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零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二百零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由马队长带着马队扮成马匪去抢范家的商队。”赵宇图说道,“但要记住,大当家命令咱们只抢货物,尽量少伤人,要保证有活口逃回范家送信。”

  “明白。”马云九郑重的点了点头。

  边上的张洪忍不住问道:“那我们呢?我们战兵大队也可以出战。”

  “战兵大队留守车队。”赵宇图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两天哨骑发现周围有探马窥视咱们的车队,应该是马匪的探子,马队去抢范家商队,咱们自家车队需要战兵大队来护卫,以防被马匪偷了空子。”

  “是。”张洪痛快的答应下来。

  马匪盯上了车队,他们战兵大队自然要小心防备,不能和车队分开,去范家商队的差事只能交给马云九和马队去做,他们战兵大队需要护卫车队。

  ………………

  距离虎字旗车队几十里外的地方,几个马匪头子凑到一起。

  他们身前的火堆上烤着一只黄羊,屠腊手里拿着短刀扎着一块羊肉啃着吃。

  窝里蹦手里提着半只羊腿,没急着吃,而是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对方的车队已经两天没动地方了。”

  夜鹞子不以为然的道:“不动地方正好,明天咱们几家的马队就去抢了他们。”

  “我无所谓,什么时候动手告诉我一声便可。”窝里蹦拿起手边的水袋喝了一大口,流出来的是刺鼻的酒水味道。

  “老屠,你主意多,你说咱们要不要动手?”草地滚看向一旁正吃羊肉的屠腊。

  屠腊不疾不徐的吃掉手里最后一块羊肉,抹了一把嘴头,说道:“再看看,不着急动手。”

  “咱们盯了两天了,对方只有一支百人马队和几百用长矛鸟铳的车队护卫,实力已经摸清楚了,还等什么?”夜鹞子不满的看向屠腊。

  边上的窝里蹦说道:“你们说也怪了,鸟铳这东西连明国的边军都不愿意用,偏偏他们车队的护卫大半都用鸟铳,就不怕打响的时候人没打到,先把自己给炸喽。”

  “还有他们那支马队。”草地滚说道,“那些骑兵连马背上都坐不稳,却人人穿着铁甲,真是可惜了那么多战马和铁甲。”

  相比从小就骑马的蒙古人,和草原上讨生活的马匪,虎字旗的很多骑兵只能说会骑马,马术不要说和蒙古人比,就算和马匪比也多有不如。

  草地滚说道:“不说别的,如果老子能得到那些铁甲,其他好处不要都行。”

  一旁的夜鹞子冷笑道:“你想得到挺美,一百多身铁甲,总不能全让你一家拿走。”

  窝里蹦说道:“啧啧……还别说,这支车队真是富裕,鸟铳,铁盔,铁甲,还有那么多匹战马,这哪是一般商队能养得起的。”

  夜鹞子说道:“这笔买卖要是做成了,哪怕那些铁甲咱们不要,卖给那些蒙古贵人,也够咱们几家舒服的过上一段日子了。”

  窝里蹦看向屠腊,说道:“还等什么,干脆直接动手算得了。”

  夜鹞子和草地滚也都看向屠腊。

  四家马匪,只有屠腊手底下人最多,实力最强,近三百人,有汉人,有失去牧场的蒙古人。

  屠腊收起短刀,说道,“一支几百人的车队,一连停留在一个地方两天,你们没觉察到这里面不对劲吗?”

  夜鹞子皱起眉头,说道:“能什么不对劲!”

  “管他有什么不对劲,要我说干脆动手抢了得了。”窝里蹦说道。

  草地滚疑惑的道:“老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用不着瞒着大伙。”

  关于自己人这话也就听听,没有人会当真。

  几家都是马匪,哪有什么自己人,之所以能坐在一起,完全是因为盯上的那支车队是块硬骨头,一家吃不下,需要几家联手。

  屠腊抓起水袋,喝了一口酒,抹了抹嘴头,说道:“你们不觉得他们车队驻留的地方太巧合了一点?”

  “巧合?哪巧合?”夜鹞子面露疑惑。

  “他们待的那个地方,正好是范家商队必经之路,而且据探子来报,范家商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很快就能到那里。”屠腊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嘶……另外三个人同时吸了口凉气。

  能做到马匪头子,没有一个是傻子。

  原本他们没往那方面想,现在被屠腊一提醒,马上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他们盯上的那支车队再打范家商队的主意。

  草地滚犹豫着说道:“他们没有那么大胆子吧,那可是送去板升地的货物,他们就不怕得罪了那些蒙古贵人。”

  “怕?他们有什么好怕的。”屠腊说道,“咱们在土默特这里讨生活,自然不敢得罪土默特的那些贵人,可人家是明人,抢完直接回明国去,土默特那些贵人还能因为范家商队被抢,便和明国交战?”

  三个人同时摇头。

  如果是俺答汗时期,到有这种可能,现如今的土默特,从大汗贵人到普通牧民,早就没有俺答汗在时的血勇。

  窝里蹦说道:“那咱们更应该早些动手了,不然等他们抢了范家商队,咱们在想动手就晚了。”

  这话说完,他左右两边的草地滚和夜鹞子,两个人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其中夜鹞子说道:“为什么要早动手,我看迟些动手才好。”

  边上的草地滚也道:“对,不着急动手,最好等他们抢了范家商队以后,咱们在动手。”

  “你们……”窝里蹦眉头拧了起来,说道,“你们就不怕素囊台吉和那些蒙古贵人找咱们的麻烦?最后落得和草上飞一个下场。”

  “怕什么,又不是咱们抢的范家商队。”夜鹞子不以为然的道。

  这时候屠腊说道:“夜鹞子说的对,先让对方抢了范家商队,然后咱们在动手抢他们,范家商队就算要怪罪,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窝里蹦迟疑了一下,担心的道:“真的没事?”

  屠腊笑着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大不了抢完之后分给素囊台吉一些好处。”

  “干了,如果是这样素囊台吉还要找老子的麻烦,那老子直接逃去蒙古左翼。”窝里蹦眼里闪过一道狠色。

  屠腊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先不动,如果他们真的抢了范家商队,到那时咱们在动手。”

  几家商议后,等着虎字旗对范家的商队动手,由他们做那只黄雀。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