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欲壑难平

第二百二十四章 欲壑难平

  “吵什么吵!”旁边屋子的帘子掀开,四爷打着哈欠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来富一缩脖子,结结巴巴的喊道:“四,四爷!”

  四爷没搭理他,看向小七,道:“怎么回事?”

  小七这时已经从长凳上站起来,欠了欠身说道:“四爷,这个张来富欠咱们银子想跑,被我给按下了。”

  “嗯,做的不错。”四爷转过身,用手一抓张来富的头发,往后一掀,“怎么?欠了银子想跑,告诉你,还没有人能欠了四爷我的银子能不还的。”

  随即,他对站在边上的两个大汉吩咐道:“你们两个把他按在桌子上,卸掉他两只手,让他涨涨记性。”

  两名汉子提起张来富,揪出两条胳膊,压在桌子上。

  张来富用力挣扎,嘴里带着哭腔喊道:“还,还,四爷,我没说不还银子,对,七爷你不能不说话啊,我可是说了还银子的。”

  不等四爷问,站在一旁的小七开口说道:“张来福刚才说他欠下的银子,让妹子替他还。”

  “呦呵!你个赌鬼还有人愿意替你还银子!”四爷一招手,“带屋里去。”

  说完,他背着手走进之前出来的屋子。

  两名大汉一人押着张来富一条胳膊,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小七留下一人在外面盯着,自己跟着走进屋里。

  回到屋中,四爷坐在桌边的板凳上,拿起茶壶倒了碗水,喝了一口,放下茶碗,说道:“说说吧,你妹子什么时候来还银子。”

  “这个……”张来富犹豫着说道,“要不四爷您先放了我,等我回去找我妹子拿银子。”

  “放屁呢!”四爷单手抓着茶杯,说道:“你跑了老子去哪找你去,谁知道你那个妹子有没有银子给你?”

  “有,有。”张来富急忙道,“这两次我来赌坊耍的银子,都是从我妹子那里拿的。”

  “这么说你妹子还挺有钱!”师爷眼前一亮。

  张来富忙道:“有钱,有钱,我妹子有个小叔子给虎头寨做事,每个月赚不少银子。”

  一旁的小七走到四爷跟前,轻声说道:“四爷,虎头寨不好招惹。”

  四爷微微点了点头,旋即手里的茶杯用力撂在桌子上,恶狠狠的道:“你他娘的耍老子玩呢。”

  “不敢,不敢。”张来富吓得一哆嗦。

  小七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我们四爷的生意都在城里,虎字旗生意做在城外,平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虽然四爷不怕虎字旗的刘东主,却也没必要平白无故去得罪,你明白吗?”

  “懂,懂,懂。”张来富连连点头,旋即试探着说道,“四爷不用出面,我去找我妹子要银子,要回来就还欠四爷的银子。”

  小七脸一沉,道:“以四爷和虎字旗刘东主的关系,会为难刘东主手下人的家人?”

  “那……这银子……”张来富犹豫着说道,“四爷不要了?”

  “放屁!”小七骂道,“你欠了四爷的银子,自然要还。”

  张来富脸一苦,说道:“可我真的没银子,要不再等等?”

  “剁掉双手吧!”四爷淡淡的说道。

  小七朝看押张来富的两个汉子使个眼色。

  两个汉子一人抓住张来富一条胳膊,按在桌上,其中一人抽出一把短刀。

  张来富吓的脸都白了,大叫道:“他死了,他死了,我妹子那个小叔子他死了,现在他们家跟虎字旗没关系了,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们家有银子。”

  “等等。”四爷抬手虚拦了一下。

  举刀的那名汉子停了手,放下刀,站在一旁。

  四爷看着张来富问道:“你说谁死了?”

  “我妹子那个在虎字旗做事的小叔子,前不久替虎字旗做事死在外面。”张来富停顿了一下,又道,“虎字旗给了我那公公不少银子,还有米面。”

  生怕对方不信,张来富又补充道:“这事村子里的人都瞧见了,四爷派人去韩庄子随便找个人一问就能打听到。”

  小七走到四爷跟前,低声说道:“四爷,给虎字旗做事的人咱们不好得罪,可人已经死了,就算咱们做什么,想来虎字旗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找上咱们,不如派人带上张来富去一趟韩庄子,听说虎字旗有金山银海,他们的人死了,抚恤总要给个二三十两,还张来富的钱绰绰有余。”

  四爷手转动茶杯,沉思片刻,才道:“这事交给你去做,我就不出面了,再重新写张二十两的欠条,就用他妹子的名义写,然后让他画押,带他一起去找他那个妹子要账。”

  “小的明白。”小七点了点头。

  一张新的欠条很快写好,拿到张来富面前,小七对张来富说道:“来,按个手印。”

  张来富看了看桌上的欠条和一旁的印泥,犹豫着道:“七爷,这是什么?”

  “四爷给你重新打了张欠条,按吧!”小七用手点了点桌上的欠条。

  张来富瞄了一眼,尴尬的道:“我不识字,七爷您能不能给念一下?”

  小七说道:“跟之前你签的那张欠条差不多,不过这张欠条不是你从我们这里借走三两银子,而是你欠我们二十两。”

  “什么?”张来富瞳孔睁大,忙道,“七爷,你们不能这样,我就借了三两银子,算上利息也没有二十两这么多。”

  一听欠下这么多银子,张来富哪里敢按手印,三两银子都还不上,二十两把家里房子跟地都卖了也不够。

  “放心。”小七和声说道,“这个银子不用你还,不是有你妹子吗?”

  “那也太多了。”张来富使劲摇头。

  小七拍了拍张来富肩膀,说道:“只要你按下手印,之前欠的银子咱们一笔勾销。”

  “二十两银子!”张来富犹豫着说道,“我妹子她恐怕拿不出来。”

  小七笑着说道:“她拿不出来不要紧,你那个亲家公肯定能拿出来,虎头寨坐拥金山银海,你妹子的小叔子曾经给虎头寨做事,还能缺了银子花。”

  灵丘的人都知道虎字旗富得流油,东山的铁场,灵丘各条道路上经常出现的四轮大车,都是虎字旗的买卖,指缝里随随便便漏点就足够普通人家一年吃喝不愁。

  张来富面露犹豫。

  小七声音一冷,道:“还等什么?快按吧,再不按,四爷可就真剁了你的两只手。”

  张来富吓得一哆嗦,偷偷瞄了一眼四爷,连忙点头道:“我按!我按!”

  在他想来,连他妹子都能从韩二福手里分到五两银子,作为韩二福的亲爹,手里的银子只会更多。

  如今韩二福替虎字旗做事死了,虎字旗那么有钱,怎么也要给七八十两抚恤。

  韩家有这么多银子,他又是韩家长媳的二哥,要点银子怎么了!

  想到这里,他拿过印泥,大拇指在里面按了一下,沾上红色的印泥,拿出来又按在一旁的欠条上,留下自己的手印。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