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动手前的准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动手前的准备

  刘恒带马云九进屋,其他的人被带到了其他的屋里休息

  屋中有个火炕,一进屋,刘恒脱鞋上炕,盘坐在上面。

  火炕烧的暖暖的,屋中温度适宜,坐在火炕上面,两个人脱去了身上的外套。

  炕上摆有一张炕桌,两个人一人坐一边。

  “虎头寨能够自己造兵甲?”马云九问向刘恒。

  刘恒点点头,道:“虎头寨有自己的铁场,平常的棉甲锁甲鱼鳞铠都能造,山寨用的火铳,都是自己造的,马头,要不要留下来,我专门成立一支马队,由马头你担任马队大队长。”

  马云九面露迟疑。

  虽然他不知道大队长是什么职位,可虎头寨一个中队就有上百人,一个大队起码也有几百人。

  这样一个位置,手下的人头,比现在他们大凉山整个山寨的人加起来都多。

  虎头寨不仅人手众多,还有自己的铁场,自己的兵器场,可以打造自己的兵器盔甲,能在虎头寨做个土匪头目,比在大凉山做大当家都强出不知多少。

  要说一点不动心是假话,可让他就这样离开石云虎他也做不到。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石云虎来到虎头寨,重新成为流寇大营的大柜,而刘恒与李树衡他们依然做后营大当家和弓手营大当家。

  当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恒把虎头寨做得这么大,如何会甘心把大当家位置让出来,更不要说当初石云虎几次要除去刘恒他们,双方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犹豫了片刻,马云九一摇头,道:“多谢刘兄弟好意,我想大当家那边更需要我,等和刘兄弟拿下徐家的庄子,我们就回大凉山。”

  最终还是拒绝了刘恒的挽留。

  对此,刘恒感到可惜,马云九的拒绝,让他失去了这些可以替虎头寨训练出马队的人才。

  不过,他也并非一定要用这些人不可,边军中并不缺少夜不收,相信总机会招揽到这样的人才。

  兵器场的人送来了半盆炖肉和四张大饼,放在炕桌上退了出去。

  “先吃东西,今晚事情不少,不吃饱了就没有力气干活。”刘恒卷起一张大饼,用筷子夹起一块流油的肥肉,一口咬了下去,又吃了一口大饼。

  马云九看了看炕桌上的炖肉,蠕动了一下喉结,道:“你们铁场天天吃这个?”

  炖肉没有几个小时炖不烂,他来到兵器场没多久就送上炖肉,明显这些炖肉不是因为刘恒到来而特意准备,应该是兵器场准备的晚饭。

  刘恒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说道:“兵器场这里半个月炖一次肉,有猪肉,也有牛羊肉,咱们这次算是来巧了。”

  兵器场每隔半个月会专门做一次炖肉,平常的饭菜从不缺少油水,一般的秀才家里都吃不了这么好的饭食。

  很多百姓家中,上午一顿粥,下午一顿粥,只有农忙的时候才能吃上干的,油水的饭菜就不要说了,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一两次。

  光是兵器场提供的饭食,哪怕不要工钱,赵家峪的村民都争着抢着来兵器场做活。

  四张大饼,两个人一人吃了两张,盆子里的肉也都吃干净,盆底的油汁被马云九用大饼抹干净吃掉。

  打了一个饱嗝,马云九舒服的半躺在炕上,嘴里说道:“虎头寨的日子过得真舒服,我都快舍不得走了。”

  刘恒笑道:“那就留下来,天天有肉吃。”

  “不行啊,石大柜那边还等我回去。”马云九婉言拒绝。

  对此,刘恒也不强求。

  刘恒下炕拿来两个大茶缸,让人泡了一壶热茶送上来,分别给自己和马云九倒了半个茶缸的茶水。

  “这个大茶缸真不错,前几天住在徐家的庄子,我看到庄子里不少下人都用这个东西吃饭,刷干净了还能盛水喝,很方便。”马云九转了转矮桌上的大茶缸。

  刘恒笑着说道:“马头要是喜欢,我让人准备一些给马头带上。”

  “那敢情好。”马云九道,“这个东西使用起来方便,不怕磕碰,给山上的弟兄用正合适。”

  刘恒回身从炕头拿出一个布包,放在炕桌上,说道:“这是二百两银子,算是耽误马头这次买卖的补偿。”

  “这……太多了,我不能收。”马云九摆了摆手,道,“咱们本就是一个流寇大营出来的,虽然阴差阳错,你来到了灵丘,而我去了大凉山,可终归用一个马勺舀过饭吃,总不能为了一点银子就去杀你,当初我不知道徐家要杀的人是你,不然我根本不会接下这桩生意。”

  “马头误会了,小弟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刘恒说道,“如果不是马头你,换做其他人来截杀小弟,说不定真会被徐家得逞,按理说我还要谢马头你呢,所以这些银子务必收下。”

  说着,他把银子往前推了推。

  “不,不,不,我不能要。”马云九连连摆手推辞。

  刘恒说道:“这次来,马头你也看到了,虎头寨不缺这点银子,虎头寨在东山有一家铁场源源不断的赚银子,但我想马头在大凉山那边还有不少兄弟要吃饭,所以这些银子安心拿着。”

  马云九看着炕桌上的银子,犹豫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替大凉山的兄弟谢过刘兄弟了,以后刘兄弟但凡有需要,尽管来大凉山找我们。”

  “哈哈,好。”刘恒笑着点了点头。

  “大当家,这是徐家庄子的整体图,是从那两个庄丁口中问出来的。”陈大庆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白纸。

  白纸铺在炕桌上,上面标记的庄子的前门和后门,还有院墙内门,单独的跨院,包括庄子里庄丁护卫还有下人居住的房间,都一一标记清楚。

  “马头,你住过徐家的这个庄子,看看有没有问题。”刘恒看了一眼,对马云九说。

  马云九低头仔细查看。

  许久,他抬起头说道:“从进庄子到西跨院这一片格局没有问题,其他的地方我也没去过,并不了解。”

  “看来那两个庄丁没有说谎。”刘恒说道,“去把我二哥找来,大家商议一下如何攻打庄子。”

  “是。”陈大庆转身从屋中退了出去。

  马云九打量着炕桌上面白纸上的图案,说道:“想不到你们把事情做的这么细致,这一次咱们拿下庄子的把握更大了。”

  刘恒笑了笑。

  强盗抢掠还知道踩盘子,他总不能犯石云虎犯过的错误,莽莽撞撞的一头钻进官军的包围圈里。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