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慌张的杨广煜

第二百三十二章 慌张的杨广煜

  走到人群外面,杨广煜忽然看到站在人群外的石捕头和几个当值的差役,眼前一亮,喊道:“石捕头,石捕头!”

  本想离开的石捕头见杨广煜认出了自己,只好转过身,拱了拱手,道:“原来是杨书吏。”

  杨广煜急哄哄的说道:“石捕头你在这里正好,来财赌坊门外有人当街行凶杀人,你快去把人抓捕归案。”

  石捕头偷瞄了一眼人群里面,旋即一摇头,说道:“杨书吏莫不是看错了,哪里有什么人行凶杀人,在下还要去别处巡街,先告辞了。”

  听到这话的杨广煜,险些没把鼻子气歪了。

  巡街是壮班的事情,怎么轮也轮不到一个捕头去巡街。

  他知道石捕头和虎字旗关系走的近,可也不能睁着眼说瞎话,血腥气味味人群外都能闻到,他不信石捕头会闻不出来。

  随即,他一把抓住石捕头的手腕,拽着石捕头往人群里面走去。

  他要把石捕头带到街上常四他们尸体跟前,就不信见到了尸体,石捕头还能装作没看见。

  石捕头的衙役身份是上辈人传下来的,武力并没多少,但要从杨广煜手里挣脱出来还是能做到,可杨广煜终究是刑房书吏,出了人命案,他一个捕快总不能一直不露面。

  “让开,让开,衙门办事,全都让开。”杨广煜用手扒拉开挡在前面的人群,拉着石捕头走到人群里面。

  几名白役跟在石捕头身后,一同往来财赌坊门前走去。

  站在来财赌坊门前的街上,杨广煜用手一指地上的尸体,说道:“石捕头,街上发生了命案,请你立即捉拿凶手。”

  “凶手?谁是凶手,凶手在哪呢?”石捕头扭头左右看了看,用手一指人群里的一人说道,“这些人是你杀的?”

  人群里的那人连忙摇晃双手否认。

  石捕头收回目光,对杨广煜说道:“杨书吏,劳烦你在这里盯着尸体,在下回衙门请仵作验尸,然后由县令大人签发海捕文书,在下才好去拿人。”

  “等等。”杨广煜抬手一拦,说道,“还请石捕头先把凶犯捉拿归案,至于仵作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请便可。”

  “这……”石捕头一皱眉头。

  他看出来杨广煜铁了心不想让他离开,逼着他去抓虎字旗的人。

  可虎字旗的人是那么好抓的,今天抓了,恐怕当天晚上他的脑袋就要搬家,当初住在东城最西面的陈大福就是最好的例子,至今凶手还没有抓到。

  不是不知道凶手是谁,而是没人敢去抓。

  “哟,杨书吏还没有走呢!”来财赌坊内,王三走了出来,旋即目光看向杨广煜边上的石捕头,笑道,“原来石捕头也在。”

  “是王三啊!”石捕头笑应了一声。

  王三笑呵呵的说道:“真是不巧了,在下刚刚接手来财赌坊,里面正乱着,事情也多,今儿是恐怕是不能接客了,等下次,石捕头您一定进来耍两把。”

  石捕头笑道:“本捕头就算了,不好这口,不过杨书吏以前经常到来财赌坊耍钱,你可要请杨书吏进去耍几把。”

  “本书吏可不敢进去,担心死在里面。”杨广煜冷声道,“石捕头,杀人凶手就是这个王三,你还不赶快把人抓起来送去衙门审问。”

  石捕头往后退了两步,说道:“杨书吏,这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这个王三只是吉庆赌坊一个伙计。”

  “没有误会,本书吏亲眼所见,难道你还不信!”杨广煜脸一沉。

  “这个……”石捕头面露犹豫。

  让他去抓虎字旗的人,他绝不敢做,之前的事情他也看到了,本想着常四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死就死了,没想到杨广煜却追着不放,这让他为难起来。

  站在来财赌坊门前台阶上的王三突然开口说道:“杨书吏,你说我是杀人凶手,可有证据?”

  那些拿鸟铳的人一走,杨书吏胆子大了起来,用手指着王三,道:“休得狡辩,你们虎字旗的人当街行凶杀人,是本书吏和在场百姓亲眼所见。”

  王三一笑,说道:“杨书吏不要污人清白,你说我是杀人凶手,可曾见我亲手杀过谁?你说虎字旗的人当街杀人,你问问在场的人,那些杀死常四他们的凶手可曾说过他们是虎字旗的人?”

  一旁的石捕头眼前一亮,正愁着怎么摆脱这事,王三的话给他提了个醒。

  杨广煜怒嚷道:“你这是狡辩,谁不知你们虎字旗的人善用鸟铳,杀死常四之人的手中用的就是你们虎字旗的鸟铳。”

  听到这话,王三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杨书吏非要这么认为,那我也无话可说,但我虎字旗的人也不是任由别人胡乱污蔑清白的。”

  说完,王三转身回赌坊里面去了。

  “贼人好大的胆子。”杨书吏暗咬后槽牙,对石捕头说道,“石捕头,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进去抓人。”

  石捕头没有动,而是问道:“杨书吏亲眼见到这个王三杀人?”

  杨广煜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本书吏还骗你不成?”

  石捕头淡淡的说道:“抓人是快班的事情,就算要抓人也是郭大人下令,莫非杨书吏想要越俎代庖,替县令大人发号施令了,不知杨书吏何时成了灵丘的县令?”

  杨广煜语气一噎。

  石捕头继续说道:“杨书吏还请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平时在百姓面前自称大人也就算了,别真的以为自己成了大人。”

  杨广煜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胸口起伏不定。

  石捕头没有理他,转身对自己带来的几个白役说道:“去个人请仵作过来,其他人保护好凶案现场。”

  一个腿脚利索的白役,从人群中跑出去,跑向县衙去请仵作,剩下的白役开始驱离附近的人群,保护凶案现场。

  从始至终,没有人再搭理杨广煜,直接把他晾在一边,甚至还有白役嫌他站得地方碍事,把他往外推了推。

  杨广煜脸色铁青,自知待下去只能被羞怒,一甩袖袍,转身离去。

  石捕头眯着眼睛,看着从人群中远离的杨广煜,嘴角露出冷笑。

  哪怕是县令也和虎字旗穿一条裤子,杨广煜不过是一个小小刑房书吏,翻不起什么浪来。

  杨广煜走出人群,渐渐远离,路过一道路口时被人拦了下来。

  “杨书吏,我家管家有请。”

  拦住他的是一个下人打扮的青壮汉子。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