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奴才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奴才

  徐有财犹豫许久,一摇头,道:“不妥,范家的实力在宣府,大同这边本来就弱,就算想帮,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让咱们徐家欠下人情。”

  “老爷您忘了,范家在大同的那个掌柜,李维铭。”徐管家低声说。

  “他?不过是范家在大同的一个掌柜,能帮上什么忙。”徐有财不以为然。

  “老爷,咱们还真不能小看这个李维铭。”徐管家说道,“有一次闲聊,小的听他说认识马匪,既然官面上动不了虎头寨,不如请马匪出手。”

  徐有财一愣,旋即一摇头,道,“虎头寨土匪人数众多,连官军都攻打不下来,马匪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根本不需要拿下虎头寨。”徐有财一脸神秘的道。

  “什么意思?”徐有财不解。

  徐管家说道:“只要杀死那个刘恒,他下面的头目一定会为了争夺大当家的位子乱起来,他们的铁场自然会跟着乱,到那时,铁场变得人心慌慌,不就是咱们徐家好机会。”

  徐有财面露沉思,半晌后,道:“主意到是不错,可那刘恒身为虎头寨大当家,马匪拿不下虎头寨,根本杀不了刘恒。”

  “不需要这么麻烦。”徐管家说道,“虎头寨土匪人数众多,可刘恒去铁场不会带太多人,咱们可以买通他们铁场的矿工,等刘恒来铁场,让马匪埋伏在半路上截杀他。”

  徐有财问道:“那些马匪可靠吗?做这事一定要保密,不能提前泄露出去。”

  徐有财恭敬的说道:“老爷放心,是大凉山的一伙儿马匪,绝对安全。”

  “那行,事情交给你去办,咱们在城外还有一个庄子,人来了以后先藏在庄子里。”徐有财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

  火气比徐管家刚回来的时候消去不少。

  ………………

  “大当家,陈大庆从铁场回来了。”赵宇图来到刘恒跟前。

  天色彻底黑下来,山寨各处都点燃了火把。

  白天一战,留在地上的尸体都被拖到后山掩埋,垛墙前面重新铺了一层泥土,盖住地上的血渍。

  垛墙上,一队队流匪巡逻,下面的墙室里,也有火铳手守在里面。

  “属下拜见大当家。”陈大庆一来,行了一礼。

  “事情解决了?”刘恒放下手里的账本,问了一句。

  陈大庆说道:“黄槐和几个叛逃的铁场矿工都被属下除去,许家铁场那边并没有得到焦炭炼铁技术。”

  “事情做的不错。”刘恒夸了一句,又道,“接替黄槐的人选选好了吗?铁场的生产不能耽误。”

  陈大庆说道:“陈管事已经选好接替的人,都是积年的老矿工,接替黄槐一点问题没有,而且又多选出来两名矿工,作为新建完成的两个铁炉掌炉。”

  “陈洪涛做这个铁场管事还是合格的,但你也不能放松警惕,防备那些打咱们铁场主意的人。”刘恒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是,属下明白。”陈大庆恭敬的应了一句。

  等陈大庆离开后,刘恒拿起账本,借着桌上的油灯火光继续看起来。

  东山铁场是虎头寨重中之重,关乎虎头寨的安稳,每次铁场送来的账本,刘恒都会不厌其烦的核对一遍。

  核对完最后一笔账目,刘恒放下账本,用手揉了揉额头。

  “大当家,属下煮了碗面,喝点面汤,暖和暖和。”

  李树衡端了碗面走进来,放在炕桌上。

  “别说,还真有点饿了。”刘恒笑着说了一句,拿起筷子,就着热气吃了起来。

  一碗热面下肚,冰凉的两只手暖和了不少,刘恒放下筷子,抹了一下嘴头,说道:“树衡哥,你这手艺见涨,煮的面越来越好吃了。”

  李树衡笑着说道:“喜欢吃就多吃点,不够锅里还有。”

  “够了,够了。”刘恒说道,“吃太饱晚上不容易消化。”

  李树衡收起碗筷,并没有走,而是说道:“剿匪的事情暂时解决了,咱们也算在灵丘站稳脚跟,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咱们虎头寨有一千多土匪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官府不会一直眼睁睁看着咱们盘踞在虎头寨,早晚还会有下一次剿匪,咱们不能不提前做好准备。”

  “树衡哥你提醒得对。”刘恒说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所以才会给灵丘知县和守备一成铁场份额,就是想要拉拢他们,和咱们站在一起,然后通过他们拉拢到其他官员。”

  李树衡笑着说道:“我看不仅如此,杨远呢?走了快一个月了吧!”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树衡哥。”刘恒说道,“杨远被我派去了天津卫,我想从天津卫弄一些会造炮的匠户来咱们虎头寨。”

  “你,你造炮要做什么?造反?”李树衡面露惊色。

  刘恒解释道:“咱们大明的官员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没有实力,咱们早晚会被他们吃的连渣都不剩,所以我准备一方面拉拢他们,一方面扩充自己实力,等有一天连大同镇边军都奈何不得咱们,咱们才算真正的安稳。”

  李树衡张了张嘴,最后说道:“你这……胆子也太大了!”

  虎头寨一千多的土匪简直是绝无仅有,一般的土匪寨有二三百土匪都是大寨子,很多土匪寨只有五六十土匪,他没想到刘恒手里面掌握一千多土匪都不满足,还要扩充,而且还要自己造炮。

  这妥妥的是往造反路上走。

  刘恒笑道:“我这也是为了自保,就拿这一次官军剿匪来说,要不是咱们实力够强,恐怕已经被官军剿灭,到时咱们会是个什么下场,不用我说,树衡哥你也清楚。”

  犹豫了一下,李树衡试探的说道:“要不咱们减少一些山上的流匪,安排他们进入铁场做矿工,这样一来山上的人少了,想来官府也不会刻意为难咱们。”

  “不妥。”刘恒当即摇头。

  他只恨自己实力不够,怎么可能会主动削弱自己的实力,要知道大明朝拢共剩下二十多年,这还不算东虏的几次进关抢掠,不然留给他的时间更短。

  想要在这个时代活下来,要么乖乖做奴才,要么逃去南方出海。

  出海这条路想都不用想,这个时代的海商和海寇没多大区别,没实力就等着被丢进海里喂鱼,至于留在大明做奴才,那也要先活过几轮屠杀再说,等活下来才有资格给东虏做奴才。

  做奴才是不可能做奴才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奴才。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