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一百九十章 和范家合作

第一百九十章 和范家合作

  赵武走到刘恒近前,低声说道:“大当家,王齐福来了,人在徐家庄,正由李副司长陪着,要不要见一见?”

  刘恒微微点了一下头,旋即他看向黄重等人,说道:“对造铳坊就两个求,一个是手铳尽快完成测试,另一个是自生火铳加紧改良,早一天装备咱们的战兵。”

  陪同在一旁的黄重说道:“东主放心,手铳没有太大问题,半个月后就可以生产,自生火铳也有了突破,如今打火成功率提升不少。”

  “这事就由你这个司局长盯着,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抓紧时间,还有骑兵自生火铳,也可以提上日程了。”刘恒说道,“好了,今天就看到这里。”

  黄重带着造铳坊的工匠一直把刘恒送出造铳坊。

  大门外早准备好快马,一出来,刘恒便骑上马,带着身边的护卫队奔向徐家庄。

  虎头寨通往赵家峪,再到东山和徐家庄,几个地方之间的道路是用煤渣和碎石沙铺成,道路两侧有泄水沟,路边栽种不少树木,用来防护泥沙被雨水冲走。

  刘恒让人修建的这几条路,比官道还要好走,几地之间来往方便许多,哪怕刚下完大雨,四轮大车拉上一车重物,走在路上也没有任何问题。

  回到徐家庄,刘恒在庄门外下了马。

  马被一同跟来的护卫牵走,送到后院的马棚。

  在郑潮和赵武两个人陪同下,刘恒走进徐家庄前院的会客厅。

  “王掌柜,不好意思,来迟了。”一进屋,刘恒朝坐在里面的王齐福率先拱了拱手。

  王齐福不敢托大,急忙站起身。

  如今的虎字旗和早先时候的虎头寨不可同日而语,刘恒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他不敢再把刘恒当做一个普通土匪头子对待。

  王齐福笑着说道:“刘东主,在下这次是送马来,总共一百二十匹草原马,多出的那二十匹是我们东家送给刘东主的。”

  “替我谢过范东主。”刘恒笑着说,迈步走向主位前坐下。

  “在下一定转告。”王齐福说道,“我们东家也希望能和刘东主长久合作,两家永结盟好。”

  刘恒笑道:“王掌柜尽管告诉范东主,就算没有这二十匹马,我们虎字旗也愿意和范东主这样的大商家长久合作。”

  “有刘东主这话,在下这趟回去也算能交差了。”王齐福笑呵呵的说。

  刘恒笑着说道:“王掌柜谦虚了,今天就算我不答应,范东主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为难王掌柜这样的大掌柜。”

  “刘东主说笑了,这可不是小事。”王齐福连连摆手。

  刘恒端起盖碗喝了一口,盖好盖碗的盖子,似是无意道:“王掌柜能为我虎字旗带来一百二十匹草原马,想必范东主和北虏那边关系匪浅。”

  听到这话,王齐福脸色一正,迟疑了一下道:“刘东主误会了,这些草原马是我们东家在马市上从北虏手里买下,要说和北虏的关系,也只有马市上那点交情,不值一提。”

  “王掌柜不用瞒我。”刘恒说道,“我虎字旗是什么来路,想必王掌柜也清楚,自是不会和朝廷有什么牵扯,至于范东主和北虏的关系,与我们虎字旗也无关,之所以问王掌柜,是希望我们两家能够更深入的合作!”

  “更深入的合作!”王齐福眉头一皱,不明白什么意思,便道,“刘东主想要如何更深入合作?”

  刘恒笑问道:“王掌柜认为我们虎字旗骡马行如何?”

  王齐福想了一下,说道:“贵处的骡马行生意已经很好了,周边几府的行商多数都愿意雇佣贵骡马行送货,就是我们范家从东山买到的精铁,也都由贵处的骡马行送去张家口。”

  刘恒又问道:“那王掌柜觉得虎字旗骡马行实力如何?”

  “实力就更没问题了。”王齐福说道,“自打大凉山一事之后,周边几府的土匪马贼,只要听说是虎字旗的车队,无不退避三舍,当真威风得紧。”

  犹豫了一下,王齐福又道:“不知这和刘东主所说的深入合作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刘恒笑道,“北虏地界多是马贼马匪,我希望范家再有车队去北虏地界,能够用虎字旗骡马行的车队。”

  王齐福脸色刷就变了,道:“在下不明白刘东主什么意思,虽说我们范记和北虏有些交情,那也是骡马市上多年积累下来,可要说商队去北虏地界,那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刘恒笑道:“王掌柜不用急着否认,范记有没有车队去北虏地界你我心知肚明,我也不需要王掌柜立刻答应什么,只要王掌柜把话带给范东主便可,至于范东主是否答应都不会影响现在的合作。”

  作陪在屋中的李树衡见王齐福满头汗水,说道:“王掌柜喝茶。”

  “哦,好。”王齐福伸手去碰茶杯,却没抓住,手背直接把茶杯碰到,里面的茶水流了一地,“抱歉,抱歉,实在是抱歉。”

  他连连道歉。

  “无妨,我让人重新给王掌柜换一杯。”李树衡对一旁的下人说道,“让人收拾一下,再给王掌柜重新换一杯。。”

  那下人应了一声,从会客厅退了出去。

  “不必这么麻烦。”王齐福对李树衡说了一句,旋即站起身,面色平静的看向刘恒说道,“刘东主的马,在下也都送到了,回去还有些事情要办,在下就先告辞了。”

  心中却没有脸上表现的这么平静。

  虽然刘恒说过骡马行的事情不影响以后两家合作,可如今范记的铁器和一部分粮食都来自灵丘,万一真因为骡马行的事情搅黄两家生意,那问题就大了,他需要早一点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东家,请东家来定夺。

  刘恒看出王齐福已经没有心思留下,便没有劝对方,亲自把人送到会客厅门外。

  出去送王齐福的李树衡回到屋中,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茶水,说道:“范家会答应咱们这次合作吗?”

  “他早晚会答应。”说话的时候,刘恒手里端着盖碗。

  李树衡眼神中露出不信之色,道:“范家不会这么傻,主动把他们和北虏的关系泄露给咱们。”

  “现在考虑这个还早,我只是试探一下范家,能成最好,不成也不急。”刘恒语气轻松的道。

  李树衡说道,“咱们骡马行的车队行走周边几个州府已经人手紧张,干嘛还要去北虏地界,那边可比咱们大明这边危险多了。”

  刘恒笑了笑,没有接李树衡话茬,而是说道:“走,一起去马队看看,现在有了这一百多匹马,咱们马队这才算是真的配齐了战马。”

  离开会客厅,两个人出了徐家庄骑上马,奔往虎头寨。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