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十三章 没银子不出兵

第九十三章 没银子不出兵

  回到铁场,黄槐一个人闷头往里走,心中慌乱的厉害,脑海中始终盘旋着官府即将剿匪的消息。

  别看虎头寨有一千多土匪,他不认为虎头寨的土匪能在官府围剿下存活下来。

  万历年间,天灾人祸还不多,百姓对于代表大明的官府充满信心,大明官员对大明充满信心,绝不会相信大明会在二十年后亡国。

  东面的东虏虽然在萨尔浒一战赢得胜利,可在很多大明官员眼中,东虏不过是疥癣之疾,辽东一偶,用不了多久就会覆灭。

  很多大明官员从心底认为,东虏远远比不上当年屡次入关抢掠的达延汗,北虏才是大明防御的重点。

  “黄掌炉,这是刚从山下回来?”

  正往房舍走去的黄槐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陈大庆的声音,心中一慌,做贼心虚的他险些吓得跌坐在地上。

  黄槐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说道:“原来是陈头,这是要走?”

  “黄掌炉好像不太愿意见到我。”陈大庆眼睛微微一眯,整个人让人感觉更加阴冷。

  黄槐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出来,道:“陈头说笑了,我刚从山下回来有些累,正要回房里休息。”

  陈大庆一点头,笑道:“那就不打搅黄掌炉休息了。”

  “好,陈头有事尽管去忙,我先回去了,实在太累。”黄槐笑着应付了两句,快步朝房舍那边走去。

  陈大庆望着黄槐的背影,手指反复搓动着下巴。

  ………………

  “大人,兵宪大人的的公文已经下来好几天了,咱们是不是该出城去虎头寨剿匪了?”说话的是位身穿青袍官服的武将,前胸绣着彪图,是位千户。

  坐在公案后面的李怀信一皱眉,道:“没饷怎么出兵,是你出这笔银子还是本官出这笔银子?一纸公文就想让本官出兵,等着吧,什么时候凑齐了饷,本官什么时候出兵。”

  公案上一纸加盖了兵备道印章的公文,被他随手丢到一边。

  和绝大多数武将不同,李怀信从小读书认字,考过秀才,可惜没中,后来家中老大病死,家里仅剩下他这么一个儿子,继承了世袭千户,来到了灵丘做守备。

  王千户咧了咧嘴,道:“下官没银子。”

  “没银子你说个屁。”李怀信啐骂了一句。

  他们这种地方守备和卫所一样,最不受待见,他这个守备归大同总兵统辖,属于营兵,按月领饷,如今隔三差五就欠饷,日子过的还不如卫所的一个千户。

  王千户说道:“据说是巡抚大人下的剿匪令,兵备道走的公文,咱们收到公文放任不管,将来容易被巡抚大人怪罪。”

  “皇帝还不差饿兵,两个月没见过饷,拿个屁剿匪。”李怀信嘴上骂道,“真当老子是傻的,徐有财那个老梆子不愿意出银子,却想要让本官给他卖命,也就是郭斌昌这个蠢货知县才会上那个老梆子的当。”

  “大人息怒。”王千户说道,“这一次和徐有财找来的那一次不一样,兵备道派来的公文,咱们就算再不满,也要出城剿匪。”

  李怀信斜睨了王同一眼,说道:“别以为本官不知道你跟徐家的那点关系,想要让本官出城剿匪可以,告诉徐有财那个老梆子,银子拿来本官立即出兵。”

  他对徐家没有丝毫好感。

  之前他几次带兵去虎头寨剿匪,都因为徐家提前通风报信,使他无功而返,后来徐家商队被劫,徐有财找上守备府让他出兵剿匪,却连一两银子都舍不得出,想白白使唤他守备府的兵马,这让他对徐有财更不满了。

  当众被提到与徐家的事情,王同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李怀信看着他说道:“你去转告徐有财,拿出两千两银子,本官立即带兵出城剿匪。”

  “会不会太多了。”王同苦着脸说道。

  李怀信冷笑道:“他徐家不差这么点银子。”

  “那下官这就去和徐家商量。”王同告退一声,往外走去。

  坐在公案后面的李怀信对着王同的背影说道:“顺便和徐有财说,本官虽然不开铁场,却也知道东山的事情。”

  “下官明白。”王同应了一声。

  等王同离开公房,另一名千户陈玉胜说道:“大人,徐家会同意拿银子吗?”

  李怀信撇了撇嘴,道:“不拿没关系,不拿本官就不出兵,看谁耗得过谁,最多本官去别的地方做官,难道徐有财还能把本官这个世袭千户让朝廷收走。”

  “自然是不能。”陈玉胜说道,“大人说的东山铁场是怎么回事,干嘛还要让王千户特意转告徐家。”

  李怀信笑道:“东山如今热闹极了。”

  一旁的陈玉胜一脸不解。

  …………

  王同骑马离开守备府,沿着城里主干道一路疾驰,很快来到西城徐家的大门外。

  徐家门房识得王同是守备府的千户,不敢耽搁,急忙去后院报信。

  时间不长,徐管家从里面迎了出来。

  “王千户,快请进,我们家老爷在书房。”徐管家把王同让进来,陪在一旁往北院走去。

  王同一言不发,跟着徐管家来到北院的书房。

  一进屋,他见徐有财正在桌案后面练字,眉头一皱,当即说道:“徐老爷,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练字,如今兵备道下来的剿匪公文已经到了好几天,李怀信那边一兵未发,你就不着急。”

  “不急。”徐有财右手腕晃动,写完最后一笔,才直起身说道,“他李怀信还能违抗巡抚大人的命令,这个兵他早晚会出。”

  “你徐老爷心真大。”王同说道,“守备府两个月没收到饷银,李怀信一句没饷,就算兵宪大人也不能强令他出兵剿匪。”

  “那是你们衙门的事情,与我有何干系。”

  徐有财放下毛笔,用清水净了净手,拿起边上的绸布擦干,走到太师椅前坐下,端起边上的盖碗喝了一口茶。

  王同走到另一边坐下,说道:“看来你是真不着急,那我还替你急个什么劲。”

  “王大人请用茶。”徐管家送上一杯热茶。

  王同接过来,提起碗盖,放在嘴边吹了吹,轻轻缀饮一口,放到一旁,说道:“李怀信让我告诉你,拿出两千两银子,他才会出兵剿匪。”

  “什么?两千两,他疯啦!”徐有财瞪大眼睛。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