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马匪

第一百九十七章 马匪

  第二天清晨,车队早早就上路,继续去往张家口方向。

  陈武跟马队中的哨骑走在前面,陈文留在车队,跟车队一起走。

  车队前方三里路有哨骑在前面探路,领头的是老五,陈武跟在老五身边。

  “副队长,腰上别的那个是鸟铳吧?可我怎么没看到火绳,而且就这么短,比火器营那种鸟铳小太多了。”陈武和马队的其他人一样,称呼老五为副队长。

  老五用手拍了拍腰上的手铳,得意的道:“这个东西叫手铳,根本不用火绳,装好火药和弹丸,一扣扳机就能打响。”

  “还有不用火绳就能打响的鸟铳。”陈武羡慕的说道,“我看你们虎字旗马队的骑兵人人腰上都配备一支手铳,你们东家要花不少银子吧!”

  老五看向陈武说道:“怎么?你也想加入我们马队?”

  “当然想了。”陈武说道,“只是我大哥那边还没同意,他还在考虑。”

  老五笑着说道:“你是夜不收出身,本事不差,要不要我跟马头说说,先让你跟着我们,至于你大哥那边,就看他自己了,愿意回新平堡我们也不强留,不过留在边军那里恐怕连肚子都吃不饱,不如加入我们虎字旗,就算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想想。”

  陈武叹了口气,道:“我也是这么和我大哥说的,可一点用没有,反正不管他是不是愿意留下,我是一定要留在咱们虎字旗。”

  “哈哈,好,以后咱们就是自己兄弟。”老五抽出腰上的手铳说道,“要不要提前感受一下,以后你要留在马队,也会配备这种手铳。”

  陈武犹豫了一下,道:“这个东西不会炸膛吧,火器营的鸟铳经常会炸伤自己人。”

  “放心,我们虎字旗出产的东西,质量上有保证。”老五说道,“草原上应该有不少野兔野鸡,正好用来让你感受一下手铳。”

  陈武说道:“草原上也有黄羊,不如顺便打几只黄羊回来,黄羊肉烤了吃那才叫一个香。”

  老五点了点头,道:“行,中午哨骑换完岗咱们就去,要是能打到黄羊就更好了。”

  时近午时,车队停下来,战兵盘坐在地上休息,开始吃身上携带的干粮,拉车的牲口和战马也都被带走饮水,同时喂了一些黑豆。

  半个多时辰过去,天气比较炎热,车队并没有急着上路。

  老五带着一队骑手和陈武离开了车队。

  草原广阔无限,青草淹没膝盖,战马跑过去,一些草里的野兔和野鸡被惊了出来。

  陈武熟练的用身上的弓箭射死两只野兔和几只野鸡,拾起来挂在马背上。

  而老五他们这一队人,一共也才射死了两只野兔,其中一只野兔是老五用身上的弓箭射死,另外一只野兔是被手铳打死。

  “要不要试试手铳?”老五看向陈武。

  “好。”陈武答应一声,从老五手中接过手铳。

  老五说道:“这是定装火药,用嘴撕开纸包把火药倒进去,装上弹丸,用通条夯实,瞄准了直接扣动扳机就可以打响。”

  陈武虽然是夜不收,但对火器营的鸟铳也有些了解。

  手上按照老五教的方法,装填好火药和弹丸,收起通条,瞄准一只从草里惊出来的野鸡,手指一扣扳机,砰的一声,手腕跟着一颤,弹丸射了出去。

  可惜弹丸射空,那只野鸡一头钻进野草里消失不见。

  “怎么样?”老五问道。

  陈武打量了一下手中的手铳,道:“震得我手掌发麻,就是不怎么好用,没有我用弓射的准。”

  “那是你不习惯。”老五收起手铳,说道,“像咱们身上穿的这种胸甲,一铳就能打穿。”

  “这么厉害!”陈武惊的瞪大了眼睛。

  他身上的胸甲可以抵挡北虏的软弓,可就这么一个小玩意,比北虏的软弓还要厉害。

  老五笑着说道:“这都是经过我们兵器局测试过,二十步内,没有甲能够挡住手铳射出去的弹丸,除非你身上穿上几层甲。”

  “内个……”陈武搓了搓手,说道,“副队长,能不能给我一支手铳,我想多尝试几次。”

  听到手铳这么好用,他顿时动了心。

  老五笑着摇了摇头,道:“算了吧,别在把我手铳弄坏了,我可就这么一支,不过你也不用急,等以后加入虎字旗的马队,自然少不了你的。”

  虎字旗自己配备的手铳就不多,根本没有富余,老五自然舍不得给陈武。

  陈武一脸的失望。

  老五干脆不提这茬,转而说道:“不是说草原上有黄羊吗?咱们车队这么多人,不如打几只黄羊回来。”

  陈武虽然失望,却也不会因为老五不给他手铳而生气,毕竟手铳是别人的兵器,如何会随意交给别人。

  “咱们走远一些,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找到黄羊。”陈武从失落中回过神,骑上自己的战马,走在前面带路。

  老五带着一队马队跟在后面。

  战马奔驰出七八里路,陈武忽然拉住缰绳,用手指着远处草地里面露出的黄褐色小点,“哈哈,咱们运气不错,想不到前面就有黄羊群,一会儿咱们围过去,争取多抓几只。”

  蒙古草原上生活着最少几百万只黄羊,虽然不会随处可见,可遇到的机会也很大。

  草原上的黄羊胆子都不小,见到有战马靠近过来,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逃走,仍然留在原地吃着嫩草。

  进入到射程内,陈武拉开弓,对准一只个头最大的黄羊,一箭射了过去。

  箭矢破空发出刺耳的响声,箭矢精准的从黄羊眼珠射进去,插入脑中,致使黄羊一头栽倒在地。

  “好箭法。”边上的老五忍不住夸了一句。

  就算在夜不收中,能有陈武这么好箭法的人也不多。

  黄羊群被惊到,开始朝远处奔逃,陈武急忙说道:“黄羊群要跑了,大家一起动手。”

  “兄弟们,动手,今晚上能不能让车队的兄弟吃上黄羊肉,就靠你们了。”老五喊了一句,当即骑马朝黄羊群冲了过去。

  砰!砰!砰……

  骑手手中的手铳相继打响,虽然大部分落空,可还是打中十来只黄羊。

  剩下的黄羊朝远处奔逃,而且奔逃的速度极快,想要去追根本来不及,已经没有时间给他们装填打响第二次手铳。

  老五指挥骑手把打死的黄羊放在马背上。

  杀死的黄羊中,最大的一只差不多有一百多斤,眼眶里还留着陈武的那支箭矢。

  黄羊群很快消失在视线中,老五干脆带队返回。

  距离车队临时营地还有五里多路,老五注意到远处突然出现一支马队,奔向的方向正是他们车队那里。

  一旁的陈武脸色突然大变,喊道:“快回车队,是马匪,马匪来了。”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