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十章 有人请吃饭

第九十章 有人请吃饭

  “掌炉,有人找。”远处有人喊了一声。

  黄槐往外瞅了一眼,旋即收回目光,说道:“你们几个盯好炉子,下一炉铁水就要出来了,一定不能出问题。”

  说完,他从扇炉边上退下来,拿起边上的一件袄子穿上,这才走出来。

  “掌炉。”一名矿工满脸谄媚的凑了上来。

  “你找我?”黄槐瞅了这矿工一眼,语气淡淡。

  这人他知道,铁场的矿工韩三,平时干活偷奸耍滑,还喜好赌钱,经常嫌铁场的赌局不大,限制太多,一有时间就会下山去赌钱。

  不过这个韩三对他毕恭毕敬,有事没事都会奉承几句,这让他成为铁场副管事之后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然早就把这个韩三开除出铁场了。

  韩三缩着脖子微弓腰,一脸谄笑道:“掌炉,小的想请您吃饭,还请您赏光。”

  “吃饭?”黄槐上下打量了一眼韩三,道,“你一个赌鬼还有银子请我去吃饭?”

  脸上写满了不信。

  韩三陪笑道:“请别人自然没有银子,请掌炉吃饭的银子一定有,还请掌炉赏小的一个面子。”

  铁场的饭食是不错,可天天吃这么几样,吃久了也腻。

  黄槐面露犹豫。

  与其他矿工相比,他自打来到铁场从没有离开过,想要离开铁场出去一趟不会有人阻拦,只需要和陈洪涛这个管事说一声即可。

  最近盯上铁场改良的炼铁技术的人不少,他担心这个韩三是替别人来当掮客的。

  稍作犹豫,黄槐开口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不说清楚我可不去。”

  听到这话,韩三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这边,低声说道:“许家,杨家,李家,东山三大铁场东主请掌炉您吃饭,小的就是传个话,还请掌炉不要推辞。”

  黄槐一愣。

  他想过韩三是替别人出面找上他,也想过会是某一个铁场主,可没想到请他的是东山四大铁场主中的三家。

  东山四大铁场主中徐家实力最强,铁炉最多,另外三家单独一家不如徐家,可三家加起来比徐家的炉子多,矿工也多。

  除了这四家之外,东山其余的铁场主,都是些一两个炉子的小铁场。

  韩三见黄槐犹豫,一旁劝说道:“掌炉,不就吃一顿饭么,换做小的早就去了。”

  黄槐没说话。

  他知道,这三家东主找他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改良的炼铁技术。

  作为待在东山几十年的矿工,对于东山四大铁场主的实力太了解了,任何一家想要在东山立足的铁场,都不敢得罪这四家铁场。

  都说东山不允许外人建铁场立铁炉,可东山的老矿工都知道,实际上真正不允许外人立铁炉的只有四大铁场主,其他铁场主没得选择,只能跟在四家铁场后面摇旗呐喊。

  真要和这几个大铁场东主见面,黄槐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胆子拒绝这些铁场主的要求。

  见黄槐还在犹豫,韩三低声说道:“掌炉,咱们铁场的刘东主快完了,还是要早做打算,给自己找一条活路。”

  黄槐一惊,看向韩三,忙问道:“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铁场背后东主是虎头寨土匪,一直是他心中一根刺。

  虽说当时在虎头寨答应的痛快,可那是因为他实在没活路,不投匪他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不像现在,手里有银子,还有技术,去任何一家铁场起码一个掌炉的身份。

  他和陈洪涛不同,陈洪涛家中有妻儿老小,而他只有一个人,自己吃饱,全家不饿。

  韩三低声说道:“小的也只是听别人说了那么一嘴,具体怎么回事,掌炉见到几位铁场东主不就全知道了。”

  犹豫了片刻,黄槐说道:“在什么地方吃饭?”

  见他答应,韩三一喜,小声说道:“不远,就在许家铁场,三位东主已经等候多时,就等掌炉你过去了。”

  “行,你去铁场外等我一会儿,我去和陈管事说一声。”下了决定去见那几位东主,黄槐也不再犹豫。

  他找到陈洪涛,说要离开铁场出去一趟,陈洪涛并没有怀疑什么,并且还嘱咐他不用太急着回来,天黑之前回来就可以。

  铁场规矩严格,戌时之前必须回铁场,不然只能等第二天早上,过了戌时便不允许矿工随意进出铁场。

  韩三等在铁场门口。

  今天是他休息的日子,允许离开铁场一天。

  十五天允许离开铁场一次,不是所有的矿工都在一天离开铁场,而是分开批次,保证铁场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安排矿工休。

  当然,雨雪天气不算在内。

  有也是今天休息的矿工从外面回铁场,见到铁场门前的韩三,打趣道:“韩三,今天怎么没下山去玩一把。”

  韩三讪讪的说道:“有事,有事,今天不赌了。”

  “这可不像你性子,每次休息,你不把身上那点工钱输干净都不回来,今天倒是转性了。”那矿工见到韩三,也不急着进去。

  韩三留在铁场门口是在等黄槐,自然不愿意让熟人见到他和黄槐走在一起,可这矿工不走,忍不住催促道:“你还不回去,一会儿铁场可就开饭了,去晚了你他娘的连口汤水都喝不到。”

  这话自然当不得真,去晚了可能一些肉食剩不下什么,但粮食还是管饱。

  秋粮下来的时候,虎头寨高价收下周围几个村子的粮食,如今最不缺的就是粮食,每隔一段日子,都会有大车从虎头寨运粮到东山的铁场。

  虽然知道韩三说的是玩笑话,那矿工还是忍不住回铁场等着中午放饭。

  铁场饭食每顿都有油水,对很多以前连肚子都吃不饱的矿工来说,最高兴的不是领工钱,而且每天放饭的时候。

  工钱每个月只有一天,放饭天天都有,每天能填饱肚子,比拿到工钱还要让矿工满足。

  那矿工离开不久,黄槐从铁场里面走了出来。

  韩三急忙迎上前去。

  “走吧。”黄槐说了一句。

  韩三一喜,知道黄槐已经找陈洪涛说完,答应和他一起去许家铁场。

  “黄掌炉,这是要出去?”

  一道阴冷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吓了黄槐一跳。

  黄槐回过头,讪笑道:“原来是陈头,也出去?不是,我出去。”

  做贼心虚就是黄槐现在这个样子,别人一喊他,自己先心虚,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

  黄槐口中的陈头不是陈寻平,而是杨远的副手,谍报队副队长陈大庆。

  相对于杨远经常消失不见,陈大庆经常往返灵丘县城和铁场,所以铁场见过他的人不少,但知道身份的只有少数几个,其中就包括黄槐这个铁场副管事。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