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零二章 范家商队

第二百零二章 范家商队

  张家口。

  一支近百人的车队来到边堡城门前,头车上面插着范家的旗子。

  “大人,这是我们的通关文牒。”商队管事从袖口里掏出一锭银子,塞进城门前的把总手里。

  那把总掂了掂银子,一抬袖口,让银子滚落衣袖里面,随即用另一只手摆了摆手,道:“走吧,走吧!”

  “谢谢军爷。”商队管事点头哈腰,旋即回转过身,对后面的车队一挥手,喊道,“走了,走了。”

  十几辆大车从边堡大门中相继走出,沿着堡外的土路,进入茫茫绿色的草原。

  除冬天外,范家商队每隔一个多月就会来一趟草原,每次走的都是同一条去往板升城的路。

  草地上留下的车辙,压倒最生长在地上的嫩草,留下一条人为走出来的土路。

  范家商队出了边堡,走出二十多里,有一条大黑河分支河流,商队停留在河岸边过夜。

  “管事大人,您尝尝这个,这是小的特意从醉香楼买来孝敬您的。”

  商队管事正烤饼子,身边走来商队的一名伙计,对方手里拿着水囊,酒香从里面飘了出来。

  “你小子还挺懂事。”商队管事笑着接过水囊,拔掉上面的木塞,举起喝了一口,抿抿嘴,道,“你小子来是有事吧!”

  “嘿嘿,不敢瞒管事大人。”那伙计说道,“小的这是第一次去鞑子的地盘,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是不安稳。”

  “嘘。”商队管事竖起一个手指在嘴边,呵斥道,“不要命了,不知道出了边堡不能再说鞑子,那叫蒙古贵人,以后记住了,鞑子两个字绝不能再提。”

  “瞅小的这张破嘴,刚一出边堡就把规矩给忘了。”那伙计轻轻拍了自己嘴巴一下。

  商队管事说道:“行了,记住了就行,真要被那些蒙古人听到,谁也救不了你。”

  “幸亏有管事大人提醒,小的一定牢记在心。”伙计一脸讨好之色。

  商队管事拿起水囊又喝了一口酒,说道:“到了板升城,嘴巴最好严一点,少说话,得罪了普通牧民最多挨几鞭子,要是得罪了贵人,你这条小命也就交代了。”

  伙计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小的保证,只要到了板升城,一句废话都不多说,见到那些贵人,咱都绕着走。”

  喝了两口酒,商队管事话意有些浓,他道:“别以为我在吓唬你,实话告诉你,当初商队里有个愣头青,在一个台吉面前说了鞑子两个字,直接被那些蒙古人抓走,用绳子拴在马后,生生拖死在草原上,那惨状,啧啧,别提了,现在想起来都一个劲的后怕。”

  伙计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道:“这些蒙古人太凶残了,怎么说咱们范家与他们也是合作关系,咱们的人他们说杀就杀,这也太霸道了点。”

  “你懂个屁!”商队管事说道,“那些台吉在蒙古人的地盘,和咱们大明的勋贵差不多,青城那位更是被咱们大明册封为顺义王,你骂他们,还能有命在。”

  “管事大人说的是。”伙计附和的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既然那位顺义王在青城,咱们范家的商队干嘛不去青城?”

  商队管事横了他一眼,道:“这事也是你能打听的。”

  “小的这张臭嘴。”那伙计轻轻抽了自己一巴掌。

  商队管事收回目光,拿起水囊喝了口酒,说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有些事情没事少打听。”

  “小的明白。”那伙计急忙点头附和。

  商队管事拿起烤好的饼子,撕下一块吃进嘴里,同时不忘喝上一口酒。

  吃完一张饼子,他才拿起另一块刚烤完的饼子递向边上的伙计,说道:“要不要吃点?”

  伙计摇摇头说道:“不了,小的已经吃过了。”

  商队管事没有在劝,自己撕开饼子吃了起来。

  等到第二块饼子被吃得差不多,伙计才低声说道:“管事大人,小的听说草原上好多马匪,以往商队到板升地少说要半个月的路程,万一咱们遇到了马匪可怎么办?听说草原上的马匪比咱们大明的土匪凶残多了。”

  商队管事喝了口酒,顺下嘴里的食物,说道:“不用担心,马匪不敢抢咱们范家的商队。”

  “这是为何?”伙计眼前一亮。

  商队管事傲然道:“也不看看咱们是和谁合作,那是黄金家族的血脉,素囊台吉,除非那些马匪不要命了,不然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动咱们范家的商队一下。”

  “原来是这样。”伙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商队管事说道:“你把心放肚子里,在土默特这片草原上,哪怕是大明官员,也不如咱们范家的商队。”

  伙计夸赞道:“还是东家了不起,居然能和素囊台吉这样的大人物拉上关系。”

  商队管事得意的道:“你明白就好,以后好好干,将来亏待不了你。”。

  “是,是,管事大人说的是,小的一定好好干。”伙计一脸谦卑的头附和。

  ……………………

  距离范家商队三十里外有一处溪流,溪流边上驻扎着一处营地,莫约几百人。

  营地里升起一堆堆篝火。

  赵宇图和马云九,还有张洪等人围坐在篝火边上。

  这一次跟车队一起来草原的马队副队长老五,还有张洪手底下的几个中队长,都聚集在篝火周围。

  赵宇图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咱们派去的哨骑传回消息,范家商队在咱们三十里外的地方安营,明日午后,应该就能到咱们这里,所以把你们都喊来,咱们开一次战前作战会议。”

  所有人都正襟危坐。

  “在场诸位,不是马队的骑兵,就是咱们虎字旗的战兵,对于打仗,都比我这个后勤局的司局长懂行,所以由你们来说说这一仗咱们如何打。”说完,赵宇图目光看向篝火周围的这些人。

  马云九最先开口,说道:“其实这事并不复杂,我们马队出手,我保证今晚就能拿下范家商队。”

  “我们大队也可以做到。”张洪说道,“范家商队算上伙计和护卫,也不过五十几人,我手底下一个中队就解决掉范家的商队。”

  老五接话道:“你们战兵速度太慢,等你们赶到范家商队那里,天都亮了,不如我们马队出战,保证在一个时辰内解决战斗。”

  “你这是瞧不起我们大队的人。”张洪猛的站了起来。

  老五说道:“我没有瞧不起你们战兵,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我们马队才最适合在草原上战斗。”

  张洪气哼哼的坐下来。

  草原上的战斗,他手下的火铳队和长矛队确实比不过马队。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