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无从下嘴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无从下嘴

  屠沙和那些马匪离着虎字旗车阵有一里多地,车阵这里虽然听不到声音,却能看得清楚对方在做什么。

  趴在张洪边上的火铳手说道:“队长,我就说这些马匪有病吧!你看这些马匪,连自己人都杀,就那个拿着弓箭的马匪,杀两个他们自己的人了。”

  张洪目光始终盯着远处的那些马匪,目光忽然一凝,脸色一变,道:“不好,遇到对手了,马上通知下去,车板都准备好。”

  和一旁的火铳手不同,他注意到马匪之中,使用骑弓的马匪都被挑了出来,明显是要用骑弓对付他们。

  四轮大车上的车板拆下来不少,这个时候一个个火铳手全都把车板顶在身前,搁到随手能拿到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那些手持骑弓的马匪朝车阵冲了过来。

  张洪大声喊道:“火铳手准备,只要马匪进入射程内,就给我打。”

  一排排火铳手趴在大车上,火铳搁在车顶上,铳口对向远处疾驰而来的马匪。

  不少火铳手在心中默默计算他们和马匪之间的距离。

  只等马匪进入火铳射程,他们就会捏火铳的机,打响火铳。

  眼看马匪的马队到了百五十步左右,却都停了下来,不仅没有再往前走,反而一拨马头,围着车阵横向跑了起来。

  马背上的马匪摘下骑弓,搭上一支支箭矢,开始往车阵里面射箭。

  五十几名马匪,五十几具骑弓,射出五十几支箭矢。

  嗖!嗖!嗖……

  一支支箭矢划破天际,疾风骤雨一般射向车阵。

  不过,这些骑弓的杀伤只有五六十步,百五十步的距离,很多箭矢根本到不了车阵跟前,便纷纷掉落到草地上。

  一片箭雨落下,马匪和车阵之间的空地上,密密麻麻落满了箭矢,有些箭尾处的箭羽微微颤抖着。

  射完一轮箭矢的马匪围着车阵一圈跑起来,同时再次搭弓射出第二支箭。

  又是一片箭雨落下,除了地上多出一片箭矢外,没有任何用处,更不要说威胁到车阵了。

  趴在张洪边上的那火铳手语气极为肯定的道:“队长,这些马匪脑子一定不正常,离着咱们这么远就射箭,第一次射不到人也就算了,第二次居然又来,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张洪皱起了眉头,眼前的马匪和他预想中的不一样。

  他之前的想象中,这些拿骑弓的马匪既然被挑出来,想来是为了用弓箭对付他们的火铳和虎蹲炮。

  可现在马匪离着他们一百多快二百步的距离,明显弓箭够不到他们的车阵,这些马匪偏偏拉弓射箭,一次不成,居然还来第二次,真有些像自己手下火铳手所说的那样,脑子不太正常。

  见张洪没有回应,边上火铳手低声笑道:“队长,我说对了吧,这些马匪就是脑子不正常,”

  “闭嘴。”张洪低声呵斥了一句,他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火铳手撇了撇嘴,不在言语,心中却是认定这些马匪各个都是脑子不正常,不然傻子都知道这么远的距离,射出去的弓箭根本够不到他们车阵这里。

  一里外的屠沙,见自己派过去的马匪骑射是这个鸟样,脸色气的铁青。

  抬手指向那些围着明人车阵骑射的马匪,对边上的一名马匪说道:“你去告诉他们,前进明人车阵八十步,谁要做不到,也不用回来了,老子直接让他脑袋搬家。”

  那马匪答应一声,骑马过去通知。

  时间不长,原本还在百步开外使用骑弓的马匪,开始往车阵方向靠近过去,一直贴近六十步左右,才重新搭箭往车阵里面射箭。

  六七十步的距离,已经是马匪骑弓的射程内,马匪开始把箭羽搭在弓弦上,箭头对准明人车队。

  砰!砰!砰……

  一连串的火铳声响起,车阵周围飘起火药烧后的烟雾,很难看不清楚打中了多少马匪。

  “快,立木板!”张洪大喊一声。

  大车后面一只只手伸了出来,一块长条木板顶在了火铳手的头顶上,成一个斜面,抵挡马匪的箭矢。

  箭矢撞在木板上发出当当的响声,也有动作慢的火铳手,没来得及退到大车后,被箭矢射中棉甲,好在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马匪射来的箭矢全都是木箭和骨箭,夹杂着少数铁箭头。

  不少箭矢撞在木板上,滑落下来,只有少部分箭矢落入车阵里面。

  火铳手都靠在大车后面,长矛手离大车远一些,不少箭矢射在了长矛手的身上。

  长矛手身上穿着半身板甲,马匪用的软弓很难射穿,更不要说在六十步外射来的箭矢,很多箭矢射在板甲上便被弹开,掉落到地上。

  只有一名长矛手运气不好,被箭矢射中小腿,疼的坐在了地上。

  不过,很快有人把他拉到了大车的后面去,为他拔箭止血。

  两个中队的火铳手已经把大车后面的空余位置挤满,根本没有地方让长矛队也靠在大车后面躲箭。

  好在长矛手人人都穿半身板甲,马匪中的骑弓又少,能射进车阵里面的箭矢只有少数,大部分又都被板甲挡住,很少有长矛手伤到。

  “张洪,他娘的干什么呢!反击,反击!”赵宇图朝张洪方向大声喊道。

  张洪一言不发,手里给火铳装填火药和铅子,用通条夯实。

  轰!轰!轰!轰!

  四门虎蹲炮几乎同一时间把铁珠射了出去。

  七八个马匪被铁珠打中,连人带马摔到地上,但更多的马匪因为一直骑着马横向跑动,避让开了绝大部分铁珠。

  马匪又死了七八个,让其他的马匪吓的够呛,纷纷调转马头想要拉开与车阵之间的距离。

  砰!砰!砰……

  一支支火铳的铳口从大车后面伸出来,朝着马匪逃离方向捏动铳机。

  马匪又丢下十几具尸体,才算逃出火铳的射程。

  停留在稍远一些地方的屠沙,见到这一幕,眼角猛地跳动了一下。

  他想到这支明人车队的护卫有点本事,可没想到这支明人护卫胆子大到敢和骑射玩对射,导致他派去的五十多名用骑弓的马匪,只逃回来十来个。

  更让他不解的是,明人手中的鸟铳打放了三次,居然一个炸膛的都没有,这和他所知道的明人鸟铳有很大不同。

  前方的明人车阵仿佛是一只刺猬,让他无从下口。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