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零八章 马匪来了

第二百零八章 马匪来了

  天色刚一亮,虎字旗车队开始上路。

  作为哨骑的老五骑马来到陈武跟前,说道:“听说昨晚陈文过来找你了?”

  “嗯。”陈武点了下头,说道:“我阿哈说马匪盯上了咱们,让我和他一起回新平堡。”

  老五骑在马背上,用手指挖着鼻孔说道:“既然你都知道马匪盯上了车队,那你怎么不跟他一起走?以你们兄弟二人的本事,想来逃回新平堡问题不大。”

  陈武甩了甩脑袋,说道:“我是虎字旗马队的骑兵,我不会走的,我要留下了和马队其他骑手一起面对马匪。”

  “你就不怕死在马匪手里?”老五说道,“马匪是什么情况想必你兄长已经告诉你了,咱们马队骑手人数少,又是第一次马战,你觉得能有多大胜算?”

  陈武说道:“我既然选择留下来,就不会想着逃走,而且夜不收那里是个什么情况,副队长你也清楚,我是真不愿意再回去了。”

  老五笑了起来,喊道:“接着!”

  话音落下,他手中的马刀丢向陈武。

  陈武下意识的双手往前一抱,把马刀接在手里,随即眼中露出惊喜。

  “别愣着了,跟我一起去做哨骑。”老五脚后跟一磕马腹,骑马疾驰而去。

  双手托着马刀的陈武喜不胜收,看向马刀的目光,就像看自己心爱的女人一样。

  更让他高兴的是,老五刚刚的话和手中的这把马刀,无一不是在证明他已经被马队接受。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加入马队的陈武,而是马队的陈武。

  “驾!”挂好马刀,陈武骑马追向前面的老五等人。

  ………………

  草原的清晨还算是清凉,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虎字旗车队的人各个精气神十足。

  “赵先生,你说马匪今天会来吗?要是再不来,用不了几天咱们回到新平堡了。”跟在大车边上走的张洪对车上的赵宇图说道。

  赵宇图背靠在车厢的木板上,嘴里说道:“我倒希望马匪不来才好,一打仗就要死人,兄弟们好不容易过了一年安稳日子,要是把命丢在草原上,多不值啊!”

  张洪一边跟着马车走,一边说道:“该打的仗总要打,不然咱们虎字旗哪有今天的日子。”

  “你说的我也明白。”赵宇图说道,“咱们这些人一路上颠沛流离,好不容易来到灵丘落脚,这才算有了安生日子,也不知道还能过多久这样安稳的日子,灵丘那边的黄守备,一直在不断的找咱们虎字旗和大当家的麻烦,唉!”

  说着,他叹了口气。

  张洪说道:“咱们能过上现在这日子,多亏了有大当家,以前石云虎当家的时候,咱们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连肚子都填不饱,反正大当家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至于那个什么狗屁守备,只要大当家一句话,我立马带人杀过去。”

  听到这话的赵宇图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当初他在石云虎身边当师爷,虽然吃的也一般,但不会饿肚子,隔三差五还能吃上点荤腥,比其他几个营的流匪强多了。

  张洪继续说道:“那些盯上车队的马匪,就算咱们不反抗,他们也不会放过咱们,索性咱们就和他们打,就算现在有些死伤,但只要把这些马匪杀怕了,以后咱们虎字旗的车队走在草原上才会没有人敢打主意。”

  赵宇图点点头。

  他理解张洪说的道理,这个时候他们也没有选择,不是他们杀马匪,就是马匪杀他们。

  这些马匪既然动用这么多人力,就不会看着他们虎字旗的车队安然无恙的离开草原。

  一路上,直到车队停下来休整,也没有马匪出现,就连盯梢车队的马匪探子都许久才会出现一次,比之前几天,人数少了许多,出现的次数也少了很多。

  “看来马匪要动手了。”

  车队停下休整的时候,马云九来到赵宇图跟前。

  “你能肯定?”赵宇图神色郑重起来。

  马云九说道:“我在大凉山做土匪的时候,如果盯上一支商队,会派探子一路都跟着商队走,等商队快落入埋伏,大部分探子便会撤回,只留下一两个探子确认商队进入埋伏。”

  赵宇图眉头紧锁。

  他并不怀疑马云九的话,要说车队里谁对马匪最了解,一定是马云九和老五他们这些曾在大凉山做过土匪的人。

  虽然他自己也在虎头寨也做过土匪,可虎头寨的情况和普通土匪行事风格有很大不同,反倒更像是地方豪强的处事手法。

  边上的张洪说道:“马队长你的意思是说咱们车队快落入马匪的埋伏了?”

  “也可以这么说。”马云九说道,“草原上想要埋伏并不容易,但可以肯定,马匪即将会动手。”

  赵宇图开口问道:“咱们能不能绕开,躲过这些马匪?”

  马云九摇了摇头,说道:“这一片都是草地,连丘陵都没有,非常适合战马冲刺,就算咱们想躲,也很难躲开,而且马匪比咱们更熟悉这片草原。”

  “这么说是一定要打了!”赵宇图手抓起地上的几根野草。

  “那就打。”张洪用力一锤草地,“只要把这些马匪杀怕了,看以后草原上谁还敢跟咱们动手。”

  ………………

  午后,等温度降下来一些,车队重新上路。

  车队走去十多里,太阳西沉,西面的天空火红一片,地上野草的绿叶也多了几分红颜色。

  战兵大队的长矛手穿着二十来斤重的铁甲,这么热的天气走出这么远的路,头上的铁盔都能倒出水来。

  马队情况稍微好一些,骑手不需要自己走路,即便如此,身上也都湿透,身上裹着胸甲说不出的难受。

  “敌袭!敌袭!敌袭!”

  一骑快马从前方疾驰而来,一边往车队靠近,马背上的骑手一边大声叫喊。

  “车队结阵!”

  听到敌袭两个字,赵宇图丝毫犹豫都没有,当即下令车队停下结车阵。

  一辆辆大车很快围成一个平常训练时的车阵。

  火铳手趴在大车上,或是两辆大车之间的空隙处,手里给火铳装填火药和铅子。

  长矛手集结在车阵内,一排排一队队整整齐齐站在一起。

  “马匪到什么地方了?”赵宇图问向过来送消息的陈武。

  陈武说道:“咱们哨骑发现马匪的时候,大队马匪已经到了车队六里外。”

  轰隆……

  大地仿佛震动起来,一队队并不属于虎字旗骑手装扮的马匪出现在草原上,并且从几个方向朝虎字旗车队包围过来。

  “陈武,快进车阵里来。”车阵里面的陈文一脸急切的朝陈武招手。

  陈武说道:“阿哈你留在车队这里,我还要和马队的兄弟一起去杀马匪。”

  说完这句话,他一甩缰绳,催促胯下战马,朝集结的虎字旗马队疾驰过去。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