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农户(补欠更)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农户(补欠更)

  徐家庄农田边上挖着灌溉渠,里面水流不断,远处的河岸边,几个水车从河里不停的取出水,灌进灌溉渠里。

  相比其他地方的减产,徐家庄田地的粮食不仅没有少收,反倒因为有足够的水来灌溉,旱田也变成了肥田,粮食比往年收的都要多。

  庄子里的农户缴完黄榜和白榜,家中还能剩下不少余粮,足够一家人吃到年后,秋粮下来,除去租子和两榜,剩下的都可以发卖了。

  “是刘东主,刘东主来了。”正浇地的一农户,见到远处过来的马队,急忙大声叫喊。

  灌溉渠边上站着不少等着浇地的农户,纷纷朝地头前面的道路挤去。

  远处过来的刘恒,见到农户堵住了道路,提前拉住手里的缰绳,防止马冲的太快伤了人。

  “快跪下,快跪下,给刘东主磕头。”一位年纪稍长一些的老农,招呼其他人给刘恒磕头。

  随着他的招呼,周围的堵在道路上的农户齐刷刷的跪了一片。

  老农说道:“咱们给刘东主磕个头。”

  说完,他率先一头磕在地上,周围其他农户也都纷纷跟着磕头。

  “当不得,当不得,诸位快请起。”刘恒急忙从马背上跃下来,走到年长的老农跟前,伸手去搀扶。

  老农从地上爬起来,激动地道:“当得,当得,要不是东家让人弄的这几个水车,今年庄子里的百姓又要受饥挨饿了。”

  听到这话,刘恒松了一口气,笑道:“这算不得什么,几个水车能让田地多一些收成,我这个做东家的也能多收一些租子。”

  老农说道:“那也要感谢东家你的大恩,要不是东家你的这几辆水车,大家伙的家里不要说剩下余粮了,恐怕连租子都缴不齐。”

  刘恒笑了笑,随即看到灌溉沟里有水,问道:“老人家,这是在浇地?”

  “对,对,对。”老农点点头,美滋滋道,“这水车真好用,原本家里的几亩旱田,每年也收不了几斗粮食,今年有了这些水车,又挖了沟渠,居然收了一石的粮食。”

  说话时,老农发自内心的在笑。

  “那就好。”刘恒笑着说道,“可惜年前上冻前没有制出水车,不然今年的收的粮食会更多。”

  老农笑呵呵的道:“俺们知足了,能收一石粮食已经是老天照顾,东家的大恩,老头子要是再不知足,就有点太不识抬举了。”

  “等将来有条件了,咱们的田里只会收到更多的粮食。”说这话的时候,刘恒心中想到了两种产量高的农作物。

  一个是番薯,一个是土豆,如今这两种东西大明已经有了,只是还没有传播开。

  尤其是土豆,应该已经成为一些官员的盘中餐了,皇帝的皇庄里就应该有种,可惜谁也没想过这样高产量的东西给百姓去种。

  甚至什么争国本,都比百姓是否能吃饱饭重要。

  刘恒想到,只要虎字旗的田庄里种上这两种产物,将来就算天灾严重一些,虎字旗和租种虎字旗田地的农户也应该不会饿肚子了。

  想到这里,他对身边的赵武说道:“去把郑潮找来。”

  郑潮在海上跑过船,在他想来,郑潮应该知道番薯和土豆这两种东西。

  赵武一躬身,道:“东主,郑潮随赵先生去了草原,还未归来。”

  “对,对,你要不提醒我都忘了,他也随车队去草原了。”刘恒又道,“炮组的胡广义,还有陈四平他们,随便叫来一人,我有话问他们。”

  “是,属下这就把他们带来。”赵武应了一声,骑马离去。

  刘恒转身看向老农,笑着说道:“老人家,前面那些水稻是谁家种的?。”

  “不瞒东家,那是老头子种的。”老农恭敬地说道。

  刘恒笑问道:“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

  “过去看是没问题,可是这个地……”老农犹豫着看着通往水稻田的那条地埂。

  刘恒目光随之看过去。

  地埂比较窄,上面有些湿,很不好走。

  “没关系,老人家带我过去吧!”刘恒脱下脚上的靴子,交到一旁的护卫手里。

  地埂的路确实难走,走在上面,刘恒感觉自己脚往下面出溜,加上地面湿滑,根本不敢走太快。

  反倒是走在前面带路的老农,年纪虽大,可走在这种地埂上脚步轻快,比刘恒这个年轻人强多了。

  要不是因为照顾刘恒,恐怕老农早就把刘恒他们甩到了后面。

  “东家慢些走,脚下滑。”一边走,老农不忘记提醒刘恒。

  刘恒注意力都在自己脚下,稍一分心就容易踩到沟里,根本没有精力分心和老农说话。

  走在前面的老农时不时回头看一眼,他能看出来刘恒是第一次走这样的地埂,脚下十分的生疏。

  好半天,才走到水稻田的跟前,刘恒松了一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

  走这一趟地埂,比他走十里路都感觉累。

  虽说走过来不容易,可他知道以后一些年的天灾只会越来越严重,粮食将是横在虎字旗身上的一道难题,虎字旗的田地将会变得十分紧要。

  如今粮食还能保证三四分银子一石米,崇祯年间,最贵的时候,一石米要几两银子才行。

  “这水稻快熟了吧!”刘恒注意到田里的水稻已经隐隐泛黄。

  “快熟了,再有半个多月就可以收了。”老农一脸庆幸道,“多亏东家的水车,不然今年地里这点水稻就全都旱死了。”

  今年的天气不仅热,一连几个月都没有一滴雨水,对靠天吃饭的百姓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各地粮食减产比较厉害,比往年收成差了许多,很多人家收的粮食都不够缴租子的。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情况,刘恒才决定来到自家的田地里看一看,了解一下情况。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相比别人只能靠天吃饭,他却知道以后的十几年老天都不会给好脸色,天灾只会越来越严重,田里甚至会颗粒无收。

  “老人家,咱们这个水稻一年种几季。”刘恒问道。

  “两季。”老农伸出两个粗糙的手指比划了一下,道,“三月移栽育苗,有一百来天差不多就熟了,收割的时候抢时间插秧,过了中秋就差不多又可以收割了。”

  两世记忆里,刘恒都没有种过地。

  他以前一直以为只有南方才种水稻,现在才知道,大同这里也有农户种水稻,而且一样是两季收获。

  “东主,赵武回来了。”边上的护卫低声说了一句。

  刘恒回过头,见到赵学武正站在地头上,而站在他身边的却是去了草原上的郑潮。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