席。”杨东主从袖口里拿出右手,抓起酒杯喝了一口,辣的直吐舌头,急忙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压一去。

  胖人一样怕冷,许胖子里面穿着棉衣,外面套着皮袄,屁股底下也垫了一大块厚厚的皮垫子,他裹了裹身上的皮袄。

  他说道:“城里闹了这么久,官府终于准备动手了。”

  正伸手端酒杯的李立东身形一顿,道:“最近城里闹的这么热闹,别人不知道,咱们三个都清楚,背后就是徐家捣的鬼,就是为了逼迫咱们这位知县大人出手剿匪。”

  杨东主脖子扭向许胖子那里,说道:“你从哪里听到的风声,灵丘这边可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不会是假的吧?”

  许胖子笑着说道:“这事,说来也巧,我手底下有个掌柜去大同办货,见到咱们这位知县从巡抚衙门里面出来,就买通了一名巡抚身边的下人,这才知道咱们这位知县是搬救兵去了,恐怕剿匪的公文用不了两天就会下来。”

  “徐有财这个老家伙这招真毒,借刀杀人,还是知县这把刀。”李立东一口喝掉杯中的酒。

  杨东主忽然说道:“虎头寨一倒,他们那个蓄热室和焦炭炼铁技术怎么办?”

  东山不少铁场主都盯着虎头寨的铁场,要不是好几百流匪每天不不间断的巡逻,早就有人强抢铁场改良的炼铁技术了。

  “这趟找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事。”许胖子身子往前压了一压,低声说道,“虎头寨的土匪这次算是完了,所以咱们要提前准备,在官府动手之前,想办法把黄槐那些人弄到手,到时候新的炼铁技术就是咱们三家的。”

  杨东主说道,“虎头寨的土匪人数可不少,光是铁场就有三百土匪,虎头寨山上的土匪数量恐怕更多。”

  “再多又能怎么样。”李立东撇了撇嘴道,“大军出动,那些土匪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许胖子笑着说道:“其实我倒不觉得虎头寨山上还剩下多少土匪。”

  杨东主不解的目光看过去。

  只听许胖子继续说道:“咱们都知道,虎头寨的土匪最先开始收平安银子,一个月也就几百两,可铁场不一样,改良的新技术,我可是听说他们铁场的精铁已经预定到半个月之后,有这么大一注财源,换做是你们,是守着那几百两的平安银子,还是多派人守住铁场。”

  “自然是铁场。”杨东主想都没想就说道。

  “对,就是铁场。”许胖子笑道,“铁场有虎头寨的土匪三百,足够护住铁场,为什么还要训练矿工护卫,说明什么?”

  “虎头寨空虚。”杨东主快速接话。

  一说一捧,极为默契。

  许胖子笑着说道:“咱们要做的就是在徐家知道这件事之前,拉拢到黄槐,弄到他手里改良的炼铁技术。”

  李立东皱起眉头,说道:“咱们不是没拉拢过,那个黄槐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软硬不吃。”

  许胖子嘴角往上一挑,冷笑道:“那是以前,现在官军即将围剿虎头寨,没有咱们庇护,一个通匪的罪名就能让他掉了脑袋。”

  “谁去和黄槐接触?”杨远说道,“铁场的管事出面恐怕不行,黄槐未必会相信。”

  “你想去?”李立东看向杨东主。

  “我……”

  杨东主刚要开口,却被许胖子打断,说道:“这事我来办,最早就是我和这些土匪先接触的,我去不容易引人怀疑。”

  李立东和杨东主两个人都没说话,既没答应,也没反对。

  见状,许胖子眉头拧了起来,道:“怎么?你们也想去?”

  从两个人的表情上,他能感觉到,这两个人不愿意让他单独接触黄槐,或者说担心他得到改良的炼铁技术后不愿意分享给他们两家。

  “我们也不是那个意思。”杨东主讪笑道,“这件事这么大,我看还是咱们三家一同见这个黄槐,更容易让他相信。”

  没说的那么白,许胖子还是能感受到两个人的不信任。

  对此,虽然他心中不满,却也没太生气,换做是他,一样不会放心别人单独和黄槐接触。

  毕竟哪家铁场能拿到改良的炼铁技术,凭借精铁的质量和价格,很快就能挤垮其他铁场,在东山一家独大。

  许胖子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咱们一起去见,明天我安排人把他出来,咱们三个人就在我的铁场里等他。”

  阳和卫,兵备道衙门侧门,一名身背令旗的传令兵,骑快马离开卫城,直奔灵丘而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