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马队

第一百九十一章 马队

  马队自打有了这一百多匹蒙古马之后,终于不再是一百多人用二十几匹马训练,甚至连骡子都当战马用作训练。

  马队的主要兵器是马刀,远程的兵器短斧一类容易投掷的家伙式。

  骑在马背上,距离敌人四五十步的距离投掷出短斧,奔驰起来的马速会拉近这个距离,连带马力作用在骑手的手臂上,投掷出去的短斧力量比射出去的弓箭力量还要大,不过射程上不如弓箭。

  马队除了几个夜不收和会骑射的骑手配有弓箭,绝大多数马队骑手都是一人身上带两三把短斧,配上一柄马刀。

  不是配不起弓箭,而是骑射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训练出来,不如配备一些短斧更为方便,而且简单易学。

  训练马队的骑手不是夜不收就是边将亲兵出身,每一个马背上本事都不小,训练一百来个骑手,用时不到三个月,已经有了几分骑兵队的模样。

  当然,这些被训练的骑手也有一些骑术的基础,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那种,在加入马队之前,自己骑个马没有问题。

  “集合!集合!全体集合!所有人都下马集合!”

  马队正在虎头寨山上的校场训练,马云九召集所有马队骑手集合。

  正训练的马队骑手,各自从马背上下来,把马带到校场边上的拴马桩上,然后一路小跑回到校场上列队。

  等到所有骑手列队完毕,马云九这才说道:“大家不是一直闹着没有远射的兵器吗?这回给你们拿来了,以后谁要在因为这事闹,小心我收拾你们。”

  “马头,什么兵器,是弓箭吗?”谭再旺站在队伍前面喊道,“要是弓箭恐怕不行,那玩意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出来的,还不如身上的短斧好用呢!”

  马云九瞪了他一眼,道:“闭嘴吧!就你废话多,平常让你们练习打放火铳,都练的怎么样了?”

  谭再旺大声说道:“马头,这不是跟你吹,咱们马队的水平,不比那些正经八板的火铳手差。”

  “那就好。”马云九这一次没有再呵斥谭再旺,继续说道,“兵器局造铳坊生产出一批手铳,这可是咱们虎字旗第一批配备给战兵的手铳,大当家优先配备给了咱们马队,可见大当家对咱们马队的重视。”

  “手铳?”谭再旺愣了一下,说道,“马头,手铳是不是你腰上别着的那个玩意?”

  他抬手往马云九腰带上一指。

  站在对面的马云九下意识往腰上的手铳摸了一把。

  最早生产的手铳并不多,只够配给大队长职位以上的人,他这个马队队长,属于大队长级别,所以提前配发了手铳。

  手铳比火铳队的火铳小很多,还没有火绳,不需要火折子点燃,所以刚一拿到他就爱不释手,整天插在腰带上,露出一半在外面,让马队其他人羡慕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对,都是这种手铳。”马云九拍了拍自己腰上的手铳。

  谭再旺伸长脖子,一个劲的往马云九身后看。

  马云九见到,笑骂道:“看什么呢?在伸长点,脑袋就从肩膀上掉下来了。”

  “嘿嘿,属下想看看手铳在哪。”谭再旺抓着后脑勺嘿嘿一笑。

  马云九没好气的道:“看你这个猴急的模样,放心,少不了你的。”

  边上的老五这时候开口说道:“马头,你就别吊大家胃口了,看看他们一个个抓耳挠腮的。”

  “对,对,对,大伙都等着急了。”谭再旺连连点头,赞同老五的话。

  马云九笑着对老五说道:“我看不是他们等着急了,是你这个副队长等着急了。”

  “哈哈,不瞒马头,我老五老早就想弄个手铳别在腰上,一看就有气势。”老五笑了一声,毫不掩饰自己对手铳的渴求。

  马云九笑着用手虚点两下老五,然后吩咐人去抬箱子。

  一小队马队的骑手去校场外面,抬回来五口大木箱,整齐的摆放在马队众人面前。

  马云九走过去,挨个把箱子盖打开,露出一支支手铳,最后两个木箱子里面是纸包的定装火药。

  “排好队,一个小队一个小队过来领,领完手铳,每个人再去领定装火药。”老五开口招呼。

  离着最近的谭再旺几步来到木箱跟前,不过他没有去拿箱子里的手铳,而是说道:“第一小队的都过来。”

  早就列队站好的第一小队骑手齐步走了过来,停在木箱子前面。

  老五从木箱子里面拿出一支手铳,递给拍在最前面的骑手,然后又道:“去那边领定装火药。”

  那骑手一脸欣喜的拿着手铳,爱不释手的拿在手里摆弄。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副队长的话吗?快去那边拿定装火药。”嘴里说着,谭再旺抬起左腿作势要踢过去,那骑手急忙往前一窜,躲过去,笑嘻嘻的来到定装火药的木箱子前面。

  马云九拿起三包定装火药递给了那骑手,同时说道:“别急着用,先回校场,一会儿教你们如何使用手铳。”

  “是。”那骑手收起笑脸,接过定装火药的纸包,回到校场上。

  一个个骑手依次领完手铳,又去领取定装火药,领取完,全都来到校场上,一个小队的骑手领取完,第二个小队开始领取。

  很快所有人拿到手铳和定装火药。

  装有手铳的三个箱子空了下来,装有定装火药的箱子里面还剩下一些定装火药。

  所有拿到手铳的马队骑手集合在校场上,列队站好,所有人都把手铳插在腰带左侧。

  当然,最早这么做的是马云九,其他人只是觉得这么做比较有气势。

  马云九目光在校场上的马队骑手身上扫过,郑重的说道:“你们手中的手铳和以往的火铳不一样,不需要火绳,只要装填好火药和弹丸,扣动上面的扳机就能打响,除此之外,和以往咱们训练的火铳没有多大区别,所以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熟悉,半个月后,每一名骑手都必须给我熟练使用手铳,能不能做到?”

  “能!”

  校场上传来整齐的喊声。

  每一名骑手都精气神十足,作为第一批配备手铳的队伍,更让他们心气高昂。

  “行了,都去靶场练习吧!”马云九大手一挥。

  马队骑手一队队列队走向校场后面的靶场。

  等到所有骑手都去靶场后,老五来到马云九跟前,问道:“是不是咱们马队要有什么大动作?”

  马云九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半个月后,马队去北边。”

  “北边?北虏那边?”老五吸了口冷气。

  马云九点点头,低声道:“这事暂时别传出去。”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