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十九章 范永斗

第八十九章 范永斗

  “知道我为什么单独把你留下吗?”说话的是个长脸中年人,身形却很壮硕。

  “东家我……”王掌柜张了张嘴,最后一低头,说道,“是灵丘这批铁的事情。”

  范永斗坐在座位上,手里抱着暖炉,说道:“你也是跟了我十几年的老人,做了快十年掌柜了吧。”

  王掌柜低着头说道:“自打二十五岁就跟了东家,现在快十七年了,九年前东家安排我去宣府,做了掌柜,把宣府的铺子交由我打理。”

  “记得那时候咱们都还算年轻。”范永斗说道,“有人说你用铺子里的银子买闽铁,又以晋铁的价格卖出去,与人勾结,从中赚取利润,有没有这回事?”

  “冤枉啊,东家,冤枉。”王掌柜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范永斗抱着暖炉,说道:“别人说的我不信,今天把你留下来,我就是想听你亲口说。”

  “没有,绝没有此事。”王掌柜急切的道,“东家,铺子里卖的就是晋铁,根本不是什么闽铁,而且每项开销都有账可查,东家不信的话尽可以查账。”

  范永斗皱了皱眉头,冲外面喊道:“来人,把东西拿上来。”

  屋门被打推开,走进来两名下人,手中搬着一块铁锭走到屋中间,放在了王掌柜身前。

  “看一眼,你说的晋铁是这个吗?”范永斗目光在地上的铁锭上面扫了一眼。

  王掌柜俯下身子,认真的用手摸了摸,拿手指又敲了两下,捣鼓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没错,是晋铁。”

  “把另一块也抬上来。”范永斗对那两名下人又吩咐了一句。

  两个下人转身出屋,很快又抬来一块铁锭,和之前那一块铁锭并齐放在一起。

  范永斗抬手一指,道:“你再看看这块。”

  王掌柜仔细打量了一遍后搬进屋中铁锭。

  “如何?”范永斗一问。

  “表面看上去相差不多,说两者都是闽铁也没有问题。”王掌柜如实的回答。

  范永斗说道:“这两块铁锭,一块是从你铺子里面搬来的晋铁,另一块是我让人从外面买回来的闽铁。”

  “东家……”王掌柜跪在两块铁锭旁边道,“不是有意要隐瞒东家,原本是想等事情稳定一些再和东家您说。”

  “哦?怎么回事?”范永斗手掌搓了搓暖炉外壁。

  王掌柜说道:“东家有所不知,灵丘东山又多了一家铁场,以往咱们都是从徐家拿铁,这一次我去灵丘,发现那家铁场产的精铁质量比得上闽铁,却和晋铁一个价,所以这一次从灵丘回来,带回来的铁,一部分来自徐家铁场,另一部分来自东山另一家铁场。”

  范永斗没有说话,手指轻轻敲打炉壁。

  王掌柜继续说道:“这家铁场背后的东主是虎头寨的土匪,虽然产好铁,可这些人毕竟是土匪,为官府不容,我担心他们的铁场会留不下,早晚被官府剿了,也就没有和东家您说。”

  “一群土匪,开了铁场,还会炼铁。”范永斗说道,“可查清楚是什么来路?”

  “具体的不太清楚,不过徐家那边说他们用什么焦炭炼铁,产量高质量好,堪比闽铁,对了,”王掌柜似乎想到什么,“上一次和七爷去灵丘押货,就是被这伙土匪拦下,这伙土匪不认徐家的令旗,逼着七爷交了平安银子,才放咱们范家车队过去。”

  “起来吧。”范永斗这才让王掌柜起身。

  跪在地上的王掌柜偷偷松了一口气,扶着边上的铁锭站起身。

  范永斗说道:“咱们范家去灵丘,只买徐家的铁,其他家绝不能买,明白吗?”

  “东家,徐家的铁质量上要差不少。”王掌柜面露惊讶,不明白为什么有好铁不买,要买质量差的铁。

  “太原有位姓徐的按察副使,是灵丘徐家人,咱们没必要为了一点银子,得罪这位徐大人。”范永斗说道,“咱们范记的铁,只有少量一部分在几个铺子发卖,大部分送去关外卖给北虏,闽铁也好,晋铁也好,其实没多大关系。”

  范永斗放下暖炉,端起手边的盖碗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反倒是你提到的这伙土匪,得罪了徐家,手中又握着这样一个来财的生意,如小儿手捧元宝过闹市,徐家如何会放过,咱们只要安心等着就好,徐家拿到了新的炼铁技术,一样会把铁卖给咱们,何必急于一时。”

  听完,王掌柜醍醐灌顶,自己险些铸成大错,为范家惹来敌人。

  “东家,我错了。”王掌柜语带哭腔的跪倒在地。

  “起来吧。”范永斗手掌虚抬一下,道,“行了,回宣府去吧,盯好宣府的铺子,灵丘那边你也不要去了,我会安排其他人接手。”

  “是。”王掌柜缓缓站起身,转身退了出去。

  等他走后,范永成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说道:“为什么还让他回宣府,虽然灵丘的事情他没有隐瞒,可他依然勾连外人,低价买走咱们铺子里的铁,转手按照闽铁卖出,从中获利。”

  范永斗揣起暖炉,说道:“他也跟了我十几年,总不能让人觉得我范永斗是凉薄之人,先让他守着宣府的铺子,来年开春,安排他出关往北虏送货,死在北虏手里总比死在我的手里要好。”

  范永成走到一旁的座位前坐下。

  下人奉上一杯热茶。

  范永斗又道:“如今你也算有了秀才功名,留在家中安心读书,三年后的乡试争取考一个举人回来,家中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一切有我操持。”

  “举人我是不想了,能得秀才已是不易。”范永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道,“大哥,你就真的不动心?晋铁的价格卖闽铁,这里面利润可不小。”

  范永斗认真的说道:“咱们范家之所以能把生意做这么大,因为各处都有卖咱们范家面子的官吏,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得罪了一名按察副使,可不值得。”

  “我不信。”范永成一摇头,道,“这可不是蝇头小利,把铁送到北虏那边,起码四五倍的利润,看来大哥你跟我都不说实话。”

  听到这话,范永斗咳嗽了一声,面色一丝尴尬,道:“好了,我已经安排人去灵丘,只不过没打范家的旗号。”

  范永成笑道:“哈哈,这才像我熟知的大哥,有银子赚的生意,绝不会放过。”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