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找范家帮忙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找范家帮忙

  “徐老爷想要什么交代?”

  李怀信把马交给一旁的家丁带去马棚,转过身,冷眼看着徐有财。

  徐有财一脸怒容道:“守备大营的人杀了我铁场的人,难道你这个灵丘守备不该给一个交代吗?”

  “你确定车上的人头是你徐家铁场的人?”李怀信说道,“这些人头都是本官带兵在虎头寨斩杀的土匪,徐老爷说这些人头是徐家铁场的人,那本官不得不怀疑徐老爷有通匪的嫌疑。”

  徐有财气道:“荒谬,你这是污蔑。”

  “徐老爷,本官劝你还是回去,不要再这里胡搅蛮缠,不然本官治你一个通匪之罪。”李怀信一甩袖袍,转身走进守备府。

  徐有财追过去,却被守在守备府门前的兵丁拦在门外。

  押送人头的兵丁把徐管家从大车边上驱赶开,押着一车人头从偏门运进守备府。

  “李怀信,不要以为在灵丘你可以一手遮天,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交代,这件事没完。”徐有财站在守备府外破口大骂。

  徐管家走过来,劝道:“老爷,还是先回去,您在这里骂也于事无补,徐老四的事情咱们可以找知县大人,这一次官军去虎头寨剿匪,知县大人也跟着一起去了。”

  “狗屁剿匪,他们这是把我徐家的人当成匪给剿了。”徐有财大骂一句,旋即又道,“扶我上马车,去县衙。”

  徐家的马车可以说是灵丘最豪华的马车,没有之一,整个灵丘无人不识。

  车夫在徐有财催促下,一个劲的抽打拉车的马匹,一路急行。

  路上行人见到,远远躲开,一些小贩来不及收拾东西,不少货物被撞倒,撒了一地,也只能自认倒霉。

  徐家在灵丘霸道惯了,他们这种小门小户不敢得罪。

  一路畅通无阻,徐家马车来到县衙外。

  徐管家小心翼翼的把徐有财从马车上搀扶下来,陪同徐有财一起走向县衙,

  “进去通禀一声,就说我们老爷来拜见知县大人。”徐有财对府衙外的一名衙役说。

  “徐老爷您稍等,小的这就去通传。”衙役答应一声,转身跑向后堂。

  徐有财气哼哼的道:“杀良冒功杀到我徐家头上,真以为我徐家好欺负,这事没完,敢动我徐家的人,我看他有几颗脑袋够砍。”

  “老爷消消气,一会儿见到知县大人事情就全清楚了,到时候可以与知县大人联手,治李守备的罪。”徐管家一旁劝说。

  徐有财一脸焦躁的看向衙门里,不满道:“送个信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老爷别急,想来也快出来了。”徐管家站在一旁安抚。

  时间不长,进去送信的衙役黑着一张脸从衙门里走了出来。

  见到衙役出来,徐有财不等对方说话,迈步就往里走。

  “徐老爷,您请回吧!”衙役急忙挡住徐有财,说道,“我们大人身体不舒服,今天不见客,请回。”

  徐有财脸一沉,道:“你可跟你们大人说清楚我是谁?”

  “徐老爷,你别为难小的,我们大人说了不见客,谁来不也行。”衙役挡在门前,寸步不让。

  徐有财没想到知县会不见他,这让他脸色异常难看。

  之前的两任知县,哪一个敢把他拒之门外,一听到徐家两个字立马奉为上宾,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被拦在县衙外面。

  徐管家说道:“老爷,咱们还是先回去,从虎头寨回来的人不少,总有人知道官军去虎头寨发生的事情,不如先弄清楚徐老四的事情,再来见知县大人。”

  徐有财憋着一肚子火回到马车上。

  “回徐家。”徐管家对车夫吩咐一句。

  车夫一扬马鞭,驱赶拉车的马匹,一路返回徐家。

  马车停在徐家院门外。

  徐有财从马车走下来,对身旁的徐管家说道:“你去打听一下,官军去虎头寨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弄清楚了回来告诉我”

  去往虎头寨的人不少,有捕快差役,也有守备大营的营兵,想要打听清楚官军在虎头寨发生的事情并不困难。

  徐管家在宴宾楼请一名守备大营的总旗官吃了一顿,很快从对方嘴里弄清楚事情的始末。

  整个徐家大院静悄悄,下人和丫鬟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太大声音,惹来自家老爷的怒火。

  掌灯后,徐管家从外面回来,径直来到北院的书房。

  见到徐有财后,他把自己打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么说咱们铁场的人是虎头寨土匪杀死的?”徐有财皱起了眉头。

  虎头寨土匪比他预想中要厉害,连灵丘守备大营都奈何不得这伙土匪。

  徐管家说道:“这事只能怪徐老四自己蠢,带着咱们徐家的人替守备大营的人送死。”

  那总旗并没有告诉徐老四是死在李怀信的家丁手中,徐管家以为徐老四也是被虎头寨的鸟铳打死的。

  徐有财捻了捻下巴上的胡须,道:“李怀信和郭斌昌两个人一定与虎头寨土匪有了什么约定,不然郭斌昌不会不见我,李怀信更是把咱们铁场的人头带回来,算作自己剿匪的功绩。”

  徐管家说道:“老爷,咱们要不要找一下二爷那边,让二爷从官面上想想办法,逼迫李怀信再去一次虎头寨剿匪。”

  “不妥。”徐有财摆了摆手,道,“现在就算借李怀信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去虎头寨,而且他完全可以说虎头寨的土匪已经被他剿灭,别忘了,他带了一车人头回来。”

  “那咱们就放任不管?任由徐老四白死了。”徐管家道,“听说虎头寨的那个铁场新建了两个铁炉,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铁,只要新增的两个炉子出铁,肯定会影响咱们徐家铁场的生意。”

  徐有财冷声道:“虎头寨的土匪不能留。”

  站在一旁的徐老爷提醒道:“老爷,咱们可以让二爷出面,想办法调来边军去虎头寨剿匪,虎头寨的土匪再厉害,难道还能比官军还厉害。”

  徐有财摇了摇头,道:“边军主要防备北虏,轻易不会动,除非老二是大同巡抚,还有可能调动边军,不然边军是不会跑到灵丘来征剿一伙土匪的。”

  徐管家说道:“听守备大营的那个总旗说,虎头寨有上千土匪,比灵丘守备的兵马都多,有这么多土匪在,巡抚大人要是知道,一定不会放任不管。”

  “没用,郭斌昌和李怀信不会承认的。”徐有财说道,“官场上的事情你不懂,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有在搂银子的时候才积极。”

  徐管家低头不语,沉思一会儿,忽然说道:“范家,对,老爷,咱们可以找范家帮忙?”

  “范家?”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